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貨愛國與思想實驗

HKSAN這個論壇一向是一些表面中立實質親共的人聚集的地方。他們用名為理性實為狡辯的言論作包裝,為中共開脫。最近六四二十周年,這些人有點按捺不住,用各種方法淡化六四屠殺的罪行。其中一個偽中立派叫做徐元直(改這個名的憤青,真是嚴重羞辱了徐庶先生),用一大埋看似理性的文字來包裝,實質是宣傳中共六四無罪論。

徐元直的論點如下:1)如果聽任民運派的要求,中國就會大亂。2)中國不能大亂,所以需要鎮壓。3)人命是不重要的,相比起中國二十年來的發展,以及蘇聯解體和東歐民主的狀況,可見鎮壓是正確的。4)為了國家好,人命可以不管。

其實裡面有很多武斷成份可以駁斥。

1.)有甚麼證據證明民運會讓中國混亂?當時學生領袖已經說明在6月20日撤離廣場(詳參徐中約《中國近代史》),中共只要做一些政治show,就可以化解危機,民眾的不滿也不會累積。

2.)這個論點是不當預設,預設了鎮壓是必須的。即使要驅趕學生,為甚麼要用大殺害力武器?在四五事件的時候,當時中國更亂,資源更匱乏,但是四人幫也只是用低武力來驅趕在廣場上紀念周恩來的民眾,無人死亡;改革開放了十多年的中國,資源肯定比以前多,反而就要用大殺害力武器?是不是一個諷刺?

3.)犯了倒果為因,強定成空的錯謬。東歐和蘇聯的經濟不振是因為他們幾十年來行官僚共產主義和貪污腐敗。但徐元直卻一口咬定是因為它們推行「急進民主」的問題,並將此當成唯一因素,立論十分偏頗和陰險。

4.)死的又不是徐元直,牠當然可以說風涼話。如果某一天,國家要徐元直死,徐元直肯不肯死?人命是高於國家的!

徐元直的Lv太低,其實是吸引不了我反駁他的歪理。但有一位網友做了一個思想實驗(那些hksan的憤青如果不明白,請用搜索器,不要煩我),倒令筆者很感興趣。

該網友是針對徐元直的第四點歪理—為了國家好,人命可以不管。他就不停貼文(因為不停被刪),設定了一個場合:如果上帝肯用能力用中國繁榮,但是要讓徐元直自殺作為交換條件,徐元直願不願意自殺呢?

這個論證很陰險。如果徐元直答否,即是否定他在之前提出「為了國家好,人命可以不管」的立論(徐元直都是一條人命),那便是自相矛盾,兼自我出醜

故此,徐元直也很聰明,沒有回答這條問題,反而不停刪掉此文(或其他人代勞)。之後一些潑婦憤青對貼文的網友作出枝節的攻擊。之後那版主諸葛義就以貼文的網友人身攻擊為借口就封了此貼。不過,該網友只是要求徐元直屢行自己的邏輯立論,沒有用過粗口,又何來人身攻擊?相反那名潑婦(名字已忘)不停攻擊該網友是豬頭,諸葛義卻沒有處理

這除了顯示諸葛義的偽善和雙重標準,亦暴露出hksan的偽中立。你們還要上hksan嗎?

胡啟敢

胡啟敢

和史學大師司馬遷一樣,因為心中有鬱結,所以才動筆寫作。以前迷信經濟學,現在已是一個民主社會主義者。我的生活有點不平凡,所以思想亦別樹一格。與其藉此三言兩語了解我,不如慢慢看我的網誌的文章,窺探我的內心世界吧。現在徵求女朋友中。

6 Comments

  1. 想不到竟有人談論hksan這偽中立又人流極小的論壇;那我這個被打壓得最慘的異見份子也可在此做一個活生生證人

    我只不過是提出小小對中共不利的言論;就遭人不停滋擾針對打壓;其中博主提到果條潑婦西行寺幽々子更不斷對我人身攻擊;但竟受到hksan有勢力人士包庇。我終於按奈不往講出他們只懂在hksan惡出到去只不過是死狗的事實;他們亦沒有人敢面對正面回應我只懂耍潑和繼續惡毒攻擊我!

  2. 四五天安門運動

    跟五四運動不同,四五運動是中共治下的鎮壓事例,而且事件背景跟六四頗為相似。
    (四五是群眾到天安門紀念周恩來去世,並變成針對四人幫﹔六四則是群眾到天安門紀念胡耀邦去世,並提出反腐敗官倒的要求)

    內地的一篇文章指四五鎮壓「沒死一個人」,聽起來很像六四後袁木的妄語。不過我們也要考慮到這個結論是四人幫被推翻後的結果,後來的掌權者(如鄧小平)大可以把所有死亡責任都推到四人幫身上(反正鎮壓是他們搞的),所以「沒死一個人」就算不是真的,死亡人數都應該很少,少到就算不提也沒人有異議。

    那麼這個可能「沒死一個人」的鎮壓是如何帶成的呢﹖新華社的一篇文章說是「帶著木棍,包圍天安門廣場,對留在廣場的群眾進行血腥鎮壓」。大紀元有篇很生動的描述(他們對中共的問題只會誇大不會諱言),說民兵見人就打,廣場四處留下很多血跡云云。

    (簡而言之,邪惡如四人幫也沒有動用正規軍備,只找人用棍子打人和趕人。現場當然留下很多血,但死的人比六四動用坦克車機關槍自然少得多。)

  3. 「遙想當年,外有巴黎和約喪權辱國,內有政府圖納二十一條獻媚日本,怒不可遏的學生在天安門前集會之餘,更結隊毆打章宗祥、火燒趙家樓,結果被北洋政府血腥鎮壓。當年北洋政府為免中國再予列強口實,忍辱負重,局勢比八九惡劣百倍,敢問在會長眼裡,北洋政府之鎮壓是否一如六四般合情合理?趙家樓被焚後,軍隊方才以武平亂,只限普通德製長鎗,不曾見有什麼卡車坦克,手法比中共當年又是否更為克制? 既然中共當年不過小錯,那麼現在還痛斥北洋政府惡行昭彰,就必定是吹毛求庇、在雞蛋裡挑骨頭。」

    (簡而言之﹕跟八九民運相比,五四運動的學生更暴力、中國內外形勢更嚴峻—當年日本正在侵略,但北洋政府所使用的武力,尚且比中共為輕。)

  4. 好, 你們要上我們論壇搗亂是不是? 那我也上來搗亂, 如何? 我肏你祖宗十八代!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o)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