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葉Striker S重編版(1.5)

第一章 第五話 -重逢的朋友-

「疾風。」在維塔被抱走後,大賀叫了疾風一聲。

「大賀。」疾風回應。

「疾風。」

「大賀。」

兩人就這樣互叫名字一會兒。

「真的很奇怪呢,」疾風溫柔地說:「原本以為我們見面會有很多話會說,可是,現在我連一句話也想不出。」

「這……可能代表我們很重視對方吧,」大賀有點不好意思地說:「因為重視對方,所以不隨便說話來敷衍對方。而且,我們之間也用鏡像電話通話了許多次,也很了解對方的狀況了。」

「嗯嗯。」疾風微笑地回應,說罷,疾風突然撫摸大賀的胸部。

大賀:「疾風小姐,我是男的,沒有甚麼好摸。」

疾風:「哈,說不定我摸摸的話,大賀的胸部會隆起呢!」

大賀:「疾風小姐,再這樣做,我會大叫非禮的。」

疾風:「大賀,大叫非禮是女性的特權來的。」

大賀:「唉,這分別是歧視。」

疾風:「哈,連你也沒辦法了。」過了一會,疾風才停止「性騷擾」大賀。

大賀歎氣地說:「想不到維塔對我成見這樣深。」

疾風:「對不起,你沒有受傷嗎?」

大賀:「倒是沒有,但是我擔心維塔。」

疾風:「?」

大賀:「雖然說,人生意義是一種價值觀,很難有高下之分,但是能夠多角度去看待的話,就更容易為自己找到人生意義。但是像維塔這樣單一的只以『守護某物』來當作人生意義,這樣會鑽牛角尖的。」

疾風:「我不太明白。」

大賀:「就好像疾風,我無意冒犯你,但是你之前只以你的守護騎士當作生存的唯一目標,結果當他們消失時,你就……就……暴走了。像某些地球哲學將感情當作是苦,就是這個原因。」

疾風:「或許我明白你想說的,但是,他們是我重要的家人啊!我想,維塔就是因為這樣,才對你有成見吧!」

大賀:「在生離死別的時候,如何調整自己的心情,不見得是一件易事,還是跟著自己的腳步而走吧!」

疾風不說話。一會兒,她開口說:「我們還是說別的話題吧?我最近聽你說,你做了飛鳥真的參謀,工作愉快嗎?」

「是真半強迫我加入,」大賀苦笑道:「雖然一開始有點不習慣,不過現在已經得心應手了。」

「是嗎?」疾風也跟著笑了。

「現在,這分工作已經是我的使命了。話說回來,」大賀問:「聽說你組成的部隊,叫做『機動六課』,以後工作會不會危險和辛苦的?」

「危險,應該是有吧……」疾風說:「畢竟是與太古遺產有關……不過,我會努力的!」

(太古遺產!竟然和這樣危險的東西有關?)大賀嘆了一口氣,擔憂地說:「我只好祝福你不要遇到甚麼危險的事吧!」大賀也不勸阻,因為他知道疾風是個立定決心就會堅定走下去的人。

「謝謝你。」疾風微笑地說。

兩人在這一刻也想不到,日後要面對的事是如何凶險。

(聽到手塚教授的一番話,我該如何自處呢?)奈葉這樣想著想著,不小心地撞了兩名少女。

「可惡,你有沒有帶眼睛的……奈葉……是奈葉呀,我們很久不見了!」那名稍微有大小姐氣息金髮女子高興地說。

「咦,是亞麗莎和鈴香,很久不見了!」奈葉有點沒精打采地說。

鈴香:「奈葉有甚麼心事呀?你看起來有點消沉呢……」

奈葉:「不、不、沒甚麼。」

鈴香:「真的?」

奈葉強打笑容說:「真的沒甚麼,哈哈……」

鈴香看見奈葉逞強的樣子,也不便問甚麼,只好說:「如果有甚麼心事的話,一定要跟我們說。」

奈葉:「一定。你們的近況如何呀?」

現在輪到亞麗莎和鈴香面有難色,亞麗莎吞吞吐吐的說:「現在……我們……在……大學……做……研究……」

奈葉驚訝地說:「你們大學畢業不去繼承家業,反而跑去做研究!?究竟是甚麼研究吸引你們的?」

鈴香慌忙想了一想,說:「是……是歷史系的……,在吳大……」

亞麗莎慌忙轉移話題:「說回來,奈葉最近在時空管理局過得怎樣?」

奈葉:「我最近仍然擔任訓練官,教導新人。不過,最近會轉入一個新部隊,做另外一些任務。」

之後三人就分享了奈葉的近況。

「灰音、高成,你們終於來了!我還以為你們來不及了。」潮見到一男一女來到,十分高興地說。來人的正是東宮高成和東宮灰音,兩人是夫妻,和天宮潮自中學已經是好朋友;而高成亦是閑雅的哥哥,兩人是雙胞胎,所以樣子很像,不過高成的頭髮是黑色,閑雅的頭髮是白金色。

「是閑雅的婚禮,我雖然很忙,但總得要來。」高成說:「恭喜你,閑雅,你終於找到真愛,我就可以放心了。」

進新奸笑地說:「高成,是不是放下心頭大石了?因為已經沒有人跟你搶灰音了。」

潮不滿地喝止:「新!你說話可否分場合的?」

「呀,對不起,我不該這樣說,對不起。」進新不好意思地道歉。

「潮,不要緊,進新雖然有時很毒舌,不過大體上都會為人著想。」閑雅有點體諒地說:「而且,我現在最愛的是艾莉西亞,哥哥的確不用擔心我搶走灰音。」

灰音:「艾莉西亞,閑雅這個人雖然很溫柔,但是有時會鑽牛角尖,這種壞性格就指望你糾正了。」

艾莉西亞:「閑雅這個缺點我也很清楚,我會盡量看緊他了。前輩還是擔心高成前輩吧!」

「哈哈,說得也是。咿,潮你手上抱著的小孩子是不是你新領養的小孩?」灰音見到維塔被潮抱著,問道。

「不是,她是潮的後輩—疾風的……家人吧。」進新見灰音不認識維塔,就如此解說。

「說起來,現在真、菲特、艾莉西亞都長大了,離開了我們,有時我也想領養一個小孩,好好享受一下做父母的樂趣!」潮抱怨地說。

「現在領養一個小孩,也不太可能吧,畢竟現在我們都有教職,學生已經讓我們只餘下半條人命了,再多一個孩子,恐怕我們受不了之餘,也辜負了那小孩。」進新嘆息地說。

「不過,做老師是另一番樂趣,現在,這個想法就先擱置一下吧。」潮忽然高興地說:「不過,今人就讓我享受一下為人父母的樂趣吧,來來,維塔,吃吧!」話後,潮用筷子夾了一件食物給維塔吃。

「不、我不是小朋友,不要這樣對待我!」維塔抗議道。

「你、說、甚、麼?」潮又露出了惡魔式的笑容,維塔嚇了一跳,就乖乖地讓潮餵她吃東西。

(為甚麼我得遇上這些事?早知我就不來了……)維塔心想。

就在菲特的父輩們在談話互相開玩笑的時候,菲特抽空和艾莉西亞談話。

「妹妹,你結婚後打算怎樣過生活?」

「和平常沒有分別。」

「有沒有想過從此過家庭主婦的生活,畢竟閑雅前輩很有錢……」

「沒有,結婚後,我想投考高級檢察官選拔試,不然就浪費了自己在法律上的知識,另外,這個職位的權限可以通行其他國家。」

「高級檢察官…」菲特記得,這個職位的權限比時空管理局的普通執行官高得多,是隸屬於紀亞嵐的監察機關的職務,可以調動警員調查事件,並同時對犯人提出起訴。不過,由於掌管的權限頗大,因此考核亦十分嚴格。「想不到現在妹妹的就快超越我了……不過,你不想結婚生子的嗎?」

「我也想像老爸老媽享受家庭之樂……」艾莉西亞說:「不過,現在我和閑雅都年輕,還想做多點事才生小孩,畢竟,小孩一出世,我們就得對他負責。而且,姐姐也可以跟我考高級檢察官。」

「我沒有法律學士學位……考不上紀亞嵐的高級檢察官。」

「姐姐只要肯努力,一定會成功的!當初,老爸經常說我太過好動,但是我還是可以完成大學;姐姐比我文靜得多了,法律系一定難不倒你!」

「文靜也不一定適合讀大學吧……」菲特苦笑地說:「如果我在完成了時空管理局的工作的話,也許讀大學也是一件好事吧……」

「嗯,一定是!大學很好玩的,菲特姐姐一定要去試一下!」艾莉西亞高興地說。

「說回來,維塔也給媽媽折騰得很慘了,我現在就去救她好了。」菲特之後就走到潮的面前,把維塔救走。維塔被菲特救走的時候,已經身心俱疲,回來疾風那兒竟然睡著了。

第一章 完

胡啟敢

胡啟敢

和史學大師司馬遷一樣,因為心中有鬱結,所以才動筆寫作。以前迷信經濟學,現在已是一個民主社會主義者。我的生活有點不平凡,所以思想亦別樹一格。與其藉此三言兩語了解我,不如慢慢看我的網誌的文章,窺探我的內心世界吧。現在徵求女朋友中。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