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落在大都會的戀愛?讀《七色星露》有感

在決定看這「本」電子小說之前,本小說的翻譯者已經告訴讀者,說這小說沒有可歌可泣的愛情故事,只有青澀的初戀故事,美麗的童話故事,以及眾主角的成長故事。筆者原本不以為然,但看完了這本小說之後,不得不佩服翻譯者對小說的理解。而筆者在拜讀完這本小說之後,就好像喝了一杯加了蜜糖的苦茶一樣——苦中帶甘,甘中帶苦,一段暖流繞心三日,徘徊不去;這就是我所嚮往的戀愛了。

筆者是作為ACG愛好者,不得不感慨現在日本的ACG發展已經越來越庸俗。現在的日本ACG受到晚期資本主義的影響下,在描繪愛情時越來越公式化,實在令筆者吃不消。而《七色星露》是少有的純情故事,描寫角色間的成長歷程,沒有萌,沒有後宮。雖然故事的最後有一些服務性的場面,但是這小說表達的情感仍然是比較真摯,故此,筆者推薦大家一看,重新思考一下何謂戀愛。

《七色星露》的故事,在平凡中顯露出不平凡。男主角石蕗正晴是一名高中生,為人孤僻內向。有一天他不慎喝了別的世界的魔法藥水,到了晚上會變成了一隻羊布偶,為了回復原狀,他必須要有「星之使」幫忙,收集七顆星之露才能回復原狀;而擔任「星之使」的,竟然是暗戀著他的同班同學——秋姬李子。正晴在白天(人型)和晚上(布偶狀態,被李子稱為小雪)與李子相處,漸漸被李子不為人知的外向、善良和熱心等性格所吸引,兩人到最後成為了戀人。原本所有事情都一帆風順,可是,正晴在一次意外中為了解救李子,而讓李子知道他是小雪的身份,為此,正晴在喝下解藥之後,將失去和李子相戀的記憶……

這對有點不幸的戀人,最後能否終成眷屬呢?筆者在此點到即止,不再透露,結局是出乎人們意料之外的,大家有興趣的,可以親自讀這本電子小說,最近原作者出版了輕小說,重寫了正晴失憶後的日子,大家有興趣可以到書局購買。

《七色星露》情節的不平凡之處,不在於魔法,而在於它描繪了大都會失落已久的戀愛 這份戀愛,可能在以往看得到、聽得到、摸得到、嗅得到,但是在現在已經很難找得到了。這份戀愛,是涓涓細流的,是著重內涵的,是不求回報的,是簡樸純潔的。

大都會的愛情可能是大起大落的,一對戀人——特別是年青人,熱戀時可以快速地進入狀態,從牽手到接吻,甚至上床,都一應俱全;但是一旦失去那種「feel」,兩人就形同陌路。這就像洪水一樣,來的時候雷霆萬鈞,退的時候亦是在電光火石之間——它除了帶來破壞之外,就沒有甚麼。或許你會反駁,現在都市生活節奏急速,故此連戀愛也要快餐式;但是你有沒有想過另一種緩而久的愛情呢?而正晴和李子的戀愛,就像涓涓細流一樣滋潤了萬物般,滋潤了兩人的感情。兩人的關係是慢慢發展的,從一開始互相認識對方,了解對方,之後在夏令營中互相訴說對星星的感覺,到最後正晴向李子告白。然後,他們嘗試約會、嘗試牽手、嘗試互叫對方的暱稱、最後到接吻……進情一切都是散步式的,而非快餐式的,這樣,他們能夠細味戀愛的味道,使得他們對對方十分珍重
多麼令筆者羨慕呢!身於大都會的我們,生活節奏可能不得不快,但是,我們是否能夠和戀人短暫相處時,不要像吃快餐一樣,而是仔細享受、品味過程,讓雙方都可以無悔呢?

大都會的愛情,可能充滿了對方的外表地位的崇拜。人們選擇戀人,就像買名牌和選寵物一樣,大多要戀人掛名校學位、有高薪厚職、或英俊美麗……除了缺乏了對人內在美追求,亦十分功利主義。然而,這些對外表功利的追求,換來的往往是虛幻的快樂,為了外在的名利樣貌而捨棄了對真愛的追求,之後兩人互相算計對方,最後不歡而散
這就是不少大都會的人的戀愛結局!然而,正晴和李子的可貴之處,在於他們互相欣賞對方的內在美,正晴欣賞李子的善良、熱情、文靜;李子欣賞正晴的誠實、溫柔、木訥。兩人不算計對方的外表、不算計對方的學歷、不算計對方的財富,結果,沒有太多利害負擔的他們,共同締造一個美好的戀情,多麼令筆者妒忌呢!現在大都會很多人為了未來,算計對方的外表財富,但我覺得為了身外物而放棄追求真愛,而抱憾終身,這是一件可惜的事。

大都會-尤其是香港,生活節奏急速到已經非正常人可以承受,加上各方各面的資訊轟炸,人們已經沒有時間為自己的閒餘作準備,與戀人的約會大多是隨潮流而行,不是去唱K,就是在鬧市亂逛——俗不可耐,一點詩情畫意也沒有!大家撫心自問,這種隨波逐流的生活,精神上會得到滿足嗎?正晴和李子就剛巧相反,他們約會會到園藝部栽種花花草草,到天文館看星星,在湖邊散步,划艇,在晚上一起看星星,這樣的簡樸純潔的生活,人的精神才會得到寧靜、滿足和快樂。你對這種生活嚮往嗎?筆者就十分嚮往了。雖然身在大都會,我們不能經常與大自然共融,但是,我們可以在假日相約戀人到博物館、書局這些文靜的地方,讓精神得到休息,讓兩人可以在寧靜中增進感情。

就在正晴和李子這對戀人的身上,筆者找到了在大都會失落已久的那份人情,那份戀愛。筆者十分嚮往正晴和李子所譜出的戀曲。可惜的是,正晴和李子這段具有人文氣質的戀愛,筆者現在還未體會到。難道,在大都會中,要找尋這樣的愛情,是奢望的嗎?難道,這樣的愛情,只能在文學中出現嗎?筆者在重讀《七色星露》的時候,這些問題不斷在筆者的腦中徘徊。這樣的愛情,我可以找到嗎?

胡啟敢

胡啟敢

和史學大師司馬遷一樣,因為心中有鬱結,所以才動筆寫作。以前迷信經濟學,現在已是一個民主社會主義者。我的生活有點不平凡,所以思想亦別樹一格。與其藉此三言兩語了解我,不如慢慢看我的網誌的文章,窺探我的內心世界吧。現在徵求女朋友中。

1 Comment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