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有可無

(P.S:我有預感,這篇文一登,筆者一定會遭到抵毀,被轟為反對而反對,專與何姓知識分子過不去。但審視過香港現時的局勢,筆者認為,如果你不是太悲觀的,就不用看何故新出的書了。)

筆者從來不勸阻時下的年青人看書,甚至還埋怨現在的年青人「束書不觀,遊談無根。」,就在筆者上中化堂時,最怕聽到行家順手沾來一些中國文化概念,然後表現純爐火青的吹牛技倆。所以,如果時下青少年突然間「覺今是而昨非」,認真地看一看書,筆者高興還來不及呢。但為何筆者會勸阻別人看書呢?

最近香港被金副海嘯衝擊,很多人疑似陷入愁雲慘霧裡。甚至有政客,如劉迺強之流在《香港再出發》的宣言中,直斥香港人失去了以往固有面對逆境的精神。於是乎,好像香港現在所有問題都是香港人「自作孽,不可活」,政府、社會賢達則是毫無責任。

在這種心態底下,CCTVB亦順應潮流,推出短片《香港正能量》和《霎時感動》,雖然形式不同,但主旋律都一致,就是要大家自求多福,只是捱到經濟週期好轉就會變好。突然間何故先生忽然間接棒,承接《香港正能量》和《霎時感動》的主旋律,策劃了一本書叫《香港很高興–香港正能量,逆景中自強》,鼓勵處於逆境中的人(我不是說何先生別有用心,請勿攻擊)。

我覺得這本書不是不應該看,而是我認為有大量的書更加應該看。如果閣下自問不是悲觀人士,看這本書根本是浪費時間。而有錢就應該直接捐給慈善機構,不必用這樣的間接方法惠及別人。

首先,我不明白製作商為甚麼把一本勵志書藉和通識教育扯上關係,是不是時下香港盛行通識教育,就要掛羊頭賣狗肉,幫兩者強行拉上關係?而且,試看了何故的文章,勵志欠奉,通識又欠奉(我並不是故意攻擊何先生)。如果篇篇文章都是如此,我就不明白讀者看完後會有任何得著。

第二,如果魯迅說「禮教吃人」,那麼眼下香港正是「時局吃人」,我們如果只看書催眠自己,口中念念有詞說「香港很高興」就能高興的話,這不叫知足,而是無知。你要一個月入三千且高工時的工人要快樂面對逆境,要一個住在籠屋區的人快樂面對逆境,要一個無前景的貧困年輕人快樂面對逆境,而無視他們的艱辛處境,這就真是思想強姦,迫良為娼

其三,前段所謂各種低下階層的苦況,根本就是制度的問題、社會的問題(尤其是佛利民領軍的新保守主義,更加責無旁貸)。任憑你如何勸人知足樂觀,都無助他們解決眼前的困境。要扭轉現在的局勢,就要受害者團結起來,向政府迫宮,結束新保守主義的暴政!但要受害者團結,必須讓他們知道新保守主義的禍害。就這點來說,勵志書籍不但無助逆境中的人自立,反而麻醉了他們的心智,讓他們不敢向社會怒吼,自懂一味反諸求己,自我催眠。香港的政制問題、職場問題、社區問題,都需要港人群策群力解決。我大膽認為,正常的香港人(我不是否定勵志書籍的好處)不應該再看更多勵志書籍來自我催眠,他們更應該看左翼的書籍,洞察社會的結構性問題,出來向無能的特區政府說不,共同建立更美好的香港!

在此,我強烈建議大家更應該看獨立媒體的文章,反思香港的問題,甚麼《香港再高興》,到圖書館借閱即可,無需浪費彈藥。

胡啟敢

胡啟敢

和史學大師司馬遷一樣,因為心中有鬱結,所以才動筆寫作。以前迷信經濟學,現在已是一個民主社會主義者。我的生活有點不平凡,所以思想亦別樹一格。與其藉此三言兩語了解我,不如慢慢看我的網誌的文章,窺探我的內心世界吧。現在徵求女朋友中。

1 Comment

  1. 老子見到此類書籍時,確有嘔吐之感。
    這等書籍如毛語錄及淫書一樣,浪費地球資源、蠱毒人心!

    人家上岸啦,於是就向依然在水中求救之士,大放臭屁。可以講盡風涼話啦!!!!
    成功人士們大發謬論之時,又有無想過自己將謬論套於別人身上呢?
    什麼拼搏精神,如屁話一般。他媽的拼搏呀!
    成功人士又見不見路上一眾老人,拼得老命都掉啦,拼得什麼????

    所謂什麼正能量之類的屁話,表面勵志,其實反映社會之涼薄及荒謬。不過都是貓哭老鼠而已!!!!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