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葉Striker S重編版(1.4)

第一話 第四章 -艾莉西亞的婚禮-

過了數日,終於來到了艾莉西亞.泰斯塔羅莎.胡和東宮閑雅的婚禮。雖然在未開化的星球,總統的妹妹結婚會惹來大批記者的圍觀,但是紀亞嵐的辦報風氣比起未開化的星球都要來得純樸務實,所以不會大肆報道花邊新聞。然而,今次的婚姻仍然引來了一班記者前來報導,因為此次主持婚禮的是一個同志牧師—而同性戀,一向是基督教原教旨主義者所憎恨的。這一個主意是據聞是飛鳥真所安排的,因為他想以身作則表明自己不排斥同性戀,以便為《性傾向歧視法案》舖路。

作為艾莉西亞的家人胡進新、天宮潮、飛鳥真、菲特,當然坐在禮堂的最前端,不過,他們也邀請奈葉、疾風、維塔坐在前端。但是,婚禮遲遲還未開始,而禮堂最前端的座位還空著兩個位。過了一會兒,有一對男女奔跑進入禮堂。

「啊…哈…呀,終於趕到了。」一個身高略為矮少的男性喘氣地說,而女的則不停喘氣,沒有出聲。

「龍馬大哥、櫻乃,你們終於趕到了,我還以為我們要被迫放棄你們,舉行婚禮呢!」進新站起來迎接他們。

被稱為龍馬的男性豎起大姆指,微笑地說:「我是艾莉西亞的伯父,總不可以缺席她的婚禮!」

「越前伯父、姨姨,你們好。」菲特向龍馬和櫻乃打招呼,來人的正是越前龍馬,是胡進新的結拜兄弟,而櫻乃則是他的妻子,他們在菲特等人年幼時,就已經和胡進新一家有良好關係。

「你…們…好!」櫻乃勉強擠出數隻字。

「菲特,很久不見了。現在你已經是亭亭玉立的『人妻』了。」龍馬打趣道。

「呀,哦?」菲特聽到奇怪的形容詞,顯得有點不知所措。

「不要用奇怪的語言來形容我的女兒!」潮不滿地說。

「我只不過是將進新的想法說出來吧。你看,我們兩兄弟多有默契!」龍馬惡搞地說。

潮看見自己的老公的表情,只好嘆了一口氣,說:「不管你們了!」

「進新,艾莉西亞和閑雅在哪兒?」櫻乃問。

「等指示就會進場。」進新答。

「那麼,請你快點叫他們進場吧!」

過了一會兒,新娘艾莉西亞和新郎閑雅終於進場。他們穿著純白色的衣服,活像一對天使。他們走到牧師的前面,開始做結婚的見證。

「東宮閑雅,你願意娶艾莉西亞.泰斯塔羅莎.胡為妻子嗎?即使面對多大的困難,無論是生死病死,都願意愛著她嗎?」牧師問。

「我願意。」閑雅堅定地回答。

「艾莉西亞.泰斯塔羅莎.胡,你願意嫁給東宮閑雅,讓你成為你的丈夫嗎?即使面對多大的困難,無論他患上心臟病、白血病、鼻咽癌、胃癌、肺癌、腦癌、膀胱癌、前列腺癌……」牧師忽然唸唸有詞,唸出一大堆男性會患上的疾病,而且過了五分鐘,也沒有停止的跡象。禮堂上的嘉賓都顯得啼笑皆非;見到牧師這樣胡搞,飛鳥真決定咳了一聲,威嚴地說:「牧師先生,差不多該請你停止胡鬧了,好嗎?」牧師見狀,慌忙停止繼續宣讀各種疾病,說:「……都願意愛他嗎?」

「我願意。」艾莉西亞堅定地說,之後和閑雅相視而笑。

「好,我上帝的見證下,我宣佈你們成為夫婦。希望你們能夠一起走完人生的道路。現在交換戒指。」兩人拿出戒指互相交換,之後給對方深情的一吻。現在的嘉賓都站起來拍掌,向新婚夫婦致敬。

晚上,兩家人都舉行了盛大的儀式,慶祝艾莉西亞和閑雅的新婚之喜。

「進新、龍馬,請你們放心把你們的女兒交給我,我一定會讓她幸福。」閑雅逐一向艾莉西亞的家屬倒茶敬禮。

「我相信你。」進新簡短地說。

「閑雅,你知道我的的武功如何,」龍馬裝嚴肅地說:「如果你膽敢辜負艾莉西亞,我一定會將你打個半死!」

「哈哈哈……」閑雅笑說:「我保證,你的功夫絕無用武之地。」

在他們正在開玩笑的時候,飛鳥真和菲特小聲地說話。

真:「菲特,聽說你要讓艾利奧和凱珞加入疾風那個特殊部隊?」

菲特:「是啊,我想親自訓練他們魔法。」

真:「我不反對你讓他們學習魔法。但我亦是他們的監護人之一,我擔心他們加入這樣危險的部隊。要學習魔法,也可以進學校。」

菲特堅持地說:「但是艾利奧和凱珞是怎樣想的?而且,我有信心我和奈葉可以教好他們,雖然我現在不能透露那部隊是做甚麼,不過沒有甚麼危險的。」

真:「唉,上一次和他們見面的時候,他們都興致勃勃的樣子,而你又這樣固執,看來我這個掛名監護人也擋不往了。」

「不要這樣說吧,」菲特笑言:「我聽艾利奧說,是你經常開解他,他才不會因為自己的出身而自卑,不過,他說自己不太喜歡像你和九澄那麼思考哲學問題。雖然如此,他還是很感謝你,你絕對不是掛名監護人!」

「我是有強迫艾利奧和大賀接觸,接觸哲學問題,」真有點一本正經地說:「不過,艾利奧有痛苦的過去,如果他不能用豁達的態度看待世界,他會誤入歧途。所以,讓他多思考人生問題,是必要的。」

「嗯。」菲特以認同的語氣回答:「不過,我有米德曾經聽過關於你不好的謠言……」

真:「菲特,你想問我在政府的工作?可是,我要保密,作為個人可以回答你的事項,一件也沒有。」

「也不是問,」菲特說:「只是,我聽說你想吞併時空管理局……」

真面有難色,不過沒有讓菲特看見。他想了一想,就回答:「對於這件事,我既不承認也不否認。不過,菲特,請相信我,即使做到總統這個位,我仍然沒有被權力腐化。我仍然是那個有點頑固、死板、幽默,願意為民主自由公義奮鬥的飛鳥真.胡。」

「我和哥哥相處這樣久,我相信你。不過,為甚麼你要艾利奧和凱珞叫你做爸爸呢?」菲特疑惑地說。

「你猜猜。」真有點臉紅地笑說,沉默起來。

「!」菲特好像明白真的暗示,有點害羞起來:「這……讓我來想一想好嗎?」

「即使等到世界末日,我也等你。」真微笑地說。

「高町奈葉,你近來好嗎?」一個高大的男性叫往奈葉。

「原來是手塚教授,很久不見了。」奈葉向這個男性敬禮。奈葉所說的手塚教授就是手塚國光,是現在吳火有大學的歷史系系主任,是胡進新的學術對手,不過兩人曾經合作過作育不少英才,而且交情不錯。

國光:「尤諾最近如何?為甚麼不來?」國光所說的就是尤諾.斯克萊亞,是國光在大學時所教導的得意弟子。

「尤諾現在擔任無限書庫的館長,生活也很不錯;不過,因為最近無限書庫有些突發事情要處理,所以就來不了。」

「原來如此。那麼,高町同學,你和尤諾的關係如何?」

「我們是很好的朋友。」

國光聽罷,就嘆了一口氣,說:「我有點關於尤諾的事想和你說,你可否跟我到靜一點的地方?」

「?」奈葉不明就裡,不過有點好奇心的她就跟著國光走到一邊。

「疾風,你最近好嗎?」一名男性從後面叫著疾風。只見他有一把清爽的黑色頭髮,看不出那裡有分界,而且看起來十分年輕。

疾風高興地說:「原來是大賀,很久不見了!」

「嗯,很久不見了。我……」正當大賀還未說完話時,維塔在背後大叫:「九澄大賀,受死吧!」語罷,維塔變出了鋼鐵伯爵,往大賀的頭揮去,但是大賀卻迅速地避開。

「給我乖乖地站著,接受懲罰!」維塔憤怒地說,把鋼鐵伯爵往大賀的腳揮去。

「我沒有做錯甚麼!」大賀跳起來迴避維塔的攻擊。

「不要這樣,維塔!」疾風勸阻。

「對不起了,疾風,今天就算讓你不快,我也要打死這個臭小子!」維塔又向大賀的頭部發動攻擊。大賀見無法迴避攻擊,就小聲地說:「M0。」奇怪的事就發生了,維塔的鋼鐵伯爵(像一支長杖,杖端有一個鐵鎚,是魔導器之一。)迅速縮小,變成了一個小飾物,回到維塔的手上。

這使得維塔十分驚訝,因為大賀看起來沒有任何導力,但是竟然能夠將維塔的武器縮小,良久,她說:「你、你、你…施了甚麼妖法?」

「我甚麼也沒有做呀。」大賀回答。

「說謊!你肯定做了甚麼!否則我的鋼鐵伯爵肯定不會這樣變回原形!」

「我真的甚麼也沒有做啊……可能,你潛意識想放過我吧。」

「我潛意識想放過你?不、不可能!」維塔慌亂地說:「你、你這隻惡魔,之前你離間我和疾風的感情,虧你現在還有面和疾風談話!」

「原來你還記著那件事,」大賀恍然大悟地說:「要我多少次你才明白,你誤會了我的意思!我只是勸你自己尋求人生目標,不要為另一個人而活,這樣是很無意義的!」

「可惡,到了現在你還這樣說!」正當維塔還想變出鋼鐵伯爵,好好地教訓大賀一番,她突然給人抱起。

「可惡,是誰抱起我?……是、是、是你!?」維塔的語氣由憤怒轉為驚慌,原來抱起她的人是天宮潮。

「哎呀,維塔小朋友,你在別人的婚禮晚宴搗亂,有沒有想過主人家的感受?」潮優雅的笑著,不過在維塔的角度來看,那倒像惡魔的笑容。

「你……你、少管……」維塔的語氣顯得有點逞強。

潮看了大賀和疾風一眼,便說:「那樣不行,我要好、好、地、教、育、你……」之後再微笑,說:「你跟我玩一玩吧?」

「謝了,師母。」大賀向潮致謝。

「你們好好地談話吧!」潮不管維塔的抗議,就這樣把維塔抱走了。

胡啟敢

胡啟敢

和史學大師司馬遷一樣,因為心中有鬱結,所以才動筆寫作。以前迷信經濟學,現在已是一個民主社會主義者。我的生活有點不平凡,所以思想亦別樹一格。與其藉此三言兩語了解我,不如慢慢看我的網誌的文章,窺探我的內心世界吧。現在徵求女朋友中。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