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歷程—六四真相揭秘

這一本書,相信不用太多介紹,大家都知道是甚麼來的。無錯,就是趙紫陽在軟禁後秘密製成的回憶錄,記錄了六四事件的前後,80年代中共開明派的倒台等等歷史,都收錄在本書中。感謝本書的輯錄者杜導正的努力,才能讓這珍貴的第一手史料保存下來。相信本書能夠駁斥眾多歪理。柏堅現在大約只看了第一章—1989年”六四”事件,已經有不少隱密事被揭露出來。

第一,是李鵬和姚依林的罪行,根據趙紫陽的記述,六四屠殺很大程度是此兩名人渣的促成。

第二,戒嚴是鄧小平拍板的,但是非法的。

第三,5月17日以後,趙紫陽已經失勢,加上他早期往朝鮮訪問,根本沒有所謂的趙鄧鬥爭的事件發生。

以下是內容摘要:

趙紫陽對學潮的應付方法

我這些意見(按:讓學生復課、和學生對話、反對流血衝突、懲罰違法學生)李鵬和各位常委都接受了,並形成了文字……都以文件形式通知了各地和部門……事後聽說,李鵬把這三條意見報告了鄧,鄧也同意。(P.25—26)

對4.26社論前後

4月24日的常委會把學潮定性為「有組織、有計劃、有預謀的反黨反社會主義的政治鬥爭」,並形成了會議紀要。李鵬、李錫銘、陳希同是始作俑者。(P.28)

鄧這個人一向主張采取強硬方針,認為學潮影響穩定。(P.29)

4.26社論不僅激怒了學生,機鬥、團體,民主黨派也普遍抵觸……他們認為學生關心國家大事,關心改革命運,提出社會熱點問題,是可貴的愛國行為。政府……站到學生的對立面,給他們扣上「反黨反社會主義」的帽子……政府這樣做,社會上更加同情支持學生。(P.31)

李鵬、姚依林冥頑不靈

李鵬曾向閻明復說過,如果趙回來不支持4.26社論,他只有下台。李鵬和姚依林商定一定要我回國後表態支持。(P.35)

鄧小平避見趙紫陽?

但是,問題的關鍵在鄧身上。當時我想,只要他能夠稍微鬆一下口……我就可以把局勢轉變過來……如果鄧不改口,那我也沒辨法讓李鵬,姚依林這兩個死硬派分子改變態度。而他們不改變態度,常委就難以貫徹疏導,對話的方針。我也深深知道,鄧歷來在這樣問題上的態度比較強硬……我當時……(要)取得他(鄧小平)的認可。我便打電話給王瑞林約鄧談話,王說鄧最近身體不好……所以現在甚麼事都不要報給他。(P.37)

李鵬、姚依林冥頑不靈,挑釁學生

一方面是我和列席常委會的幾位同志(楊尚昆、萬里、薄一波),採取這一方針積極轉彎子(改變四二六社論的定論),而李鵬等人卻極力阻撓、拖延,甚至破壞。所以《五四講話》中對話、疏導的方針都無法貫徹。(P.39)

何東昌在國務院召開的幾個大學黨委書記會議上散佈說,趙的講話只代表個人意見,不能代表中央。這個消息很快傳到學生中。對於和學生對話,他們更是多方抵制和拖延……學生感到政府說要同他們對話,完全沒有誠意……至於對廉政問題,透明度問題,他們的態度更是消極,連召開人大常委會把這些問題列入議程也遭到李鵬反對。(P.42)

5月16日夜,在會見戈爾巴喬夫後,肩召開常委會議,討論發表以五位常委的名義勸說學生停止絕食的公開講話。講話稿中有「學生的這種愛國熱情是可貴的,黨中央和國務院是肯定的」這句話,遭到李鵬反對。他說:「說可貴就可以了,還要甚麼肯定?」……我當時對李鵬這個說法很反感,所以我就說,既然說他們的愛國熱情是可貴的,為甚麼不肯定……多數常委都主張保留這句話,結果算勉強通過。(P.46)

鄧小平視草菅人命,拍板戒嚴

我沒有辦法了,只有約見鄧陳述我對修改社論的意見……鄧決定到他家開常委會,我就感到事情有些不好。我在會上先講了我的意見。大意是:現在學潮在發展,形勢在惡化,十分嚴重。學生、教師、記者、科研人員、機關幹部都有不少人上了街,今天估計友三四十萬人,工人農民有不少人同情,所以如此,除了腐敗、透明度等熱點問題之外,主要是各界責備黨和政府對學生絕食為何麻木不仁,見死不救。而同學生對話主要卡在4.26社論定性上。4.26社論引起這麼多人誤解,一直對立,總有說不清楚或不正確之處。現在唯一能夠立即見效的,就是必須對社論定性鬆一下口。這是關鍵,可以贏得社會同情……如果絕食拖下去,死了人,勢必火上加油……在我陳述我意見的過程中,鄧的表情很不耐煩,不以為然。(P.47)

最後鄧拍板說:事態的發展更加證明4.26社論定性的正確。學潮所以一直不能平息,問題出在黨內,出在趙的《五四講話》。現在不能退了,否則不可收拾。決定調軍隊進京,實行戒嚴。並且指定由李鵬、楊尚昆、喬石組成三人小組,負責實施。(P.48)

趙紫陽決定辭職

我當時心情很不平靜,我在思考:無論如何不能讓自己成為一個動用軍隊鎮壓學生的黨的總書記。回家後,我憤然讓鮑彤起草一封向常委辭去總書記職務的信……尚昆就知道了(趙紫陽辭職),便打電話再三勸我收回成命。尚昆說,這個消息一傳出後將使形勢更加激化……我接受他的勸告……(P.48-49)

鄧小平拍板戒嚴不合法

在這裡我想說一下,鄧召開的這次決定戒嚴,對學生鎮壓的會上,外電傳說常委開會是三票對兩票,其實根本沒有甚麼三票二票的問題。參加會議就那麼幾個人,作為常委來講,那天到的常委是二比二,一個中立……如果加上鄧、楊,他們不是常委,如果按到會的人算,他們當然算是多數。實在說,沒有甚麼正式常委投票。(P.49)

我拒絕出席五月19日宣佈戒嚴的大會。這個行動大大地激怒了鄧和其他一些老人。20日鄧在他家裡召集陳雲、李先念、王震、彭真、楊尚昆、李鵬、喬石、姚依林等人開了一個會。當然沒通知我參加、也沒有通知胡啟立,他也沒能參加……這不能算是政治局常委會議,因為政治局常委中有五人,只到了三人。胡啟立未被撤職,我在開會前也未被撤職,還是常委。常委中有兩人不通知就做出這樣的決定。我認為這件事恐怕不能說是合法的。(P.55)

所以,陳一諤、李文祺、溫駿瑋、劉夢熊、呂智偉、詹培忠,你們這班仆街,史料俱在,麻煩你們閉上尊口,不要再污衊六四的死難者了!

胡啟敢

胡啟敢

和史學大師司馬遷一樣,因為心中有鬱結,所以才動筆寫作。以前迷信經濟學,現在已是一個民主社會主義者。我的生活有點不平凡,所以思想亦別樹一格。與其藉此三言兩語了解我,不如慢慢看我的網誌的文章,窺探我的內心世界吧。現在徵求女朋友中。

3 Comments

  1. 中共再次掀起960万平方公里土地上的封杀网络活动,动用13万网络警察,戕害所有国人的个人空间和博客,老子有话要说,但大陆黑暗,无处诉说。面对中共如此无耻下流的暴政,我还能说什么啊

  2. 由鄧小平拍板, 這基本上在之前的估計之中,
    除了他, 沒人能拍板。

    改革派很明顯斗不過保守派,
    改革派沒有思考斗不過他們要如何善後,
    保存實力。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