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葉Striker S重編版 (2.1)

第二章 第一節 -管理局的陰謀-

在時空管理局的最高評議會中,有三個培養瓶屹立在其深處,而裡面竟然有三個腦袋。這三個腦袋就是初代三元老,是建立時空管理局的大人物,然而,他們的名字到了現在已經消失了,人們都以I、II、III來稱呼他們。

II首先開口:「最近米德來了一個紀賊,最近正在不停暗地裡搜集時空管理局的醜聞,好讓紀亞嵐有藉口推翻我們。」

III回應:「那個吳賊就是櫻井英知,是飛鳥真的親信,聽說他足智多謀,現在他徘徊在米德各地,我們的計劃會不會給他拆穿的?」

II說:「這個計劃只有我們和局內少數人知道,即使那個櫻井英知有三頭六臂,也不可能找到蛛絲馬跡。」

I忽然插口:「你們太大意了。那個櫻井英知不知在哪裡知道了戰鬥機人的情報,如果讓他繼續搜集更多資料的話,恐怕是計劃的障礙……」

II:「既然是障礙,我們亦可以以最高評議會的名義出面,將那小子驅逐。」

I:「不行,如果我們出面,豈不是告訴他,他所收集的情報是正確的?」

II:「你說得也是,但是難道我們就不作出任何行動,放縱那櫻井英知?」

I:「聽說那櫻井英知是不懂魔法、不懂武功的……」

II:「你的意思是?」

I:「是時候讓那瘋狂科學家做點事了,畢竟我們資助他這樣多錢……」

III:「……我明白了,就讓櫻井英知無命走出米德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另一方面,在米德其中一間酒店裡,一名少年和一名少女正在豪華的客房裡,他們正在整理不同的資料,而且許多資料散落一地。男的有一把柔和的金色短髮,溫柔堅毅的金色瞳孔,一個書生臉;

女的有半長短的棕髮,眼神十分銳利,臉上經常帶有好奇的表情。這兩個人,一個叫作櫻井英知,另一個是季四葉。英知是飛鳥真的親密戰友,而四葉則是英知的戀人。

「讓幕後的陰謀者知道我們掌握了少許有關戰鬥機人的消息,好嗎?」四葉擔憂的問道。

「現在是比併誰的耐性好,」英知悠悠地說道:「只要他們一發動攻勢,那樣我們掌握的情報就是確當;即使他們不發動攻擊,我想損失也不大,只是要再找方法讓時空管理局垮台好了。」

四葉:「我覺得這個方法有一定的冒險成分,萬一他們想殺掉我們的話……」

英知打趣地說:「我也不想這樣早死。四葉,東西準備好了嗎?」

四葉:「一早已經準備好了,明天我去拿回來。」

英知:「準備好就行了,那樣,我們又可以在一起更久的時間了。」

四葉:「英知,你真是風趣……」

英知忽然嚴肅地說:「這是真心話。」

四葉開玩笑地說:「你不是暗戀滿月的嗎?」

英知:「這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數日後,奈葉一行人結束了在吳火有的行程,準備回到米德。進新、潮、艾莉西亞、閑雅、大賀等人則去前往送機。

「可惜真要處理政務,所以來不了,否則,他一定會來送機的。」進新嘆氣地說。

「這也沒有辦法,」菲特說:「哥哥做了這個位,一定會有許多事要做,我也不可以讓他為我而奔跑。」

「菲特還真是體貼呢……」奈葉說:「說起來,還多謝進新叔叔幫我在爸爸媽媽面前隱瞞我受重傷的事實。」

「不用謝,我也不想士郎和桃子太操心你,還有,我很年輕,不要叫我叔叔……」進新說,心想:「其實我也沒有為你隱瞞,為甚麼你要說多謝呢?」

「總之,如果沒有你的隱暪,爸爸媽媽肯定不會讓我當魔導師。」奈葉繼續說。

「奈葉,你的傷不輕,即使康復也會留有舊患,」潮叮囑地說:「我給你的藥方,你有沒有弄丟?」

「我已經放好了。」

「你的舊患經過物理治療就沒有任何治療,這是不行的,現在用草藥作長期調理,希望有機會『打甩』你的傷患。」

「但是,潮姨姨給我的藥,好苦呀……」

「你連這樣大的傷患也忍過了,小小的藥無理由忍不了,總之一定要按時服藥。」

「好,我一定會…」

「說回來,」疾風感謝地說:「潮姨姨,感謝你寫親筆信給夏瑪露,她一定會很高興。」

「不用謝,」潮優雅地笑:「我也不知道這會不會讓她高興,不過,她這樣崇拜我,我很榮幸。」潮在這裡明顯話中有話,不過疾風聽不明白,只有維塔才明白是甚麼意思。之後,維塔打了一個冷顫。

「疾風,」大賀說:「你搞了一個部隊,希望你不會忙到不和我聯絡吧。」

「我一定會和你聯絡的。」疾風說。

「姐姐,」艾莉西亞不捨地說:「我知道姐姐有自己的事業,所以我不會讓姐姐掛心的,真希望我們有一天能夠一起工作。」

菲特雙手握住艾莉西亞的雙手,說:「我有預感,有一天我們一定會並肩作戰的,但現在,先讓我們處理好自己的事吧。」艾莉西亞有點釋懷地說:「嗯,一定會的!」

眾人再閒話家常了一會兒,就分別了。就這樣,奈葉、菲特、疾風三人帶著一點惆悵、一點掛念離開了。

就在奈葉一行人離開吳火有的晚上,在米德星球的晚上,有兩個人靠近了櫻井英知的住宿地方。

「唉,想不到博士竟然要我們殺人。」一個紅髮的女性在暗處說。

「其實我也不想做這樣的事……」一個比較矮小的銀髮的女性說:「只是,他們知道了博士的計劃,我們一定要斬草除根。」

「那麼,我們就行動吧。」當天晚上,英知和四葉的酒店住所被不明的大火所焚毀,而米德的警員在到了現場之後,只發現兩具燒焦的屍體殘餘。

幾日後,飛鳥真在總統府處理政務的時候,事務官忽然打內線電話進來。

事務官:「閣下,有人有急事找你。」

真:「我不是說過,這段時間暫時不聽任何電話的嗎?」

事務官:「但來電的人說有一個消息要跟你說,所以堅持和你對話。」

真:「那樣,是誰?」

事務官:「是閣下的妹妹,菲特.泰斯塔羅莎.胡小姐。」

真:「……好吧,把電話接過來。」

待事務官離開後,真開始和菲特通話。

真:「菲特,找哥哥……有甚麼事呀?」真察覺了菲特的表情有點異樣。

「……」菲特神色凝重,沉默不語,好像有難言之隱似的。

「是不是,奈葉或者疾風出了甚麼事……」

菲特搖頭。

「還是,你因為我的關係,給人撤職了……」

菲特搖頭。

「那麼,究竟是甚麼事?」這輪到飛鳥真大惑不解了。

「哥哥,冷靜聽我說……」菲特有點憂傷地說:「目前英知前輩在哪?」

「英知?之前他說要到米德度假,所以我讓他放大假了,發生了……甚麼事?」

「英知……英知前輩他…過身了。」菲特好不容易才擠出這個句子。

「菲特,你為甚麼要開這種玩笑?」真有點疑惑,有點不快地說:「你也知英知是我的要好朋友,關係好得就像你和奈葉一樣。」

「我也很希望這是玩笑……」菲特說:「但……這是真的,這份資料是來自米德警察局的,你看看……」

就在飛鳥真正在看資料時,菲特替他講解報告的內容。內容的大要是說明在米德其中一間酒店突然發生大火,在現場發現了兩個屍體的殘餘物,根據所有證據綜合,證實死者的身份是櫻井英知和季四葉。

菲特把這個壞消息說完後,輪到飛鳥真神色凝重,不發一言,良久,真才開口說:「菲特,哥哥想一個人靜一靜,今天的通話就這樣結束了,好嗎?」

「……好吧,但是哥哥,請你不要太激動,好嗎?」就這樣,菲特就結束了通訊。

「可惡!」真不停雙手敲打桌子,緊緊地握緊拳頭。「英知,你真的死了嗎?是我害了你吧?」真失神地不停地喃喃自語,重複著這一句話。

「願上帝引領祂的子民進入天堂……」牧師緩緩地說道,在英知和四葉的靈堂上,有一個少女—神山滿月泣不成聲。

「英知,這是騙我的吧?這是騙我的吧!你沒有死吧?英知……」滿月無力地跪在英知的黑白相片前面。滿月是英知的青梅竹馬,英知的死對她的打擊極大,儘管在她身旁,她的戀人吉良托人正在陪伴她。托人不發一言,只是靜靜地抱著滿月,因為他知道,英知在滿月心中的地位。

真看見滿月哀痛欲絕的樣子,心裡被狠狠地被揪了一下—因為,英知到米德是因為他的原故,而自己也不知如何面對滿月。

就在英知的喪禮的結束後,真的手機突然接到了一個短訊,真就開啟短訊查看。

「這、這不可能!這短訊是……」真心中十分驚訝,但是為了確認真偽,真決定前往。

 

胡啟敢

胡啟敢

和史學大師司馬遷一樣,因為心中有鬱結,所以才動筆寫作。以前迷信經濟學,現在已是一個民主社會主義者。我的生活有點不平凡,所以思想亦別樹一格。與其藉此三言兩語了解我,不如慢慢看我的網誌的文章,窺探我的內心世界吧。現在徵求女朋友中。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