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偵探.命運.情

日本的動漫畫已經越來越工式化、市場化,是故越來越令筆者嘆息。但是,《少年偵探》這套漫畫,算是近年少有的清泉,證明日本漫畫界的生命力仍然很旺盛。對比起最近中國有動畫被揭發抄襲蠟筆小新,日本動漫界不僅不能算是不堪入目,反而另有精彩地方

筆者十分感謝出版社SQUARE ENIX的寬大,令到此作品得以讓作者城平京隨心所欲地創作(不然下場就像魔法零分一樣),使這部結構嚴謹的作品得以完成。筆者也很佩服作者的「冷血」,因為故事中,主角鳴海步的確很慘,要是對作品沒有一種疏離感,實在是很難對筆下的人物下如此殘忍。

《少年偵探~推理之絆》這個漫畫名其實是有點問題,因為故事內容和案件有關的,真是少得可憐,大部分內容都是描繪阿步和刃之子、清隆的鬥智鬥力,所以它類似《死亡筆記》,集推理和對決元素於一身。

(下面評論有提及故事內容,如要觀看此作品請慎重考慮是否閱讀下去!)

有別於一般日本流行的動畫、漫畫、輕小說的主角般受命運寵愛,《少偵》的主角鳴海步是一個被命運戲弄的悲慘人物。他有一個天才哥哥——鳴海清隆,即使阿步某方面有才能,也被清隆的光芒掩蓋,而且阿步的父母只注目於清隆,使得阿步沒有家庭溫暖。更糟糕的是,阿步的初戀情人也被哥哥搶去,變成了「三無人士」。故此,阿步為人十分悲觀,做事也隨隨便便,直至他哥哥失蹤,自己被捲入「刃之子」事件中……

「刃之子」原來和一個叫水城刃的人有關。據故事內容描述,此人是造物主派來滅絕人類。為了這個目的,他捐出自己的精子作試管嬰兒,這些嬰兒出世後都有特定才能,但是亦受到水城刃的血統詛咒,過了二十歲後就會想毀滅人類,如此過了數十代,這群人就會統治地球。雖然「大魔頭」水城刃被清隆所殺,而餘下的刃之子,據身為「神」的清隆所預計,最後都是會全被消滅。經歷過風風雨雨磨練的阿步,下定決心要拯救刃之子,並且要拯救同有受詛咒的水城刃弟弟,火澄。

可惜,作者不按理出牌,不讓故事Happy Ending,繼續摧殘阿步。原來阿步和火澄分別是清隆和刃的複製品,而且由於當時複製技術落後,兩人都活不過二十歲。為此而絕望的火澄要求和阿步聯盟,一起殺掉清隆,開開心心渡過餘生。但是阿步最後忍住,拒絕火澄的要求。阿步的構想是,讓無所不能的「神」清隆改變主意,保護「刃之子」,是故阿步絕不能殺掉清隆。然後阿步和清隆會面,意圖說服清隆。但原來清隆有最後的殺著,讓阿步殺掉他自己!原來一直在阿步身邊默默支持和幫忙他的結崎比與野是清隆安排的演員!清隆原以為阿步因失去了精神支柱而會殺掉他,但阿步已料到有此一著,到最後,「無所不能」的鳴海清隆被擊敗了!但是阿步所構想的未來,會成功嗎?

與傳統的推理作品(例如金田一少年事件簿,神探伽利略)有別的是,「少年偵探」並非以案件為情節推進的核心,而是以一個大陰謀作背景,然後讓角色在此大背景底下自由行動。如是者,角色的描寫和行動反而比較自然,而不像某些傳統推理作品般,主角往往因為經常遭到死亡的案例而被譏諷為「死神」。有論者可能以《偵探學園Q》和《死亡筆記》等漫畫來與《少年偵探》相提並論,雖然《少偵》和《偵探學園Q》一樣是有一個大陰謀在內,和《死亡筆記》一樣有對決的元素在內。但是《少偵》其實是揉合兩者在內,反而帶來一點驚喜。它不像《偵探學園Q》般一定要以案件作劇情推進這樣死板,亦不像《死亡筆記》只局限於兩方的對決,主旨過於明顯。《少偵》能夠自由在推理和對決中遊走,這些故事情節的變化反而更加豐富。雖然這並非很大的突破,但在日本還算少見

而故事的主要內容亦屬創新,主角從一開始已經是失敗的,到最後也是慘勝,這和日本漫畫普遍的公式「友情、努力、勝利」相異。城平京的大膽構想,令到筆者十分佩服。在現實生活,成功反而是異數,失敗倒是常態,城平京營造了阿步既失敗又落魄,反而引起讀者的共鳴。

其次,本漫畫的鬥智鬥力過程嚴謹,沒有矛盾,場面十分精彩,沒有所謂「角色偷看劇本」的問題。然而,某些場面顯得十分造作,使得角色們是被作者擺弄去演一場鬥智鬥力戲,而不像他們運用自己的智力和對手對決,這顯然是本漫畫的一點敗筆。例如在第四話中阿步和竹內理緒的對決,筆者乍看之下覺得好像依據既定的方向進行,沒有突發事件。一切進展都太完美,反而令人感到虛假。歷史不是已經證實,很多事件都因為一個偶然而改寫嗎?

還有,作者將故事的核心,「刃之子」的源起歸究於「造物者」,雖然令故事變得更無可反駁之處,但卻使本作不能達到更高峰。正如我國古人馬援所言,弄神作鬼是很容易,描寫真實反而是高手所為。因為前者沒有人知道,後者有人知道。作者將刃之子的起源說成是造物者的惡作劇,雖然無可反駁,但是亦有點退縮。而到最後,作者沒有落墨再描寫「造物主」與「人」的關係,使得這橋段變得有故弄玄虛之嫌。

雖然作者的故事鋪排和佈局好像是宿命論者的口吻,好像認定人是不能戰勝命運。但儘管如此,作者還是借鳴海步之口說出,人不能祈求救世主出現,只能自己抗擊命運。可見作者的想法還是正面的。但是作者又太強調血統論,讓刃之子似乎逃不出水城刃的魔掌,既和現實數據有違,亦奪去了刃之子的希望,讓作品染上悲觀的色彩——作者既想帶出希望的重要,但又不讓故事角色看到出口,實在有點不解作者在想甚麼。

另外,作者可能無心(作者說安排結崎是由清隆派來是想讓結崎和阿步對等),但是在本作中,筆者卻發現了「情」的重要。鳴海清隆一開始就派一個女人飾演結崎比與野的角色,從旁支持阿步對抗自己。清隆的盤算是先讓阿步得到精神支柱,最後收回它,從而挑釁阿步殺掉自己,但是清隆卻失算了。如果阿步沒有體驗過比與野給予的溫暖和信任,那麼一直在絕望深淵的他,反而更容殺掉清隆。但是當阿步和比與野經歷過風風雨雨所建立的情誼,雖然目的不純,但是阿步卻感受到情誼卻是真真確確,就是因為這份情誼,阿步並非一無所有,所以才忍得下手,不殺清隆。事後,阿步說不殺清隆,勉強來說是因為不想比與野傷心。

至於本作是否一個悲劇?筆者認為無固定的答案。雖然阿步最後可能會早死,刃之子亦可能逃不過詛咒的魔掌,但是至少留一點東西,那就是希望。就這點來看,阿步反而有點像耶穌,犧牲自己留下了希望給世人。這套漫畫糾正了日本動漫帶給人的一般迷思:只有勝利和成功才是一切,失敗就是完蛋。《少偵》以一個類似悲劇的結局來處理,反而意外地讓人反思失敗的意義何在。有時,一時的失敗,反而為日後的進程留下了基石。

總結而言,《少年偵探》雖然有點瑕癖,但是無損作品的質素。探究命運與人類的關係是千古以來的文學題材,但是《少偵》卻以對決戲加以包裝,反而賦予這個題材新生命。雖然大家也認為《死亡筆記》才是對決系的典範,但我就認為《死亡筆記》的內涵結構過分簡單,沒有深遠的主旨在內,有的只是一個納粹分子夜神月的狂妄,《少偵》反而比《死亡筆記》技高一籌!如果想看高質素的對決系漫畫,《少年偵探》絕對是你的不二選擇!

 

胡啟敢

胡啟敢

和史學大師司馬遷一樣,因為心中有鬱結,所以才動筆寫作。以前迷信經濟學,現在已是一個民主社會主義者。我的生活有點不平凡,所以思想亦別樹一格。與其藉此三言兩語了解我,不如慢慢看我的網誌的文章,窺探我的內心世界吧。現在徵求女朋友中。

3 Comments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