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葉Striker S重編版(1.1)

咳咳,來到第一話,原來的創定已經被我大幅度修改,例如菲特的父母不是哈古溫,這是為了日後的故事而舖路,請見諒。另外,筆者亦在本作裡登場,大家可以猜度是誰。以上。

第一章 第一話 -久違的城市-

「高町奈葉小姐、菲特.泰斯塔羅莎.胡小姐、八神疾風小姐,手續已經辦妥了,這裡是您們的證件。」
入境處職員將證件交回奈葉三人行。

「嗯,謝謝你了。」一個棕色頭髮,左側有一條長馬尾的少女微笑回應。

「接下來是維塔小朋友……」 入境處職員感到一股殺氣往自己衝來,馬上改口:「維塔小姐,以下是你的證件。」「哼!」維塔舉起手,粗魯地從入境處職員搶回證件。

「維塔,你不可以這樣無禮貌的。」疾風勸阻。「我一向都是這樣的!」維塔仍然顯得有點憤怒,「小朋友」這三個字是她的死穴。「這位職員,你就原諒她吧,她脾氣有點暴躁……」疾風單手作合十狀,向職員道歉。

「哦哦…好的」。入境職員也不敢多抱怨,因為面前的三人是時空管理局的ACE,得罪了她們,入境處職員的身體肯定要開一個洞。

「維塔,你要大量一點,不要隨便就發怒……」在穿梭機上,疾風不停向維塔說教,而維塔則不停說「是是是」敷衍。

「說回來,夏瑪露、希格諾不能來,真的很可惜呢……」菲特對疾風說。「沒有辦法,他們碰巧有事要做。」疾風苦笑道。菲特再說:「真是多謝你們肯陪我出席妹妹的婚禮。」

「你不要這樣客套了,菲特。」奈葉稍微緊握了菲特的手:「我們三個人自幼和你妹妹已經是玩伴,現在她要結婚,我們怎可以不參加捧場呢?」菲特心情稍微放鬆下來,但仍然擔憂地說:「現在紀亞嵐和時空管理局的關係十分緊張,而且艾莉西亞的結婚對象是……」

「不用擔心、不用擔心。」奈葉說:「只是出席一個婚禮,又不是通敵……如果,到時有問題才算吧。」

「這個回答真的很像奈葉的作風呢!真是很樂觀呢!」菲特忍不往笑了。

「樂觀才是正確的嗎,如果不然又如何過活呢?」奈葉裝正經地說。

「是、是、是,奈葉哲學家。」疾風調侃道。

「說到哲學家……」奈葉忽然間靈機一觸,不懷好意地望著疾風。「為、為甚麼這樣看著我?」疾風有點不解的問。「哼哼哼哼哼哼……」奈葉奸笑地說:「其實這次疾風會來艾莉西亞的婚禮,恐怕不是來捧場……而是,要和九澄見面吧?」

「當、當然不是!你、你在胡、胡說甚、甚麼……!?」疾風連忙否認,但是她稍微發紅的面孔,已經悄悄道出了她的心意。

「我聽說這次婚禮,爸爸也有邀請九澄過來做嘉賓,疾風你……」菲特話兒說到一半時,疾風旁邊的維塔忽然大喊:「那個臭小子也夠膽來!」把其他穿梭機內的乘客都嚇了一跳,維塔無視周遭的乘客,高聲地向疾風說:「疾風,原本身為你的守護騎士,我不應該干預你的生活,但是我清清楚楚知道九澄那臭小子的本性!那臭小子除了擅長狡辯之外,而且還喜歡離間別人的感情,這種惡魔,疾風你和他扯上關係的話,一定不是好事!而且,這臭小子讀哲學系,靠自己一點小聰明來騙飯吃,一定會讓周遭的人鄙視。我不想疾風因為和這臭小子有關係而遭人鄙視!如果他膽敢靠近疾風,我就用鋼鐵伯爵把他打成粉末!」

正當維塔意猶未盡,還要力數九澄的惡行時,疾風輕輕地用手敲了維塔一下,說:「別鬧了,你把其他乘客都嚇慌了!」維塔發覺自己成為了全穿梭機的焦點的時候,才有點不好意思地坐下來。「而且,大賀絕對不是這樣的人……」疾風有點高興地說。「可是………!」正當維塔還想說話的時候,疾風隨手拿下一個水果,往維塔的嘴硬塞下去。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看到這個場景,奈葉和菲特也不禁笑起來。

奈葉四人行到達舉行婚禮的星球-吳火有之後,就隨即乘車向首都郊外進發,他們一早計劃到菲特的(養)父母的居所暫住。

「對了,菲特,你的父母現在如何了?」奈葉問。

「最近通了電話,」菲特回答道:「他們還是老樣子,在大學做教書還有做研究。爸爸是做人文學科的,媽媽做導力學的研究。不過最近他們申請放大假,似乎是要去旅行的樣子。最近,他們也去了翠屋的周年慶祝典禮呢!」

「說到翠屋的周年典禮,」奈葉有點後悔地說:「我也想去,不過管理局的事務實在太多了……」

「也不要打緊,」菲特拍了奈葉一下:「父母最想要的是子女能夠實現願望,展翅高飛,我爸爸經常也是這樣說的。」

「說起你爸爸,」奈葉不滿地說:「他曾經搞到我的家庭寢食難安。」菲特知道奈葉指的是甚麼事,說:「這已經是很久的事了,我爸爸現在為了補償,最近聯同其他前輩斥資了不少錢資助翠屋開分店!」

「算了,我也不想追究,反正都過去了。」奈葉勉強地說。

「是、是,不要動怒,一會兒我請爸爸向你道歉。」菲特打趣地說。

「說起來,」疾風忽然間說:「菲特的哥哥飛鳥真真厲害,竟然做了總統!」

「也不是很厲害吧……爸爸經常教我們即使做到甚麼高位,也要平常心看待,」菲特有點自嘲地說:「而且,都是因為哥哥,所以我在管理局經常被人投以古怪的目光……幸好我只是執行官,否則我就會被告通敵了……」

「哈哈哈哈哈哈,不會吧……」疾風安慰菲特,沉下臉來。的確,現在紀亞嵐和時空管理局的關係持續緊張。原本,時空管理局是管理所有次元的合法組織,但是在最近卻面臨了嚴峻挑戰。在這數百年間,以紀亞嵐為首各次元宇宙國家,都先後爆發民主革命,而革命後,這些國家的政府均由支持民主的政黨控制。然而,以紀亞嵐的執政黨社民連為首各個民主政黨,對時空管理局多年來袒護獨裁政權,提出強烈的抨擊。而到了社民連的飛鳥真接任紀亞嵐民主共和國的總統執政後幾年,他聯合了不少次元的民主國家從時空管理局的管治系統獨立出去,因此令到時空管理局的高層十分震怒。而菲特的義哥是飛鳥真,義父又曾經是社民連的高層,於是就遭人白眼。

「話時話,菲特的父母親是誰呀?我也沒有見過。」維塔打斷了疾風的思路發問。「哦,我的爸爸叫胡進新,媽媽叫天宮潮。」菲特回應道。

下回預告:維塔竟然遇到自己害怕的人!?

胡啟敢

胡啟敢

和史學大師司馬遷一樣,因為心中有鬱結,所以才動筆寫作。以前迷信經濟學,現在已是一個民主社會主義者。我的生活有點不平凡,所以思想亦別樹一格。與其藉此三言兩語了解我,不如慢慢看我的網誌的文章,窺探我的內心世界吧。現在徵求女朋友中。

1 Comment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