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夠潮,不夠古樸的愛國者

以上的題目以乎自相矛盾,但這是我看到一群愛國者的諍言之後,想到的一句反諷的題目。

柏楊在為資治通鑑撰寫評論的時候,已經多次嘆息中國人被迫面對諸多天災與人禍(由其是由官方帶動),是一個苦難的民族。而到了近代,中國人的苦難不但沒有減少,反而每個世紀都在遞增。明代朱元墇的侮辱人權,清代滿洲人的種族統治,現代共產黨的獨裁統治,都反映中國人的苦難,還未到達盡頭。

可惜的是,我們見到的是,中國人的自尊越發低落,奴性越發深厚。在明、清兩代,就算君主如何專橫、如何獨裁、如何暴虐也好,都會有忠臣義士犯顏直諫,勸阻君主不得向人民施暴,儘管他們純屬鳳毛麟角,但至少在建制中,仍然有一大部分人在為人民著想(至少表面上)。仍而,到了中共在1989年以軍隊屠殺人民以後,中共徹頭徹尾變成只為自己保往政權的怪物。暴君貪官層出不窮,而一些在建制內的人物(例如土共),不僅不仗義執言,反而大力向人民洗腦,要人民認命,忍受暴君貪官的迫害。而一些不食人間煙火的香港人,竟然受到洗腦,隨土共起舞,除了要中國人認受忍受中共的壓迫,還要恥笑受為中國民主打拼的人。我想問一問這班人,為甚麼你們如此狼心狗肺的?

最近,又有一個維權律師叫許志永被中共迫害,一名中七的學生奮筆疾書,詢問溫家寶爺爺口口聲聲說「依法治國」,但為甚麼要非法逮捕許志永。文筆寫得溫馨感人,最後文章說,她很想叫溫家寶做溫爺爺,但是因為國內諸多不合理不合法的事件,使她叫不出。柏堅這完這篇報導,當場嘆息。

文章並不是寫得不好,只是不合時宜。好像古代有很多好文章,但我們不會模仿古文的用詞文筆,因為不合時宜。該篇文章的潛台詞可能是,只要中共能夠像新加坡的人民行動黨一樣使國家富庶,我們就可以叫溫家寶做爺爺,可以叫胡錦濤做青天大老爺,可以不要民主,可以不要自由,可以不要尊嚴。這是獨裁主義的思維——只要領袖做得好,就算我們即使比領袖卑賤也是心甘情願的。我不是說笑,香港有些支持民主的市民為民主並不是因為人權、尊嚴和權利的問題,而且因為中共「未做好呢份工」;如果中共像人民行動黨一樣,這些「民主擁躉」就會跑去支持中共一黨專政。(可惜中國地廣人多,絕不可能像新加坡一樣)

我不想猜度這群中七學生的心意是如何,只是想指出他們仍殘有專制主義的思維。現代的確當思維就是,為政者不應是人民的父母、人民的老爺,人民的主子——為政者應該是人民的公僕,為人民的服務。人民對為政者應抱有健康的懷疑,不能因為為政者有好政績就高呼為爺爺、老爺……等等自我貶低的詞語(並不是說為政者地位低於人民,根據人權思想,大家都是平等的)。即使是古代,孟子也是說:「民為貴,君為輕,社稷次之」,人民更無理由叫為政者做父母、爺爺等言詞。所以,我才說,這群愛國者,既不潮,亦不夠古樸。

如果有一天,中國人能夠不當喊當權者做「爺爺」、「青天大老爺」等言詞,中國人才有希望!

胡啟敢

胡啟敢

和史學大師司馬遷一樣,因為心中有鬱結,所以才動筆寫作。以前迷信經濟學,現在已是一個民主社會主義者。我的生活有點不平凡,所以思想亦別樹一格。與其藉此三言兩語了解我,不如慢慢看我的網誌的文章,窺探我的內心世界吧。現在徵求女朋友中。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