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求諸己 中共求諸人

國民求諸己 中共求諸人

最近台灣風災,災情嚴重。馬英九政府被指責反應遲緩,被指責救災不力,被指責冷血官僚。筆者和台灣來的朋友聊過,發覺他們對馬英九的政治能力的信任度,竟然比陳水扁還要低!這次風災不啻是對馬政府的一個嚴重打擊,雖然馬政府最近的民望稍為上調,但馬政府要重建威信,就要看日後的功夫——道歉,是不足夠的。

馬總統在為了救災而疲於奔命的時候,如果筆者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來推想,相信他一定十分羨慕兩個國際領袖:一個是胡錦濤,另一個是溫家寶。現在台灣綠營大力嗆馬,要求他為救災不力下台的時候,胡溫卻若無其事穩坐領導之位。

不是嗎?在前年,汶川遭遇八級大地震時,中國人和香港人不是在想追究領導層的責任,而是著力地替領導層護短。如是者,有解放軍在災區用大聲公叫災民不要申冤,文化界如余秋雨之流的人也叫囂說不讓災民叫冤,以免讓從來也不存在的境外勢力所「利用」。在香港,保皇黨之流也聞主子聲起舞,要求大家救災要緊,不准追究責任。結果呢?在一年之後,胡溫仍然未就四川的豆腐渣工程,向災民作鄭重的道歉;而四川維權人士譚作人收集死難者名單和豆腐渣工程資料的時候,竟然被中共誣指為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國家主席可以死不認錯到如斯境地,實在是中國人的悲哀。

這時,想起了孔子在《論語.衛靈公》曾言「君子求諸己,小人求諸人」這句話。孔子認為,君子能夠反省自己,而小人就只會埋怨別人。想不到,這句話很適合用來形容在現在中國,人民和中共的畸型關係。現在,中國人只會日夜「反省」自己的言行會否得罪「老大哥」,恐懼地規限自己(稍後中共在火車等場所裝置竊聽器後,中國人又要學會慎獨了);另一邊廂,中共在面對國內諸多群體對抗事件時,不是反思自己的不濟,而是埋怨人民、埋怨西方思潮、埋怨境外勢力——最近的新疆事件,中共一口咬定是境外組織所為,就是明例。看來,「國民求諸己,中共求諸人」,很適合用來形容中國的國情。

對比起馬英九的鞠躬道歉的真誠,中共的埋怨別人反映其厚顏無恥,筆者寧願選擇居住在一個看似「無能」的民主制度國家,也勝過住在一個看似「英明」但只會迫強迫人民「求諸己」的國家。

本文同時在本日的蘋果日報論壇區中連載

胡啟敢

胡啟敢

和史學大師司馬遷一樣,因為心中有鬱結,所以才動筆寫作。以前迷信經濟學,現在已是一個民主社會主義者。我的生活有點不平凡,所以思想亦別樹一格。與其藉此三言兩語了解我,不如慢慢看我的網誌的文章,窺探我的內心世界吧。現在徵求女朋友中。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