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葉Striker S重編版(1.2)

第一章 第二話 -維塔害怕的人!?-

「天宮潮!?你說你的媽媽是天宮潮?」維塔大叫。

「是呀。」菲特回應:「為甚麼維塔你這樣驚訝?」

「你有所不知,」維塔回應道:「天宮潮是夏瑪露最崇拜的人!你應該知道,夏瑪露擅長治療魔法(作者按:即導力的俗稱)的,她也想在這一方面多加發展,所以經常看不少和治療魔法有關的學術論文,其中,她最佩服的學者就是天宮潮,夏瑪露經常讚揚天宮潮的治療魔法很實用、有效呢!」

「原來如此!」菲特有點驚歎地說:「雖然我知道媽媽是研究這一方面的,但是想不到夏瑪露會這樣讚揚她的呢!我想媽媽一定很高興的了。」菲特沉吟了一會,說:「那麼,夏瑪露要不要我媽媽的簽名和勉勵?」

「拿了也不壞,那我先替夏瑪露多謝你的媽媽了。」疾風笑說。

之後,眾人一時閒談,一時看窗外的風景,就到了菲特的舊居了。

到家後,菲特先在門口按鈴,未幾,一把清涼又不失溫柔的女聲傳來。

「你好,請問是誰?」

「是我,媽媽。」

「是菲特!你終於來了!我現在先通知新和阿真,之後就開門!」女聲顯得十分高興。

「很久也沒有看見菲特的父母,不知他們怎樣了?」奈葉問道。

「之前在我和他們通過視像電話,他們的樣子變化不大。」菲特說。

一會兒後,門終於打開了,在奈葉四人行眼前的是一位稍微比菲特高一點的女性,她有一把淡淡紫色的曲長髮,柔和的藍色眼眸,是一個大美人。

「媽媽,很久不見了。」

「潮姨姨,很久不見了。」菲特、奈葉和疾風三人都向這名女性打招呼。但是維塔除了沒有向潮打招呼,而且還不停向後退,身子還不停抖震。

「哎呀,大家都成長了不少呢!你們好……這位小朋友,為甚麼你在不、停、後、退、呢?」

「維塔,發生了甚麼事呢?」原本疾風以為維塔聽到「小朋友」三個會發怒,但不料維塔沒有發怒,而且見到潮就十分驚恐。

「原、原來……你就是天、天宮、潮、潮……」維塔說話吞吞吐吐,顯得有點驚慌。

「維塔,你好!」潮微笑地撫摸維塔的頭:「我記得了!很久以前,你和另外三個怪人曾經闖入我的家,說要為了搜集甚麼……」維塔更加驚恐,立即把潮拉往一旁,用導力和潮暗地裡溝通。

維塔:(尊貴的小姐,請您寬宏大量饒恕我們之前的無禮吧!)

潮:(我為甚麼要饒恕你?之前你們闖入我的家中大肆破壞,我還未跟你們算帳!)

維塔:(當時我們是為了收集闇之書的頁數,所以才想攻擊您……但是我們沒有成功,而您也將我們打得重傷,大家算…算…算扯平吧!)

潮:(我不介意你打我導力的主意,但是,你傷了我的老公,我絕對不會饒恕你!現在我要告訴給疾風聽!)

維塔:(請、請您不要這樣做!當初我們受了重傷,為了不讓疾風主人擔心,所以編了不少謊言來騙她,現在,你跟她說出真相,她會十分自責的,請您考量疾風的心情吧!)

潮:(唔……好吧,我不說便是了!)

維塔:(萬分感謝!)

潮:(但是,我有條件,這幾天你最好乖乖聽話,否則後果自負。)

維塔:(是、是!)

「媽媽、維塔,你們怎樣了?」菲特問。

「沒甚麼,」潮擺出優雅的微笑,說:「我見這個小朋友十分可愛,所以才看她多幾眼,沒關係了,我們進家吧!」話畢,潮把維塔抱起來,招呼菲特等人進家,而維塔也不敢抵抗,就這樣讓潮抱著。

進到家中的客廳,有兩個人一早就等著菲特一人行。一個顯得比較老成,有一把清爽的頭髮和深遽的黑色眼眸,一個正值年輕,有著誘人的黑色頭髮和菲特一樣的紅色眼眸。兩個人見到菲特一人行,就起來迎接他們。

「觀迎大家來到舍下,很久不見了,女兒、奈葉和疾風,大家好!」老成的男性回應道。

菲特一行人向菲特的爸爸,胡進新打招呼。

「菲特、奈葉、疾風,很久不見了!」年輕的聲音附和道,他正是飛鳥真,也是胡進新的養子,比奈葉她們大。

「我說呀,真哥哥」奈葉問道:「你不是已經做了總統嗎?為甚麼還是這樣閒的?」

「一個元首不一定長時間工作才令到國家長治久安……」真回答道:「我知道今天菲特會來,所以就推掉所有應酬,預早做好所有工作,空出時間來陪她。」話後,真便坐在菲特的旁邊。「真哥哥,你這樣做,會不會為其他人添麻煩的?」菲特擔心地問。

「我的妹妹真是體貼,我想,誰做了你的丈夫,那個人一定十分幸運!」真調侃地說:「放心吧,哥哥從來不會讓妹妹失望的,我不會讓別人麻煩的。」「真哥哥,你總是說一些令人難為情的說話……」菲特有點臉紅地說。真笑而不答,在左手攬著菲特。

「菲特、奈葉、疾風,茶來了。」阿爾芙端著吳火有星特產的水蜜桃花茶過來。

「阿爾芙!很久不見了!」說罷,菲特起來緊緊抱著阿爾芙。「菲特,我也很高興呀!不過,你抱得我太緊了。」不過,菲特仍然抱緊阿爾芙,以表示久別重逢之情,不久,才放開阿爾芙。

「真哥哥,」奈葉問:「做總統辛不辛苦?」

「還算OK吧,」真答道:「但我當初也想不到自己能夠當選,一開始,傳媒也不看好我,認為我不及對手老練,但結果一出來,我的票數還比對手多兩倍!」真停了一下,再說:「不過,我怎樣做也及不上老爸了,他竟然能夠以自己的老師的名字為這個星球起名。」

進新聽到這番話立刻噎住,猛烈的咳起來。真繼續說:「不過,為甚麼老爸不把這個星球的名字改為彭秋雁或岑嘉華?這樣做就可以讓他們遺臭萬年了!」聽到真的玩笑,眾人都笑了起來。

「話說回來,」進新連忙改變話題:「菲特,你在時空管理局,有沒有因為你的哥哥而被別人投以奇怪的目光?」

「有。」

「唉,如果不是因為你之前給時空管理局定罪要在局中服役,我才不會讓你進那個不所知謂的機構!」

「我倒沒有甚麼事,爸爸就不用擔心了。」

「女兒,倒不如你轉過來紀亞嵐和其他民主國家所組成的銀河聯合吧!除了軍事氣息並不濃厚,而且到時我們就不用分隔兩地了。」

「好吧,」菲特面有難色說:「讓我考慮一下吧。」

「你的頑固雖然不是我教你,」進新嘆氣地說:「但是和我一樣,都是遺傳的,改不了,改不了!不過,你在局中受欺負一定要告訴我,讓爸爸為你出頭!」菲特笑而不答。潮從旁插嘴:「新,這叫做虎父無犬女!」進新有點不好意思地說:「潮,這樣的缺點能改則改,你能夠接受這樣頑固的我,我太感激了!」說罷便緊緊地攬著潮。眾人看到這樣的場面,都說他們夫妻恩愛。

之後,眾人各自訴說自己的近況,疾風因為不滿意局方的高層而計劃設立一個特別部隊、菲特和奈葉則計劃加入這個部隊。胡進新和天宮潮現已在半退休狀況,打算在休假後再攻讀另一個學士學位。飛鳥真則正在規劃如何通過《性傾向歧視法案》。眾人談話就這樣過了一小時,門鈴又響了。真就去了開門。

 

胡啟敢

胡啟敢

和史學大師司馬遷一樣,因為心中有鬱結,所以才動筆寫作。以前迷信經濟學,現在已是一個民主社會主義者。我的生活有點不平凡,所以思想亦別樹一格。與其藉此三言兩語了解我,不如慢慢看我的網誌的文章,窺探我的內心世界吧。現在徵求女朋友中。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