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前夕,仆街再臨

六四廿十周年,膠人一個接一個,爭相向馬力同志看齊,頻頻發表六四膠論。其實我不明白胡錦濤在打甚麼如意算盤。「六四時中共屠殺學生市民」對於港人來說,尤如猶太人看待「希特拉滅猶」,中國人看待「南京大屠殺」一樣,是無可退讓的事實。多一個奴才發表謬論,多一個市民到維園悼念。實際上很多網友已經被激怒了,他們都表明以不同的方式去悼念六四死難者。胡錦濤不是想大事化小嗎?為甚麼會縱容土共大發膠音?

這些膠音集團有幾類人,由狗奴才,狼和少不更事後生仔組成。他們發膠音時不但沾沾自喜,而且還以為自己的言論攻無不克、戰無不勝,勇於思想上強姦別人。雖然有哲人曾言:「生氣,拿別人的過錯來懲罰自己。」但看到這些仆街的嘴臉,實在讓自己的腦細胞死去一大半。

此三種動物中,最仆街的是狼。柏楊先生曾經說過狗性的忠和狼性的忠。狗性的忠就像古代的讀書人般,只忠於一姓、一朝、一政府,是一種愚忠;但狼性的忠更下等,誰有權牠們就效忠誰,只要主人失勢,牠們就可以隨時背叛主人。大家現在可以猜度我想說誰-我說的是詹培忠。仆街詹有點不同,他不用靠中共,但是他卻知道擁護中共的好處,所以就跪在中共的腳下,舔中共的腳。仆街詹惡人先告狀,說自己「看不見」軍隊殺人-這真是好笑,唔該詹生做一下調查才說話,六四屠殺的人證物證俱在,豈容你仆街詹歪曲事實?

民賤聯的葉國謙更加可恥,在表決的時候竟然用姆指向下指,嚴重侮辱六四的死難者。這種賤人,小心被耶和華打落地獄,與馬力同樣被地獄的硫磺火燃燒。

有些人(實為奴才)心知六四屠城是鐵證如山,但是為了對共產黨鞠躬盡瘁,於是就連真理也不管,散佈歪理,實在是無恥加三級。先有陳一諤「走佬領袖論」,再有劉夢熊的「未有共識論」(不如你先尋求日本右翼的共識,才將南京大屠殺編入課程中吧!)、後有弱智偉的「捐錢變質論」(原本香港人愛國是一種罪來的!),他們的目的就像外國的新納粹主義者和日本右翼一樣,意圖混淆視聽,矇騙無知市民,為日後他們否認猶太大屠殺和南京大屠殺鋪路。

不過最令柏堅痛心的是,現在一眾無知後生仔為共產黨吶喊助威,厚中共薄人民。例如仆街的天處好人(現稱隱士)和秦月(林毅忠),對中共十分愚忠,但是漠視中共的惡行,並且為中共說盡好話。

林毅忠

另外還有李文祺和溫駿瑋,亦屬無恥之輩,他們憑自己的道聽塗說就在大放厥詞,事後還理直氣壯地學校冇教,所以自己對六四事件認知不多。那一天講座,我見證到兩位畜牲的謬論,絕非是陳一諤所言是被蘋果日報歪曲。李溫兩人說真相無人知,是因為他們一開始就對六四死難者有偏見,所以才說出如此歪理(乜解放軍會無端端在天安門廣場做射擊練習?),丁子霖教授搜集了一些六四死難者的資料,有名有性的都有百多人,為甚麼你們選擇性失明?

李文祺和溫駿瑋

這些文妖,兩個字可以形容之:仆街!

 

胡啟敢

胡啟敢

和史學大師司馬遷一樣,因為心中有鬱結,所以才動筆寫作。以前迷信經濟學,現在已是一個民主社會主義者。我的生活有點不平凡,所以思想亦別樹一格。與其藉此三言兩語了解我,不如慢慢看我的網誌的文章,窺探我的內心世界吧。現在徵求女朋友中。

6 Comments

  1. RE:林毅忠

    原來六四問題只是需要斟酌,而不是要譴責,你果然是共產黨的狗,事事為主子著想。
    民建聯阻撓香港民主,是路人皆知的事,泛民所有要求香港普選,支持平反六四的議案,全部都被民建聯否決,除非你不看報紙,或者你別有用心(為主子護短),否則民建聯支持民主這樣的無恥說話,有良知的人也不會說得出。
    你試一試勸服國內經歷過南京大屠殺的人原諒日本右翼,看看他們有甚麼反應?你真是狗屍不通,我呸。

  2. 「擁護一黨專政,反對中國民主,阻撓香港民主」?何以見得?民建聯是共產黨的狗?又何以見得?民建聯從來都是以推行民主作宗旨的,「民主建港協進聯盟」亦非浪得虛名。阻撓香港民主?你想像力也太豐富了吧。

    還有,你始終要說一些侮辱人的說話,我不會對此憤怒,但你要反省一下,你是為了什麼罵人?要作理性的政治討論,罵別人是奴才、是狗恰當嗎?況且尊重人根本就是禮貌,無論你是否認同一個人的看法,你認為那個人是多麼無恥也好。不要說因為他無恥而不用尊重,是人就是同類,就需要尊重,不論是秦檜也好,是希特拉也好。

  3. 我們對政治的看法是比較西式的, 意思就是, 對政治的要求很高, “誠實, 能幹, 善政” 是政治家最起碼的要求.

    但絶大部份的政治家也做不到以上幾點, 因此, 西方政治哲學就是以 “兩個爛蘋果, 選一個比較不爛的” 為原則.

    任何護身短也是要不得, 不能接受的 — 你可以讚他做得好, 但不能夠因此就說他做得不好的地方算了吧, 然後強迫反對者噤聲.

    至於如六四這類, 關乎道德底線的事, 就更加不能容忍. 加拿大警民衝突中死了一個原住民, 政府要召開公開聆訊, 全面調查事件, 最後作出道歉讓步; 中國六四死一大堆人, 結果是查也不給你查, 自己說自己沒做錯.

    自己忘記道德底線, 還要求別人陪自己一起忘記, 否則就是不愛國. 我覺得把這些人罵重一點也不過份, 因為他們在現實生活中, 在執政黨手上得到的著數實在太多了.

  4. Re:林毅忠
    民建聯、劉迺強都批評中國,但是他們都擁護一黨專政,反對中國民主,阻撓香港民主,可見批評中國並不代表為中國著想。而且,你是民建聯成員,你已經將靈魂賣給了魔鬼撒旦,我為甚麼要跟你客氣?
    你所謂的批評,只是「小罵大幫助」,稍為批評中共,用以轉移人民追求結束這腐敗政權的決心,你的作用和清末的「保皇黨」如出一轍,為腐敗的清室說盡好話,阻撓孫中山先生的革命事業。
    你可不可恥?還有,叫一個奴才做奴才,並沒有犯上人身攻擊的錯誤。當你成為民建聯的成員的時候,注定你是共產黨的狗!

  5. 你好,有緣千里能相會,想不到又在網海的另一角落中見到你。我對你的指控實在有點疑惑,我是有讚過中共做得好的地方,但我可沒有說過自己對於中共做得壞的地方坐視不理呀,更不用說什麼漠視了。有好要讚好,有壞有罵壞,凡事要公平,我對於中共好的地方多作稱壞,對於壞的地方亦會批評,如國內人權人士、六四事件,中共於這些事的處理手法是值得斟酌的。

    至於你那些牽涉人身攻撃的句子,我認為你還是最好收回,雖然香港有言論自由,但不等於能容你隨便侮辱別人,或粗言穢語,或冤枉他人,或比為禽獸,這些是極不可取的。

  6. 後生一輩的無知, 是前輩的錯.

    馬力, 葉國謙等, 乃可恥, 無可救藥, 人渣.

    李文祺, 溫駿瑋等, 乃無知, 起碼他們肯認自己無知, 希望不會救得太遲.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