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黨的政治智慧何在?

公民黨的政治人物,其實政治智慧不太,虧黨主席關信基任教中大政治系已久,竟然不能讓其黨友有多點政治智慧,實在令柏堅驚訝。政治智慧,可能不能「教」出來,而是要靠自己歷練出來。好像邱吉爾和羅斯福也不是政治系出身,但他們卻是近代史中最偉大的政治家之一。政治智慧,究竟是甚麼?

有很多事例暴露了公民黨一眾執委沒有政治觸覺。例如07年公民黨與泛民派梁家傑,與曾蔭權「角逐」特首一職。柏堅相信,公民黨不會以為梁家傑有機會當選吧?(如果他們真的這樣相信,和維園阿伯有甚麼分別呢?)既然知道梁家傑不可能當選,為甚麼梁家傑放大量時間與那800名小圈子選委見面,而不是和廣大民眾接觸呢?

其實,泛民已經被傳媒有意無意地邊緣化,連帶香港市民對民主的熱情也減退—再加上另一堆對社會冷漠的愚蠢市民,已經給條件讓中共君臨香港。難得傳媒在特首選舉肯報導多一點民主派的消息,而泛民又受到市民的留意,那麼,公民黨和泛民主派不應該坐以待弊,而應該主動出擊,大搞「佈道會」,四出向市民力陳普選的重要,與保皇黨抗衡。這樣,也許能夠糾正市民對普選的偏見。可惜的是,泛民捨本逐末,劃地自牢,應做的不做,竟然花大量時間和選委見面,浪費了資源、浪費了時間、浪費了良機!作為策劃的公民黨,政治智慧如何低,令人毛骨悚然。

第二個例子,就是今年的立法會選舉。公民黨的毛孟靜原本在九西的支持度可以穩取立法會議席一席,可是,在社民連黃毓民的攻擊之下,竟然沒有還擊之力;再加上之後沒有突出表現,進退失據,結果使自己支持度急跌,失去議席。公民黨完全是咎由自取,怨不得人。其實,政治家最忌諱是隱瞞事實,毛孟靜其實有很多方法回應黃毓民的批評,可以她卻選擇最壞的一步棋。

黃毓民質疑湯家驊請李柱銘出選法律界功能組別的時候,毛孟靜大可以這樣回應:「我們請李柱銘參加功能組別,有甚麼值得羞恥?現在客觀現實是,泛民不可能單靠直選議席取得關鍵少數,去阻止政府和保皇黨通過假民主的政制方案。我們要取得一些功能組別的議席,才能得到關鍵少數,與政府討價還價。我們當然反對功能組別,但是我們不會為了所謂的原則,而棄全港市民成功爭取普選的機會不顧。李柱銘即使是民主之父,也不應該愛惜自己的名譽,讓民主派白白喪失一個議席,讓香港市民只得到假民主方案。我們如果全體不參選功能組別,又取不到關鍵少數,你又如何負責呢?毓民?」此話一出,如果黃毓民繼續攻擊,失分的只會是他自己。可惜,公民黨沒有這個水平的政治修養,可惜,可惜。

政治智慧是公關的基礎。如果一個政治人物沒有政治智慧,即使他有N個spin doctor也沒有用。公民黨的各位領導,是時候好好鍛練自己的政治智慧了!

 

胡啟敢

胡啟敢

和史學大師司馬遷一樣,因為心中有鬱結,所以才動筆寫作。以前迷信經濟學,現在已是一個民主社會主義者。我的生活有點不平凡,所以思想亦別樹一格。與其藉此三言兩語了解我,不如慢慢看我的網誌的文章,窺探我的內心世界吧。現在徵求女朋友中。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