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德哥爾摩症候群?

據新聞記載,昨天汶川大地震一周年時,一群在成都四川民眾聚集一起,他們不僅沒有悲傷之情,反而像吃了搖頭丸的青少年一樣,大呼「四川雄起(勃起?)」和「中國加油」。這讓我聯想起文革時候的批鬥場景,一個「犯」跪在地上不停呻吟「我是反革命,我有罪;我是反革命,我有罪……」的時候,周圍的人民反而極力侮辱這個「犯」。我很震驚,是甚麼因素讓人喪失了應有的同情心?

汶川大地震本來是一個悲劇,任何人都應都這個天災人禍抱有悲傷之情。就連共產黨也不敢用這天災來作為其政績,可是卻有一群受過一定程度教育的民眾,選擇在汶川大地震的周年紀念向國家歌功頌德,而且毫無悲傷之情;那個溫總(連公義也不追求,實為雜種)連豆腐渣工程也不提,竟然無人追究。

這讓柏堅想起了斯德哥爾摩症候群的患者—明明是受到綁匪的迫害,到最後反而同情綁匪,甚至認為自己受迫害是「應得」的。

查閱維基百科,有一篇文章談論斯德哥爾摩症候群,分析了人會患上此病的原因:

(1)要人質確實相信生命正受到威脅。

(2)施暴的人會給人質施以小恩小惠。

(3)控制人質的資訊來源和思想。

(4)讓人質感到無路可逃。

中共正正是綁匪。它用暴政來壓迫不服從它的人民(迫害異見人士),之後對人民施予小恩小惠(「人權就是溫飽權」、改革開放)。之後就控制人民的資訊來源來思想(金盾工程,五毛黨),並且讓人民感到無路可逃。結果,人民在生命受到脅迫的環境下,為了保命,就自我洗腦,轉而對共產黨歌功頌德。

不知四川那些高呼「中國加油」的人民,是不是斯德哥爾摩的患者?要中共結束一黨專制,談何容易!

胡啟敢

胡啟敢

和史學大師司馬遷一樣,因為心中有鬱結,所以才動筆寫作。以前迷信經濟學,現在已是一個民主社會主義者。我的生活有點不平凡,所以思想亦別樹一格。與其藉此三言兩語了解我,不如慢慢看我的網誌的文章,窺探我的內心世界吧。現在徵求女朋友中。

2 Comments

  1. 金盾工程是中共的一大發明,主要是過濾一些不利中共統治的網頁或者關鍵字(例如民主、自由、九評共產黨、六四、大紀元等)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