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妖陳一諤

想不到批評完港大高材生之後,又有文妖出現。只想簡單回應幾點:

陳一諤說因為政府出了戒嚴令,所以學生繼續示威就該殺。要問以下問題:戒嚴令是否必須?戒嚴令是否合法?是否凌駕共和國憲法?即使戒嚴,是否代表必須屠殺市民和學生?如果愛國就代表必須服從政府的命令,那麼孫中山是最不愛國的,因為他和北京學生一樣都是與政府意見相反,甚至要搞革命推翻之;義和團則是最愛國的,因為他們服從政府命令,雖然令到中國被列強瓜分得更厲害。

內地學生多番質疑六四屠殺的可信性,那麼請以同一原則質疑南京大屠殺是否可信。再想問的是,如果中共沒有屠殺過學生,為甚麼中共要多番封殺人民談論六四?不是心虛還是甚麼?如果內地學生說沒有屠殺就沒有經濟繁榮,那樣他們就沒有資格說南京大屠殺是可恥的。因為沒有日本侵華,就沒有共產黨上台;沒有共產黨上台(毛澤東親口說多謝日本侵華令中共上台),就沒有改革開放令到中國繁榮,如此說來,日本人的南京大屠殺殺得好,殺得妙,殺出中國的經濟繁榮!

內地學生說香港學生被殖民主義洗腦,那樣請他們滾回大陸讀書,不要再在香港讀書,受到香港的殖民主義荼毒。想問的是,為甚麼只有香港人才敢到釣魚台宣言主權,大陸的十三億人民卻不敢呢?是不是代表大陸的十三億人民不愛國呢?

後補:陳文妖在民間電台出了醜,稱「香港人反共」、「民主黨和支聯會反中亂港」、「民主紅衛兵嚴重」。用詞暴露其奴性之深,令人慨歎中國人的未來。不過,陳文妖這樣「咪後吐真言」,將自己苦心的理性完全毀於一旦,變成了岳不群第二,又何苦呢?不過,陳文妖既然有土共撐場,定必錢途無限!不過,除非中共能夠統一全球,否則敗亡的必定是民賤聯等共狗!

後補二:陳文妖說支持平反六四,但是同時批評香港民主派批評共產黨是錯的,根本是自相矛盾!當時八九民運爭取的是民主改革,結束一言堂,即代表共產黨也應受到人民監督和批評。現在陳文妖卻不准別人批評共產黨,根本是違反學運精神,那陳文妖又有甚麼資格說平反六四?

 

胡啟敢

胡啟敢

和史學大師司馬遷一樣,因為心中有鬱結,所以才動筆寫作。以前迷信經濟學,現在已是一個民主社會主義者。我的生活有點不平凡,所以思想亦別樹一格。與其藉此三言兩語了解我,不如慢慢看我的網誌的文章,窺探我的內心世界吧。現在徵求女朋友中。

3 Comments

  1. 樓上呢位朋友知唔知”殖民”係一個應該要羞恥的字眼? 你好似好為自己受過殖民教育而驕傲喎

    殖民教育, 唔等於教你民主自由架

  2. 陳一諤強姦歷史真相!!中共走狗!!
    我地受過殖民教育, 知道咩嘢叫做民主咩嘢叫做自由, 民生唔係監躉!!係絕對有權表達任何不滿同訴求, 又唔係要奪權, 如果行得正企得正, 中共根本不用以血腥去淹沒”大魚大火”的民運, 擺明心虛身有屎.
    陳一諤咁鍾意中共, 叫佢返大陸做官啦!!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