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黨有負黨名

(按:這是一篇舊文,寫於於08年。)

公民黨有負黨名

自零三年五十萬市民上街反廿三條之後,一群政治新星冒起取代民主黨——四十五條關注組,亦是今日的公民黨。在今屆立法會選舉中,公民黨受到中產人士追捧,在港島區尤其狀態大勇,一舉取得兩席。至於其他區成績不是強差人意,就是全軍盡墨,可見公民黨的執政黨夢,仍然是處於發白日夢的階段。

然而公民黨執政黨夢未圓,就已經面對泡沫化的危機。除了各地方選區的選票成績一般之外,公民黨在功能組別的法律界亦開始席位不保,聽其他友人說,近來法律界各律師們開始在大陸做生意,使得中共有機會統戰他們,操縱他們去選保皇黨做法律界議員——真是不知道吳靄儀退休之後,公民黨能否保住這一界別的席位。

現代公民黨真的要好好反思一下自己的定位,如果不然,只會做民主黨第二。公民黨沒有地區資本,如果做民主黨第二,只會快速衰亡下去

不過說完一大堆說話,還不是今天的主題。其實筆者加入支聯會,除了參與六四燭光晚會,就接觸不到其他社會議題的了,所以,其實筆者想加入一些政治團體,希望可以為香港盡一分薄力。曾經有公民黨的友人招校長入黨,然而公民黨諸多行為都有辱其黨名,所以筆者最後只好加入最激烈的社會民主連線

公民黨的行為,的確有負其黨名,這個黨不配叫公民黨,不如叫保守黨還要貼切些

甚麼是「公民」?如果只以英文civic來定義,意義未免太狹窄。說起公民,令我想起了公民社會civic society)和公民抗命civic disobedience)兩字。公民社會是指人民熱衷於組織團體參與政治;公民抗命是指當政府和法律條文有違自由、民主、人權、法治、公義等價值時,作出違抗惡法的行動。

自公民黨成立以來,它在維護香港的公民社會和如何看待公民抗命等等,都顯露出進退失據的情況,令人失望。公民黨就像一個唯唯諾諾的官僚般,為了保住民望或選票,從來沒有自己的堅定立場,立場左搖右擺。

剛剛成立開始,公民黨的主席關信基就說六四是一個包袱,阻礙香港民主進程。真不知道公民黨是否想做執政黨想到燒壞腦,就在胡說八道。儘管公民黨放棄六四立場,專制的中共都不會容許香港有普選。筆者其實已經知道一個事實,就是中共一日不倒台,香港一日也休想有普選。但是這件事顯露出公民黨漠視公民抗命。

遠的不說,說近一些的民間電台事件,明明香港的電台法例充斥殖民地時代的箝制言論自由的意味,是反自由的惡法,所以曾健成成立民間電台強行廣播,是一種公民抗命的行為。可惜,公民黨除了在立法會有所表態之外,就沒有進一步的行動。可以說,公民黨在民間電台這場運動缺席

又或者是中大情色報事件,明明是香港大眾民綷保守反動,一些反動的撒旦組織(如明光社)攻擊開明勢力,校方胡亂懲罰搞情色報的學生。公民黨卻沒有仗義執言,為這群無辜的學生奔走伸冤,只是做一個沉默的幫兇

公民黨的各位尊貴大狀,你們除了發夢想做執政黨之外,有沒有貫徹黨名,為一些被惡法纏繞的市民伸冤?最近,不少社運人士被惡警用惡法控告,是回歸前的十倍,你們可用為他們請命?對不起,我看不見有。你們在公民社會的建設中,是否交了一張白卷呢

公民黨實在是有負黨名,在今次選舉,很多人投社民連一票,不是沒有原因的。這是因為社民連比你們更貫徹「公民」之道。公民黨的各位領導,如果你們繼續唯唯諾諾、繼續左搖右擺、繼續缺席公民運動,那樣,你們只會被歷史潮流所拋棄。

祝你們好運吧!

(後補:在公民黨的網頁發覺他們關注網民被還押八星期的事件。不過,除了關注之外,他們還有甚麼實質行動呢?)

 

胡啟敢

胡啟敢

和史學大師司馬遷一樣,因為心中有鬱結,所以才動筆寫作。以前迷信經濟學,現在已是一個民主社會主義者。我的生活有點不平凡,所以思想亦別樹一格。與其藉此三言兩語了解我,不如慢慢看我的網誌的文章,窺探我的內心世界吧。現在徵求女朋友中。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