忘卻六四、懷疑六四、修正六四

作者:練乙錚

「若將來的社會主義是威權式的,若政府除了像現在擁有政治權力之外,還擁有經濟權力,若簡單地說,如果我們有的是發達工業加專制主義的話,那麼人類的境況要比原來的壞。」——
Oscar Wilde,1854-1900,文學家、費邊社會主義者

六四事件的新老受益者要從他們的立場撰寫那段歷史,理所當然,所有對一九一七年之後的共產主義運動史稍有認識的人,都不會感到意外。這個主觀意志,在目下中國這個依然是一黨專政國家裏,又是客觀可行的,因為黨不僅控制政治、媒體、出版和交流空間,它還掌控一切專政機器和武裝力量。中國的學術自由不包括人文和 社會科學,特別不包括歷史學和政治學;中國社會科學院,是和文化部、新聞出版署一樣,組織上受中共中央宣傳部(即中宣部)直接領導,而中宣部的官方定位,是「中共中央主管意識形態方面工作的綜合職能部門」(見中宣部網站「主要職能」頁)。如此,歷史學和政治學,必須時刻服從黨的意識形態和宣傳路線、方針、 政策、調子。要明白中國二十年來處理六四事件的手法,最好從這個認識開始。

六四事件發生後,黨馬上本能地開始了撰寫這段歷史的功夫,那是分好幾個雙重疊的階段來做的:

(一) 掩蓋:在這個階段,黨做得很公平,它既不許任何有損其聲譽的事實和言論曝光、流傳,它也不主動推銷它想推銷的一套說法,而是對所有有關六四的論述,都一律禁止;這個做法,一直維持了二十年。今年,所有和國內進行文化交流的項目,一不准提西藏,二不准談六四,尤以後者為甚。就西藏問題而言,學界可做一些研 究,黨並不擔心此事在國內出現輿論失控,畢竟中國人口百分之九十二是漢族。但六四不一樣,除了黨的直屬媒體偶爾提及之外,「六四」及有關字眼,在內地傳媒上徹底消失。這個頭一階段目的,是要讓知道的人遺忘,讓不知道的人繼續不知、不覺。成績是有的;六四前後出生的一代大陸人,都不清楚、無從清楚這回事,很多甚至根本不知道,尤其是在幾個大城市以外廣大地區的年輕人。(愿諒那幾位香港大學學生。)

(二)開脫:這一步主要是在海外採取的。手法、 說法有好幾種,其一是「諒解論」。中國地方大,人口多,窮,不能亂,特別是不能再像文革那樣亂。中國沒有處理群眾騷亂的經驗,沒有橡皮子彈,沒有催淚彈,沒有水龍頭。這些都要諒解。其二是「國際標準論」。基辛格也說過,世界上沒有一個政府可以容忍首都廣場被示威者長期佔領。西方民主國家也有軍警屠殺學生, 如美國的肯特州州立大學事件。其三是「代數和論」。鎮壓換來二十年經濟增長奇蹟,就算殺了人,正負值相加,無疑還是正數,值得。

(三)種疑:目標人士或怯於權力、或出於忠心、或迷於利益,對六四印象模糊、感覺鈍化之後,各種懷疑論便出台了。沒有資料啊,尤其在海外,如何判斷真相呢?會不會是美國中情局幕後策劃的呢?學生是否過激呢?六四運動的領導為什麼都逃到西方去呢?他們不是「走佬」的懦夫嗎?為什麼坦克壓過之後的死者還有人形?死者是 否解放軍的多?大家要注意的是,這些懷疑論,都是有利於黨的懷疑;所有提出此等懷疑論的人,不會想到一點:如果黨不一直封鎖真相或真相的調查,根本不必那麼多的懷疑。

(四)修正:遺忘得差不多了,懷疑得差不多了,便開始推出對六四的修正主義。這也可以分兩步走,先是「反思」。猜想無資料,空談無結果,示威耗精力,不如反思六四。反思六四的什麼呢?什麼都可以,只要向前看,不要糾纏過去。這種反思,曾鈺成月前有關講話是典型,作用是掃除思想障礙,把路鋪平。跟着,提出黨版六四事件真相。國家強大了,人民歸順了,外人都來朝貢了,走出這積極的一步也安全了,黨版真相內容一定很豐富,甚至還可大方
講出真正死亡人數,反正被殺者愈多,往後愈有威懾力。走完這一步,撰寫六四歷史才算大功告成。

掩蓋和開脫是被動的、防守的,種疑和修正是主動的、出擊的。掩蓋和開脫,二十年來工作已做得差不多了,程序大體上進入種疑和修正階段。分水嶺大概在○四年和今年之間。大家看看兩次官方對外談及六四的分別便可領會。

○四年三月兩會期間,溫總答記者問有關六四事,《新華網》發的標題是「溫家寶答6.4風波:團結穩定比什麼都重要」,內容雖無新意,避重就輕只談前後、不談中間,但態度還算比較穩重、低調、有耐性。今年兩會期間,同一個問題,由有「中國第一新聞官」之稱的趙啟正作答,這次官方新聞稿的標題是「趙啟正直面六四風波提問」,文章記述當時情況:「當美國之音記者不懷好意地問及六四風波的定性問題時,趙啟正在幽默機智的談笑風生中化解」。(註) 這是十分自信、進取的態度,否則不能在此等事情上嬉皮笑臉,說話瀟灑、幽默。

註:兩篇講話分別見○四年三月十五日《新華網》和○九年三月二日《新浪網》。

 

柏楊大學終身學習學院

柏楊大學終身學習學院

本院主要是從網上各處收集精華文章,供各位拜讀,讓大家能在知識方面有所增長。

18 Comments

  1. 看到你的讨论,我个人觉得现在争论那些已经没有意义了。我是80后的,我只知道1989.6.4那天在北京发生对中国来说是刻骨铭心的一件事前,虽然绝大部分人现在还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现在重要的是国家对6.4事件的解严和解密,还原真相,不管真相是多么的痛苦和艰难,让谣言止于事实的真相,事情已经被过去了,再怎么样的错误还挽救不了已经往生的无辜的人的生命,没有意义,唯一要做的就是要真相,你现在的言词再强硬有什么用呢?你说的再好也没有什么用,往生的人会因为你们的争辩而活过来吗????

  2. 如果我在國內,我一定會話
    19890604,天安門絕對沒人要軍隊用真槍實彈,坦克等去殺死一個個手無寸鐵的學生.
    當然,在大陸以外看到的電視,絕對是苛里活的電影人(可能是史提芬史匹堡)拍星戰時,用的特技效果,跟大家開一個玩笑,至於全部外國記者所拍的傷口,屍体等,絕對是當時化妝師做出來的特效,)!
    正如
    日本仔只是來中國旅行,19371213沒有殺一名中國人,而中國入面完全沒有日本仔的慰安婦,
    日本仔只是為全球一体化作準備教育一樣,是千真萬確的事情!
    中國從來沒人患有禽流感,沒大頭奶粉,四川沒豆腐渣工程,只有北京奧運,只有火箭上太空!!!

    只是,有些東西,其實我不太明白….
    爭辯用屠城還是屠殺,這樣有意義嗎?如果說成是人為謀殺,會否因此就沒事?
    學生被利用所以被殺,爭論也有意義?因為無需定罪殺人就是對的?
    (不能否定當學生口號由爭取什麼,變成打倒什麼時,的確變質了,但要吵不就由他吵吧,不會因為吵而少一條毛,東莞可能有好多失蹤兒童的父母,四川或者有豆腐渣工程,一樣有人吵,但有人會理會嗎?)
    話說封建時代,好多時都有狀告,畫押,宣判等才拉去斬首…除了打仗…
    當然,我好懷疑,那班學生一定研發極強大的攻擊性武器,引致被人先發制人(北大是精英!)
    所以,國家為了穏定,滅危險於萌芽時,也無可厚非(不過,只是在一個廣場,沒設備下,可以研發出這種東西,真是天才)

    外國人眼中,中國人太多了,只是一班蟻民,死了一個,還有千千萬萬個.那死多幾千個,又有什麼事呢?中國人,是最好欺負的!!特別在印尼人同日本人眼中

  3. 学生大多数都是很冲动的,虽然学问深厚但是很容易被人利用!!6.4就让它过去吧,在争议也没意义了,长次下去的话很容易糟另类人利用,而造孽于民与国!!真的是这样到头来苦的是民众…向6.4的同学致敬!!!

  4. 六四死亡人數最保守估計也有幾百人, 也可能高達幾千人, 而且也是手無寸鐵的. 如這不是屠殺, 只能說中國人命價值豬狗不如.

    但話時話, 今時今日所謂 “大殺傷力武器” 應該是指布殊夾硬屈撒達武的那些武器. 博主自己強行定義, 始終不妥吧. 其實我覺得用 “火力強大的武器” 之類來形容會比較貼切點吧?

  5. 如果這裡的言論對任何人(包括發文者)有任不適,先在此作出道歉。

    但你們要明白,我就像一個被人打劫了許多次的人一樣,所以一見到有人持槍入內,我就會警惕起來,甚至會有激烈行動。

    如果有些人繼續發表一些像馬力般似是而非的論調,只對大家沒好處。

  6. 拖雷:

    況且我還真沒想到啊!評價我是否冷血竟然是認為人死得多不多,而非有沒有人喪生。
    把人命的評價變成數字遊戲的人真是無藥可救,嘿嘿。

    又一個無中生有,迫人吃死貓的垃圾。

    貴網的徐元直才是不尊重生命的人渣,他曾說鎮壓是正確,而且說從人命的角度來看是短視,國家的發展才是最重要。

  7. /所以你認為你說這樣的一個理由,就不須要為了說其他人是垃圾的言論而道歉?
    你自己亦說「可見用字的定義並不像科學般這樣話一就一,不能一概而論。」
    最起碼請向我道歉,因為你說我沒有查辭典/
    你覺得徐元直的言論不是垃圾只是因為你沒良知,就好像一個人的嗅覺顛倒一樣的,以為臭就是香,恕我無能,不能解釋為甚麼那是垃圾。

    /哇,原來共產黨在六四事件中使用了其中一樣嗎?
    不看你的回覆我可不知道,
    不過先請你提出確實證據吧。/
    犯了刺稻草人的謬誤,我根本就沒有用學術上大殺傷力武器的定義。我的定義是「令手無寸鐵的平民致死的武器=大殺傷力武器。」坦克、萊姆彈、機關槍,都是大殺害力武器。

    /以上的話你自己已經在自打嘴巴
    明顯你自己也在弄不清楚
    所以我才不回應這幾段/
    迴避問題。既然我有錯,你為甚麼不講明?心虛?屠殺的定義,古今中外定義也不同,我的定義是依事情的嚴重程度(政府公然殺人民)和一定的死傷而定(但我認為前者先於後者,如果太嚴重,死一個人都算屠殺)。但只有像徐元直和日本右翼這樣的人渣,才會認為六四和南京大屠殺不算屠殺。

    /我誓死保護你的說話權利,但我有權質疑你說話的內容
    但你的態度並不如此,只要是你所不認同的說話,就全是垃圾,
    你誓死保護了你的權利,但你完全否定了他人的權利,
    發表意見的是垃圾,回覆不合你意見的是垃圾,只要是跟你抱持相反意見的就是垃圾
    真是有理。相比起來,第一個回覆者亂用詞語,更出髒話,你卻沒有什麼警告或提醒,
    顯出了,只要是抱相同意見的人就可以用侮辱性說話罵人的「公平」。/
    我承認這是人的通病(我也有),但你們hksan也好不了多少,有網友批評徐元直的時候,他只是要求徐元直屢行自己的立論,無用到粗口,但是被貴網的潑婦攻擊是豬頭,你們的網主諸葛義也是雙重標準的處理。我有些朋友在貴網說出異見,被封鎖帳號,這就是你們的「公平」。而且hksan惡名昭彰,有網友來我這裡抱怨那裡如何垃圾,我不忍心刪文。

    /只要是你所不認同的說話,就全是垃圾/
    有些人說一些喪盡天良的言論,只是批評這些言論是垃圾就被人攻擊,攻擊的那個人可能是無良知的。當然,死的又不是徐元直和s2005267,他們當然可以「理性」討論。

    /天呀,每個政治和戰爭所產生的悲劇,當中的死亡人數在你眼中,只是一個個為了爭取是否屠殺的籌碼?/
    九唔搭八,迫人食死貓。而這些誅心論完全是誹謗我人格,我保留追究的權利。

    /現在不少人在自己的blog內發表自己的意見,但又不容許其他意見存在,並被公開其說話內容,反應就會像李四一樣。/
    冥頑不靈。

  8. 「我查過商務出的現代漢語辭典,屠殺的確是指大批屠殺。但是我查台灣的國語辭典,屠殺的確沒有指明數量有多少。可見用字的定義並不像科學般這樣話一就一,不能一概而論。」

    所以你認為你說這樣的一個理由,就不須要為了說其他人是垃圾的言論而道歉?
    你自己亦說「可見用字的定義並不像科學般這樣話一就一,不能一概而論。」
    最起碼請向我道歉,因為你說我沒有查辭典

    「我用屠殺一字,是因為六四事件性質嚴重,一個政府用大殺傷力武器來對付手無寸鐵的市民,比起外族人用血腥手段殺害本國人民更為惡劣。既然南京可以冠以大屠殺一詞,那樣六四就不能?(你為甚麼不回應這一點?是不是心虛?)」

    大殺傷力武器?可否提出你認為的大殺傷力武器是什麼?

    我卻找到了:

    「但是今天的大規模殺傷性武器一般只指以下三種(總稱為NBC):
    核武器 (Nuclear) – 包括放射性武器
    生物武器 (Biological)
    化學武器 (Chemical) 」

    [以上轉自維基]

    哇,原來共產黨在六四事件中使用了其中一樣嗎?
    不看你的回覆我可不知道,
    不過先請你提出確實證據吧。

    「既然南京可以冠以大屠殺一詞,那樣六四就不能?(你為甚麼不回應這一點?是不是心虛?)」
    「屠殺的確沒有說明數量,但是並不等於只死數人的劫殺案就是屠殺(雖然兩者同樣應受譴責)。」
    「屠城可能有點誇大,但屠殺就形容確當。聽過The Boston Massacre未?只死了七個人,但仍被史家稱為屠殺。」
    「日本右翼也可以說南京大屠殺不算是屠殺,因為希特拉殺猶太人殺得更多!」

    以上的話你自己已經在自打嘴巴
    明顯你自己也在弄不清楚
    所以我才不回應這幾段

    「而且六四的傷亡人數的確是由數百到數千不等,除非你冷血到認為人死得不多。」
    「日本右翼也可以說南京大屠殺不算是屠殺,因為希特拉殺猶太人殺得更多!」

    天呀,每個政治和戰爭所產生的悲劇,當中的死亡人數在你眼中,只是一個個為了爭取是否屠殺的籌碼?

    「/有人在你的blog內說髒話,你也可以置之不理,亦看不出什麼情理/
    有人在你的家門口傾倒垃圾時,你會不會對他有禮貌呢?有些人(例如徐元直)說的話腦殘的時候,為甚麼就不可批評他的言論是垃圾?」

    「有人在你的blog內說髒話」,跟「有人在你的家門口傾倒垃圾時,你會不會對他有禮貌」

    有什麼關係?

    「有些人(例如徐元直)說的話腦殘的時候,為甚麼就不可批評他的言論是垃圾?」

    我誓死保護你的說話權利,但我有權質疑你說話的內容
    但你的態度並不如此,只要是你所不認同的說話,就全是垃圾,
    你誓死保護了你的權利,但你完全否定了他人的權利,
    發表意見的是垃圾,回覆不合你意見的是垃圾,只要是跟你抱持相反意見的就是垃圾
    真是有理。

    相比起來,第一個回覆者亂用詞語,更出髒話,你卻沒有什麼警告或提醒,
    顯出了,只要是抱相同意見的人就可以用侮辱性說話罵人的「公平」。

    「聯想:陳阿狗在李四的門口面前傾倒垃圾,李四忍無可忍,公佈他的名字和惡行,並自行清理門口的垃圾,陳阿狗便說自己的創作自由(陳阿狗認為垃圾是藝術品)被侵犯。
    現在不少人在別人的blog面前說些廢話遭人刪除,並被公開其惡行,反應就會像陳阿狗一樣。」

    這其實有下一章的

    聯想:李四在網上公佈了一篇轉貼文章,然後不寫上任何轉載聲明,後來陳阿九看見有人在討論,陳阿九亦對這討論有興趣,但不認同李四的話,所以提出了疑問,陳阿九的問題內並沒有什麼侮辱之意,但李四因為陳阿九的意見不同於自己的見解,就說陳阿九和他的網友是垃圾,廢話和無知之徒,還叫陳阿九慎重發言(別再說什麼跟李四見解不同的意見),否則會公開陳阿九ip和e-mail地址云云。
    現在不少人在自己的blog內發表自己的意見,但又不容許其他意見存在,並被公開其說話內容,反應就會像李四一樣。

    跟上面的話對譯:
    「你出醜並不是因為你發表意見,而是因為你在我家門口傾倒垃圾。」
    我出醜並不是因為我發表意見,而是因為我在你家門口傾倒所謂的「垃圾」(不同於你意見的見解)

    我最初也打算心平氣和的討論
    但你每次的說話都太過份
    我們才會由討論轉成吵架
    請自己檢討檢討

  9. 你的網友拖雷真是搞笑,竟然發表以下膠論:

    /嘿嘿,屠殺解沒規定數量的屠宰、殺戮?
    那當然不只南京與六四,在街上的劫殺案也是屠殺了/

    屠殺的確沒有說明數量,但是並不等於只死數人的劫殺案就是屠殺(雖然兩者同樣應受譴責)。
    而且六四的傷亡人數的確是由數百到數千不等,除非你冷血到認為人死得不多。

    日本右翼也是用人死得不多來否定南京大屠殺用大屠殺三個字。除非你認同他們吧!

  10. /自己翻商務新詞典/
    我查過商務出的現代漢語辭典,屠殺的確是指大批屠殺。但是我查台灣的國語辭典,屠殺的確沒有指明數量有多少。可見用字的定義並不像科學般這樣話一就一,不能一概而論。
    我用屠殺一字,是因為六四事件性質嚴重,一個政府用大殺傷力武器來對付手無寸鐵的市民,比起外族人用血腥手段殺害本國人民更為惡劣。既然南京可以冠以大屠殺一詞,那樣六四就不能?(你為甚麼不回應這一點?是不是心虛?)
    日本右翼也可以說南京大屠殺不算是屠殺,因為希特拉殺猶太人殺得更多!

    /其實你公佈我的IP地址和e-mail沒什麼問題,如果我不認同你的意見而發言,而我的意見不被你接納而活該被你公佈我的ip地址和電郵,真是有理至極…/
    聯想:陳阿狗在李四的門口面前傾倒垃圾,李四忍無可忍,公佈他的名字和惡行,並自行清理門口的垃圾,陳阿狗便說自己的創作自由(陳阿狗認為垃圾是藝術品)被侵犯。
    現在不少人在別人的blog面前說些廢話遭人刪除,並被公開其惡行,反應就會像陳阿狗一樣。

    /如果你說我沒禮貌,你的言語亦看不出有什麼有禮之處
    有人在你的blog內說髒話,你也可以置之不理,亦看不出什麼情理/
    有人在你的家門口傾倒垃圾時,你會不會對他有禮貌呢?有些人(例如徐元直)說的話腦殘的時候,為甚麼就不可批評他的言論是垃圾?

    /出醜?出什麼醜?我發表意見然後被公開我的ip地址和e-mail就是出醜嗎?/
    你出醜並不是因為你發表意見,而是因為你在我家門口傾倒垃圾。

  11. 「屠殺並不是解大範圍的殺害,而是解屠宰、殺戮(沒規定數量)。連字典也不查就大放厥詞,看來hksan的人不過是垃圾而已。屠城可能有點誇大,但屠殺就形容確當。聽過The Boston Massacre未?只死了七個人,但仍被史家稱為屠殺。」

    自己翻商務新詞典

    「勸你好之為之,慎重發言,否則我會公佈你的ip地址和電郵,出醜的會是你自己。」
    其實你公佈我的IP地址和e-mail沒什麼問題,如果我不認同你的意見而發言,而我的意見不被你接納而活該被你公佈我的ip地址和電郵,真是有理至極…

    「還有,同你的垃圾網友講,不是胡亂說我是中二病。」
    「你無見識我唔怪你,因為hksan的人都是無知一輩組成的。」

    如果你說我沒禮貌,你的言語亦看不出有什麼有禮之處

    有人在你的blog內說髒話,你也可以置之不理,亦看不出什麼情理

    出醜?出什麼醜?我發表意見然後被公開我的ip地址和e-mail就是出醜嗎?

  12. Re:s2005267

    你無見識我唔怪你,因為hksan的人都是無知一輩組成的。

    屠殺並不是解大範圍的殺害,而是解屠宰、殺戮(沒規定數量)。連字典也不查就大放厥詞,看來hksan的人不過是垃圾而已。屠城可能有點誇大,但屠殺就形容確當。聽過The Boston Massacre未?只死了七個人,但仍被史家稱為屠殺。

    而且,中共解放軍射殺手無寸鐵的平民,比南京大屠殺由外族屠殺本國人更為惡劣,後者可以被叫屠殺,前者為甚麼不是屠殺。

    勸你好之為之,慎重發言,否則我會公佈你的ip地址和電郵,出醜的會是你自己

    還有,同你的垃圾網友講,不是胡亂說我是中二病。

  13. 受害人?你是六四事件死難者還是他們的家屬?
    「有人居然敢如此踐踏六四死難者,果班正一仆街!」
    以偏概全,好厲害

    而且,你好像也有帳號在那裡的,你也是當中的一份子

    踐踏六四死難者?
    踐踏了什麼?

    一直發表親共言論=已經無藥可救?
    果然高見

    人少被殺的確不等於屠殺。
    屠殺定義:
    大範圍的殺害

    六四的確不等於屠城
    屠城定義:
    攻陷城池後,把整座城的人都殺害

  14. 這個徐元直一直發表親共言論,已經無藥可救,唯有等天收佢。

    P.S:如果只以人少被殺就不等於屠殺,那樣南京大屠殺也不算屠殺,因為相比全球55億人口來比,實在太少了。

    學生被利用是一問題,但政府應否屠殺人民是另一個問題。

    第3句犯了不當褪色的毛病,依徐元直的歪理,那麼我們可以說日本是進出中國,不是侵華了。

  15. http://hksan.net/forum/index.php?showtopic=10036

    這個話題以前討論過很多,樓主可以搜尋一下本城池。

    六四事件不是六月四號一天的問題,暴力鎮壓也不是鄧小平拍板與否這樣單純,最後一刻的流血是黨內鬥爭,社會矛盾等等一系列局勢發展下來的結果。如果關心六四,不想「忘記」六四的話,就應該好好了解一下這些背景(如果你需要資料我可以介紹)。在香港或海外,很多支持「平反六四」的人對六四的了解往往集中於「哪裡開了槍,哪裡死了多少人」之類的表面資料,但在認識歷史、理解歷史的角度來說,這並不是最重要的。我這樣說並不是指人命不重要,但只有了解事件的前因後果,才有助於避免重蹈覆轍,理解歷史才有意義。

    如果你要問我個人對六四的評價,我的回答在香港恐怕是很不「政治正確」的:

    – 六四不是屠城、大屠殺。

    – 學生大多數是無辜的,但也是被利用的。

    – 單單說最後的武力清場,我認為在當時的情況下是正確決定,只是當中暴力成分過多了。如果下命令時冷靜些,執行方鎮暴的經驗多些,應該可以大大減少死傷,可惜歷史沒有如果。(並非親歷,資料也有限,這點只是我的想當然耳。)

    – 導致最後一天必須行使這種「正確決定」的局勢,學生的不知進退有一定責任,但政府(包括趙紫陽在內)更加難辭其咎。導致民怨積壓、學生上街的最直接原因就是政府的執政失當與派系鬥爭。

    – 六四不需要一面倒的平反,但需要多些承認,少些忌諱,需要對資料、研究的解禁,我希望這些能隨時間而改善。

    歡迎討論、質疑以上觀點。

    ***********************************

    有人居然敢如此踐踏六四死難者,果班正一仆街!
    請校長出手教訓佢地

    網址
    forum.hksan.net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