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裁政府有否汲取法國大革命的教訓?

星期五,柏堅去到香港歷史博物館參觀法國大革命展,該展覽記載了1789-99年的法國大革命、1830及1848年的法國革命,以及1870年的巴黎公社革命。該展覽的展覽品最多的是1789年的法國大革命,展品幾乎佔了會場的一半,不少是油畫、人物肖像。

法國大革命可說是承接了啟蒙時代的精神,但同時,它亦是啟蒙精神的一個很大的嘲諷。法國大革命繼承了啟蒙時代的自由、博愛、平等精神。就在這個精神下,人們成功推翻了波旁王朝。但是,及後的雅各賓黨的專政,卻道盡了人類在權力引誘下的無力感。在恐怖時期,無論是貴賤的人、無論是忠奸的人、無論是貧富的人,不是被打入監獄,就是被送上斷頭台,這見證了當權人不受監督的時候,人人都要付出沉重的代價。

但是,將法國大革命推向恐怖時代,路易十六和皇后瑪麗,責無旁貸。如果他們不是這樣無知的話,法國人民和他們自己,就不用面對這樣的苦難。

原本,在第三階級發表《網球場宣言》,攻陷巴士底監獄的時候,他們還未想過推翻路易十六,他們只想仿效英國實行君主立憲制。在1791年巴黎市民慶祝聯盟節(即慶祝法國大革命爆發的節日)的時候,他們還歡呼,大叫效忠國王和國王萬歲。可惜,路易十六仍然眷戀專制君王的威權,對外,他不停向歐洲其他專制君王求援,對內,他不停阻撓開明派和民眾的施政,巴不得他們失敗。結果到最後,法國上下對他的硬膠行為忍無可忍,就將他送上斷頭台。之後的亂局,讀過歷史的都知道。

作為一個信仰民主的歷史愛好者,有一個沉重的事實,我們不得不承認,就是大部分人民普遍上沒有自覺民主、自由、人權的重要-他們十分愚蠢,只要填飽他們的肚子,不給他們教育,他們就不會反抗。

然而,獨裁者往往連這最基本的要求也不能達到,反而大肆搜民脂民膏,供其個人享樂。結果,人民忍無可忍,在一個小小的契機下,他們就「民不畏死」,起來推翻獨裁者了。

回到現在的香港和中國,財富只集中在特權階級上,廣大的民眾赤貧的生活上爭扎,就像法國大革命的前夕那樣。當然,那時的中產階級對自由、平等的追等遠勝現在的中國人,現在中國的富有階層都是中共的「改革開放」的既得利益者,他們未必會反對政府,但是,我仍然要警告中共和香港政府,你們不為人民服務,你們的位置是不會安穩的。記得前幾年,中共曾經統計群眾集會示威的數目,發現數目以萬計。之後中共就玩駝鳥政策,不敢再統計,但是,不做統計不等於沒有,中共如果不痛改前非,失敗的最終會是中共。

曾生,你儘管「率獸食人」,救市不救人吧,看看香港人何時再搞一次七一,將你趕下台!你好自為之吧,曾生。

 

胡啟敢

胡啟敢

和史學大師司馬遷一樣,因為心中有鬱結,所以才動筆寫作。以前迷信經濟學,現在已是一個民主社會主義者。我的生活有點不平凡,所以思想亦別樹一格。與其藉此三言兩語了解我,不如慢慢看我的網誌的文章,窺探我的內心世界吧。現在徵求女朋友中。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