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葉Striker S重編版(1.3)

第一章 第三話 -法庭-

「艾莉西亞妹妹、閑雅前輩,你們來了!」真高興地說。

「真,你好。」眼前的少年有一把優雅的淺黃色頭髮,堅定的眼神和端正的五官,是一名紳士。他說:「我聽見裡面很熱鬧,究竟是誰來了?」

「艾莉西亞,你一定會很高興的了,菲特、奈葉和疾風也來了。」真對艾莉西亞說。

「姐姐終於來了?太好了!」眼前這個被稱為艾莉西亞的女性,有著和菲特一模一樣的紅色瞳孔,以及金黃色的頭髮,只是和菲特不同的是,她有著雙馬尾的頭髮,比菲特有一點傻氣和任性。她聽到菲特來了,就急不及待地跑往菲特面前,緊緊攬著她。

「姐姐,我好想你啊!」

「妹妹,很久不見了,姐姐也很想你啊!」菲特高興地說,也緊緊地攬著她。

「姐姐,你好像消瘦了!你在管理局那裡還過得好嗎?有沒有給人欺負?壓力大不大?……」艾莉西亞連續問了菲特數十條問題。「好了、好了,你問這樣多問題,我也一時問回答不了,這樣吧,一會兒我們一起洗澡,我慢慢將我的近況說給你聽吧。」

「好!我已經很久沒有和姐姐一起洗澡了!」

「菲特和艾莉西亞這樣攬著,」進新不懷好意地舉起相機:「我的故鄉的腐女和宅男一定很高興……」之後,進新就將菲特和艾莉西亞擁抱的場面拍下來。

艾莉西亞:「老爸,你為甚麼拍照?」

進新:「我只是紀錄女兒們的生活罷了。」

潮:「新,麻煩你把現實和動畫分清楚。」

進新:「我知道了,潮。」

潮:「還有,將來不要把這些照片賣給你故鄉的腐女和宅男。」

進新:「我哪敢呢?老婆大人。」

「說起來,」疾風問道:「進新叔叔的故鄉在哪兒呢?」

「疾風,」進新嚴肅地說:「有些事不知道比較好。」見到進新這樣的表情,疾風也不追問甚麼。

「我想起了,」真忽然說:「艾莉西亞,為了慶祝你和閒雅的新婚之喜,我要送一份禮物給你。」

「是甚麼?」

「這裡有兩張票,」真說道:「是我預留了吳火有終審法院的位置票,後天的早上九時半,有一單案件要做結案陳詞,你和菲特就去聽吧!它和你們有關。」原本艾莉西亞和菲特也猶疑要不要去,但是有真和閑雅的力勸之下,兩人答應了會去,兩人問真和閑雅是甚麼事情,兩人卻賣了關子。之後不久,奈葉一行人就外出吃飯,渡過了這一天。

後天早上,菲特和艾莉西亞到了吳火有終審法庭旁聽一宗案件,但她們想不到,這宗案件原來和她們的原母親,普蕾西亞˙泰斯塔羅莎有關。到了這兒,菲特才知道艾莉西亞的死因。

在庭上,檢察官先簡略介紹案件的事發經過。根據時空管理局的記載,原本普蕾西亞被認定是導力工業意外的元兇。但是原來別有內情,檢察官拿出各種證據,證明在事前,普蕾西亞已經作出大量的安全措施,但是卻給當事的企業高層及掌握實權的主管助理(亦即是一眾被告)全部否決,以致導力爐失控造而意外。而當中亦導致普蕾西亞的獨女-艾莉西亞的死亡。在重申一次案件的嚴重性之後,檢察官希望法官裁定被告一級謀殺罪、妨礙司法公正罪、不誠實使用導力罪全部成立。之後就輪到辯方發言。然後,在三名法官退庭商議後,終於得出結果。

「經過本席及一眾法官商議後,」法官說:「我們一致裁定,一眾被告的一級謀殺罪—成立,妨礙司法公正罪—成立,不誠實使用導力罪—成立!」法官說完這番話後,判決一眾被告一段極長時期的刑期,而且刑期要按罪名分期執行。

「退庭!」法官威嚴地宣佈,審訊結束。庭上的記者向檢察官追問有關案件的詳情,而周遭的人都已經散去了不少,但是菲特和艾莉西亞仍然坐在旁聽席上,四肢好像無力,但兩人仍然緊握對方的手。良久,兩人才站起來,啟程回家。

在等車時,兩人都沉默不語。在上了車後一會兒,兩人同時開口說話。

「妹妹,我有話想跟你說。」

「姐姐,我有話想說。」

「……請你先說吧,妹妹。」

「……不,還是你先說吧,姐姐。」

兩人又沉默了一會兒,菲特決定先開口。

「艾莉西亞,你…恨那些犯人嗎?」

過了一會兒,艾莉西亞才說:「我不知道,姐姐。我應該要去恨他們吧?如果不是他們,我就不會死,媽媽就不會走上不歸路……」

「嗯。」

「但是,如果不是因為他們,媽媽就不會製造姐姐,我就不會和姐姐相遇了。」

「唔。」

「我對他們又痛恨、又有一點點感謝,是一種難以簡單用一個字來形容的感情。」

「嗯。」

「那麼,姐姐,你恨媽媽嗎?」

「?」

「媽媽當初是為了自己而製造姐姐,之後又因為姐姐你不像我而將你當工具利用。你,恨她嗎?」

「我不知道。」菲特回答:「我想,一般人有這樣的經歷,都會有憎恨的情緒吧,但是,我很不可思議地,沒有這種情緒。是不是因為我有艾莉西亞的記憶,所以才會覺得媽媽是溫柔的呢?但是,我終究沒有成為妹妹你,在媽媽面前,我只不過是一件失敗作……」

「不要說這樣自我傷害的話吧!菲特,你是我最敬愛的姐姐,我會代替媽媽好好地愛你的!所以,請你振作一點吧!」

之後,兩人就一直沉默不語,直至回家。

「哎呀,你們回來了,艾莉西亞、菲特。」回到家,開門的正是胡進新。

「爸爸,我們回來了。」菲特的語氣顯得有點陰沉。

「為甚麼你們看似這樣消沉呢?」進新問。

「這是因為……」艾莉西亞將剛才事一五一十告訴給進新聽。

「原來是這樣……」胡進新沉吟了一會兒之後,就說:「不如這樣,趁現在大家都不在,我們玩一玩一個遊戲吧!來來來,先進屋!」

胡進新之後拿了一幅圖過來,之後問了菲特和艾莉西亞數條問題,菲特和艾莉西亞根據問題作出不同的回答。

「最後一條問題,」進新奸笑地說:「我覺得我之前的問題有沒有愚弄你們的成份?」

「?」菲特和艾莉西亞面面相覷,兩人都搖了頭。進新看到他們這樣的反應,就問:「如果,我現在說,這幅圖其實是我亂畫一通,沒有意義的話,你又如何看待剛才我問的問題?回答會不會不一致?」

兩人想了一想,都說答案未必再一致。

「這個思想實驗顯示了重要的一點,有些時候,答案並不重要,如何問問題才是最重要。很多時候,結果並不重要,為何要做才是最重要。」

「這點我理解。」菲特回答。

「先記住這一點。」進新停了一會兒,再說:「你們還記得誰是耶穌呀?」

「記得。」艾莉西亞說:「耶穌是爸爸故鄉的其中一個宗教-基督教的神。」

「對,」進新說:「不過我想讓大家回憶耶穌的經歷。根據《聖經》,耶穌是上帝之子,他為了解救滿身罪惡的世人,就下凡傳道,宣傳愛、道理和上帝,但是到最後,他不但不成功,反而被自己的同胞釘死在十字架上。」進新停了一下,再說:「你們認為耶穌對世人有甚麼感情?他的感情超越了愛和恨,是另外一種感情-寬恕。」

「寬恕,並不是指逃避和忘卻對方的罪過,而是要正面對它,之後用理性和包容去化解它。這是一個新方向,在很久以前,人類還盛行互相報復。」

「我想,菲特,你不應該執著於應該愛你的母親還是應該恨你的母親。我認為,你應該以一種更宏觀的感情來看待你的母親,例如寬恕。就像剛才我所說,有時答案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如何問問題,你不應把問題只局限於『愛』或『恨』。」

「我有點明白了。」菲特聽完這一番話,心情輕鬆起來。

「老實說,」胡進新突然說:「我有點羨慕你。」

「為甚麼?爸爸明明已經有名有利了。」

「菲特,我不如你。」

「為甚麼這樣說?」

「自從我參加民主運動以來,就遇到不少對頭人,他們極力詆毀民主自由,為獨裁者發聲。我很痛恨他們,恨不得要將他們虐待致死,即使現在他們失敗了,但我仍然十分痛恨他們。但同時,我也很痛苦。」

「!」菲特和艾莉西亞有點驚訝。

「痛恨別人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我不想自己的子女走我的不歸路。所以,我經常教你們放棄我執、講求寬恕,就是這樣的道理。菲特,在面對這樣的大仇大恨仍然能夠保持平常心,我很羨慕你。」

聽到自己的父親說羨慕自己,菲特顯然有點不知所措。進新見狀,便用左手撫摸菲特的金黃色頭髮。「不用擔心,你的日子還長著,只要你願意思考,總有一天一定會找到答案。」之後,胡進新不發一語,走到客廳的落地玻璃窗,遙望著遠方。

艾莉西亞說:「姐姐,你已經很久沒有回來了,不如我們一起逛街,轉換一下心情吧!一個只屬於我們姐妹的活動!」菲特見自己沒有甚麼事做,便和艾莉西亞一起逛街。

 

胡啟敢

胡啟敢

和史學大師司馬遷一樣,因為心中有鬱結,所以才動筆寫作。以前迷信經濟學,現在已是一個民主社會主義者。我的生活有點不平凡,所以思想亦別樹一格。與其藉此三言兩語了解我,不如慢慢看我的網誌的文章,窺探我的內心世界吧。現在徵求女朋友中。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