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K.O.了

陳凱文是一頭黑社會混混,宣稱現在走回正行(2014年PS:現已知道陳凱文是著多土共袁海昌,之前試圖赤化港大,現在又在佔中運動做無間道,為甚麼以「陳凱文」身份發言時言行如此粗鄙?可能別有用心。)。不過為人極端自私,又喜歡侮辱別人,所以被不少網友恨之入骨,包括本人。本人有次怒極生瘋,就跑去陳凱文的blog到炸版,結果導致陳凱文更加自負,認為自己天下無敵,以為其歪理是絕對真理,能夠橫行霸道。

陳凱文其中兩個歪理是「良知洗腦論」和「無獨立思考論」。前者認為人的良知是靠別人灌輸的,是一種洗腦,所以和大陸憤青沒有甚麼分別。第兩種是無獨立思考論,認為獨立思考是後天學習,所以人沒有獨立思考的能力。這兩把破劍,曾經攻無不克,戰無不勝,連本人也被難倒,受到陳凱文的辱罵。

不過陳凱文在亢奮的時候,看漏了陶國璋寫《思考的盲點》,裡面有一頁完全K.O.陳凱文的歪理,現在抄錄如下:

……於是我們運用現代的觀點,設計一邏輯論證,以理性程序來說明良知的普遍性。良知的普遍性在於它是先驗的,非由外鑠於我,是我們的心靈已經固有的

我們首先考慮推算活動的條件,它比較容易掌握。

當我們計算數學題時,有否留意運算活動的特點?通常,我們會以為,我們能夠計算算式,是由於先前從老師處學習得來的。當然後天學習是運算的必要條件,即是說沒有老師的後天教導(無A則無B),我們可能永遠不懂計算數學;但是,在邏輯上,必要條件並不能取代充分條件。所以充分條件是指A成立則B跟著成立的意思。

回到計算算式這活動,兒童從老師處學習得計算的方法,例如數手指,背乘數表等等,都不過是他計算時的必要條件,我們想指出僅僅只有學習這後天條件,並不能使兒童懂得運算。比如弱智的兒童或動物,都滿足了學習的條件,並不因此就能運算。於是,反證出必須有一種先於經驗的條件,促使我們能運算。這是甚麼?就是運算的抽象能力。即是說,我們之所以能運算,除了學習的努力外,更需先在地具有抽象應用符號的能力,它不可能是由學習得來的,所以稱之為先驗的,特別要留意,這先驗是邏輯上先於經驗的意思,跟先天(innate)的意思完全不同,只有在先驗的運算能力加上後天的學習,二者相結合一起的時候,我們才能充分作計算活動,才能夠運算。

如此類推,我們的價值信念內裡有兩層,例如尊重別人、追求人生理想等等,在內容上,自然是後天種種條件之交互影響而模塑,因此人的人生理想(價值觀)會有差異性;但是,我們之所以能作價值判斷(此能力近似運算之能力),卻不可能是由後天的教化或經濟、社會等條件所塑造;在邏輯上,人如果能作價值判斷,即表示人必須有一能作價值判斷的先驗能力,否則價值判斷就不可能。除非我們認為現實上根本沒有價值判斷,人皆無是非、惻隱之心,否則此價值判斷之能(faculty)必須預設。我們稱此能力為人類的「良知」……

P.S. 寫到這裡,相信在絕大部分的人都能看清陳凱文的歪理。如果有人仍然堅持陳凱文的一套是正確的,那樣那人真的可說被陳凱文洗腦了。

本人用同一個思路來反駁陳凱文的「無獨立思考論」。無錯,獨立思考的技巧是後天學習,可是如果人先驗上沒有獨立思考的能力,那樣即使如何學習也學習不了獨立思考。北美有一種旅鼠,會跟著最前的旅鼠跳海自殺,因為這些動物先驗上沒有獨立思考的能力,所以你即使如何教牠們獨立思考的重要,不要人云亦云,牠們仍然會跟著最前的旅鼠跳海自殺。壞人訓練狗隻襲擊警察,即使你教那些狗隻獨立思考的重要,不要盲目聽從壞人的指揮,那些狗仍然會聽從壞人的指揮襲警。從動物的例子中我們知道,沒有獨立思考的能力,如何能獨立思考?所以陳凱文否決人有獨立思考的能力,只是白費心機而已。

胡啟敢

胡啟敢

和史學大師司馬遷一樣,因為心中有鬱結,所以才動筆寫作。以前迷信經濟學,現在已是一個民主社會主義者。我的生活有點不平凡,所以思想亦別樹一格。與其藉此三言兩語了解我,不如慢慢看我的網誌的文章,窺探我的內心世界吧。現在徵求女朋友中。

2 Comments

  1. 謝謝分享。

    //從動物的例子中我們知道,沒有獨立思考的能力,如「果」(?)能獨立思考?//

    是否應作

    //從動物的例子中我們知道,沒有獨立思考的能力,如「何」能獨立思考?//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