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惡在乎一念之間?美輪椿姬

經過兩、三日的奮戰,柏堅終於攻陷了美輪椿姬線。為了不破壞看椿姬Good Ending的結局,柏堅先看了椿姬Bad Ending。果然結局十分灰暗,筆者到現在也十分難過,因此睡了不少覺。

椿姬線的主旨其實是翻炒一個老掉牙的哲學問題:善是存於內還是存於外的呢?看倌不要輕視這個問題,這個問題已經纏繞了幾千年,都未有一個為所有人所接受的答案。當然,讀過中史的看倌(應該)會知道朱熹和陸九淵的爭論:道問學與尊德性,兩人所爭論的問題就是道德是存於外還是存於內呢。朱熹認為道德的探求應該存於外,陸九淵則繼承孟子的心性論和禪宗的理論,認為道德是靠人的內在決定的,所謂「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天堂地獄,當下即是」,就是認為人為惡為善全在一念之間。

女主角椿姬是一個長女,平時要照顧四個弟弟妹妹,並且要主動分擔家務,照顧四個弟弟妹妹,又是班中的班長、學生會會長。性格容易相信別人,又肯為別人著想,不擅於洞察人心—是同學眼中的好好先生。原本生活無憂無慮,直至發展商為了發展該區,要強迫椿姬一家搬遷為止。魔王看準這個機會,為了挑釁宇佐美春,魔王綁架了椿姬的弟弟廣明,並索要五千萬巨額贖金,不準報警。而男主角京介受到黑幫的迫脅,亦要讓椿姬一家迫遷。結果,計劃逮捕魔王的春功敗垂成,仍然讓魔王成功奪去贖金。

然後魔王和椿姬先後見過兩次面,入世不深的椿姬在魔王的歪理連篇之下,開始墜落了。並且否定自己之前為人著想的性格,開始變得十分勢利,港女化(尤其是買名牌方面),自私自利。在Bad Ending中,椿姬被主角引誘,徹底墜落,連煙、酒、大麻都碰過,連遑論關心家人了,在Bad Ending的主角最後一句話,就是說自己想摧毀椿姬的某樣東西,某樣東西,就是指椿姬的純真和良善。

所以來說,如何向善是一個大問題,人在這個複雜的社會,要出於污泥而不染,談何容易!正如椿姬生在一個不知世間險惡的家庭,一遇到社會的險惡,就被吞噬了,這裡是不是證明朱熹的道問學是正確的?但作者是否認為人的道德是由社會決定嗎?又顯然不是

在另一個劇情發展中,椿姬晚了回家的時候,見到自己的弟弟廣明。因為廣明教而不善,椿姬無法抑制自己的憤怒,狠狠地掌摑他。但廣明卻以為椿姬和他玩遊戲,沒有哭起來。這時,椿姬猛然醒悟到自己之前的墜落,感受到家人的溫暖,從而得到救贖,因為她有主角沒有的避風港,名為家。之後主角在椿姬引領下,找回了愛的重要—最後,主角和椿姬結婚,建立了另一個家。

可見,一個人為善為惡,有時並不需要甚麼學識。只要有決心,一個契機,你也可以像椿姬和主角一樣,得到了救贖。看來,作者是認同陸九淵的一套道德觀。而事實上,很多人學富五車,生活無憂,但是仍然作惡多端,毫無悔意。好像六四這時大是大非的議題,仍然有不少土共和垃圾為中共的罪行辯護,當中不乏學識淵博,生活無憂的人—例如走狗詹,弱智偉、陳一鱷之流,他們沒有被中共強迫說謊,可是卻甘為戎首!那個朱熹雖然滿口仁義道德,可以卻因為一個性工作者就用誣告的手段來迫害同僚,看來古人說「仗義多為屠狗輩」,仍然是擲地有聲!

雖然我不敢說作者的立場就是正確,可是,當大家要去做違背良心的事前,不仿想一想椿姬這個角色,有時,為惡為善,全在一念之間。

 

胡啟敢

胡啟敢

和史學大師司馬遷一樣,因為心中有鬱結,所以才動筆寫作。以前迷信經濟學,現在已是一個民主社會主義者。我的生活有點不平凡,所以思想亦別樹一格。與其藉此三言兩語了解我,不如慢慢看我的網誌的文章,窺探我的內心世界吧。現在徵求女朋友中。

2 Comments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