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費時間

子曰:「道不同,不相為謀。」以後不想和林毅忠說任何話。

老實說,我是很同情林毅忠此人的。首先他不像他崇拜的民建聯先輩般那樣出爾反爾。可能他不知道,事實上,民建聯的大佬,包括曾鈺成、譚耀宗、劉江華等人,都在八九屠城後對中共的暴行大力譴責;可是在幾年後,他們都覺今是而昨非,為了中共提供的名與利,他們紛紛轉軑,投向獨裁政府的懷抱,回歸後在立法會擔任中共在香港的走狗,阻撓香港普選、平反六四的議案。

一個有正常能去作道德判斷的人,都知道民建聯這種出爾反爾的勾當是嚴重失信,繼而背棄之。然而林毅忠十分愚忠,事事擁護民建聯、事事為中共說好話。如果這種人不知嚴重得喪失良知,就是太過天真,將當權者當作聖君看待,認為聖君事事為人民著想。(這一點,梁文道曾經作出批評)不知林毅忠屬於那一種?

所以說,林毅忠不是希特拉,毛澤東等邪惡之輩;他不過是戈培爾,在獨裁者後面走來走去的小人物而已。然而,林毅忠對當權者的寬容,將反對者(例如筆者)全部打作偏激分子,正正應驗了柏楊的譏諷:中國人對暴君暴官太善良,所以就招致暴政的迫害!林毅忠為中共事事說好話,對中共說極為溫和的建議,事實上是一帖興奮劑,鼓勵中共這個暴力機器再迫害人民!

而且,林毅忠當我是玩具這樣玩,實在是不可饒恕,想本人好心規勸林毅忠,逐點批評他的歪理,可是林毅忠卻避重就輕,沒有全部正面回應我的問題!對於這樣的人,和他討論問題,簡直是浪費時間。

一個尊崇孔孟的人和一個犬儒主義者沒有甚麼好談的。林毅忠在他的Blog誣指泛民和中央搞對抗,筆者反問他為甚麼和平集會都是和中央搞對抗,林毅忠就說任何惹起中央不滿的行動都是搞對抗,並著筆者小不忍則亂大謀——從這裡可見林毅忠的奴性之深。

何以說林毅忠的奴性極深?奴性者,無獨立人格,事事屈服於當權者也。人民集會,本來是天賦人權,但林毅忠卻因為當權者的喜惡,而污衊此項人民權利,這就是輕人民厚權貴,奴才也。奴才,是犬儒主義者的變種,犬儒主義信奉成王敗寇,有「權」便是娘的價值,認為強者做甚麼都是對,弱者做甚麼都是錯。而林毅忠則是犬儒主義的輕量版,雖然他不會像陳凱文般無恥,但是在字裡行間仍然表達了他對弱者的厭惡。而弱者就是民主派,異見人士和民運人士,林毅忠已經不止一次漠視他們對中國民主的努力,他的Blog對於中共的惡行(例如劉曉波被捕、四川地震的貪腐)幾乎沒有批評,有的只是歌頌中共和民建聯的馬屁話。我從來見不到他會弱者說過公正的說話(我要求的程度要像忠臣向君主勸諫一樣),林毅忠只會為中共和民建聯說好話,行徑和御用文人沒有分別。

中國之禍,不多於反對聲音太多,而在於反對聲音太少!是故為何中共大力打壓中國人的公民意識,消滅不利其專制的因素。林毅忠則跪在中共的旁邊,叫大家小不忍則亂大謀,要大家忍受中共的暴政,不應批評,以便中共會自我完善。事實上,世上沒有一個獨裁政府會在沒有民間壓力下懂得自我完善!從最近的鄧玉嬌案就可以得知,如果中國人不生氣的話,當權者是不會退讓的。林毅忠甘為獨裁者之口,努力鼓吹中國人的奴性,為中共日後的專制磨平道路,為人豈可無正義感至此?

是故,我不想再和林毅忠說話。人,應有所為有所不為,豈能像林毅忠般苛活?

(後補:突然間覺得,推翻中共最大的功臣就是中共自己。中共大可以像非洲獨裁者般不發展經濟,讓人民處於餓死邊緣,讓他們沒有上進心去爭取自己的權利。可是,中共為了收買人心,大力發展經濟,結果出現最反諷的行為,就是經濟越發展,人民越肯為自己的權利發聲,可見,遲早有一日,如果中共不像國民黨像從善如流,結束一黨專政的話,只會被扔進歷史回收箱。)

 

胡啟敢

胡啟敢

和史學大師司馬遷一樣,因為心中有鬱結,所以才動筆寫作。以前迷信經濟學,現在已是一個民主社會主義者。我的生活有點不平凡,所以思想亦別樹一格。與其藉此三言兩語了解我,不如慢慢看我的網誌的文章,窺探我的內心世界吧。現在徵求女朋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