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失去指南針之時

中華民族曾經發明了指南針,讓其他民族在世界不再迷失方向,從前,沒有指南針引導的旅人,屢屢客死旅途。自從指南針西傳後,探險家靠著指南針發現了新世界。相信大家都熟悉的,就是哥倫布發現了新大陸。其後,新大陸成為了民主、自由、人權的搖籃,把歐洲的專制落後都沖走了,指南針對人類的貢獻從有形上變成了無形上的。

在一九八九年的時候,懷著理想的學生和人民,要求政府不要迷失方向,並依照人類文明的指南針的指示發展國家。可惜的是,獨裁者為了一己之私,不惜派士兵去殺害手無寸鐵的學生和人民,之後更把這個指南針束之高閣。自此,中華民族失去了精神上的指南針,迷失了方向。

過了二十年,失去了指南針的中華兒女,又變成了怎樣呢?他們一會兒向錢的方向走去、一會兒權的方向走去、一會兒向納粹的方向走去……雖然走的方向不同,但全部都是不歸路。

走向錢的方向的人們,他們很多迷失方向,為富不仁。為了錢,他們可以賭上別人的性命,甚至賠上自己的生命。不少從商的人們,就以食品商為例吧,在二十年前或許只是在食品上稍稍偷工減料或者用次貨,到了現在,他們不但偷工減料,甚至是用有毒物質充數,為了就是賺多幾枚臭錢。於是乎,牛奶要加三聚清氨,雞蛋要加蘇丹紅,米粉要用漂白水染白……至於同胞吃了會否賠上性命,則不是他們要考慮的問題。這些商人,只是迷失在錢裡的一小撮人,不少富起來的中國人,早已對神州大地的不公不義視若無睹了。

走向權的方向的人們,他們不再為人民服務,而是濫用職權,殘害百姓。中國的貪腐嚴重,是眾所皆知,每一年眾多奸官從不法途徑得來的錢至少等於一個三峽大壩—無數的人民的血汗錢就這樣人間蒸發。當中人民有多少辛酸,多少痛苦;這些官員從不考慮過。從前官員貪污數十萬已經是轟動新聞;現在官員貪污數千萬反而是司空見慣。殺了一個奸官,另一個奸官就補上,受苦的最終是人民。如果不是一九八九年後中共停止了政治制度改革,這個奸官又怎會為所欲為呢?然而筆者同情地想,這些奸官要是有權力的制衡,又怎會走上貪腐的不歸路呢?或許,他們也是迷失方向的人群之一。

走上納粹主義的方向的人們,他們通常被稱之為「憤青」。他們不但沒有繼承二十年前民運時學生而種對道德的追求的人性,反而墜落到為中共塗脂抹粉,不管人民死活。在這些喝狼奶長大的憤青的眼裡,只有弱肉強食,沒有天理公義。他們不僅對中國社會的不公不義選擇性失明,還要對這些事的受害者落井下石,幸災樂禍。唯一使他們怒髮衝冠,大義凜然的,就是外國有丁點兒錯誤的時候。憤青在為中共開脫的時候,有沒有想過沒有人民制衡的獨裁政府,有一天都會迫害憤青自身?就像文革的時候中共迫害建國時擁護它的知識分子一樣;憤青除了迷失了方向之外,亦親手葬送了自己。

中華民族自六四屠殺後所失去的指南針,有些人叫作民主、有些人叫作自由、有些人叫作人權、有些人叫作法治。但其實,筆者還有一個更好的名稱—這個指南針—叫作道德、叫作良知。道德和良知就是人精神上的指南針,使我們不致走入邪惡歧視,走回正義大道,引領我們的人生。可嘆的是,自從六四之後,沒有道德和良知引領下,中國人都迷失了方向,誤入邪道!

何時,我們才能找回指南針呢?靠的,就是我們的努力,把暴政結束!筆者身為中國人,只能說:「艱險我奮進,困乏我多情!

 

胡啟敢

胡啟敢

和史學大師司馬遷一樣,因為心中有鬱結,所以才動筆寫作。以前迷信經濟學,現在已是一個民主社會主義者。我的生活有點不平凡,所以思想亦別樹一格。與其藉此三言兩語了解我,不如慢慢看我的網誌的文章,窺探我的內心世界吧。現在徵求女朋友中。

1 Comment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