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能組別教與奧姆真理教

 

墨子曾言:「竊鈞者誅,竊國者侯。」——有時人評論一個人的好壞真是依據成王敗寇的觀點。唐太宗和某些謀殺犯一樣,都曾經弒兄殺弟,但是因為唐太宗成功奪取了政權,所以大家就寬容了他,只是大加撻伐謀殺犯。

回到現代,成王敗寇論仍然是國人的論斷別人的至愛。昨天,明報有一隻Roundtable的動物姓孫名澎撰寫了一篇文章,大鑼大鼓地為境內勢力(仿大公文匯筆法)宣揚功能組別的好處,大概想博取日後的論功行賞。該篇文章的技倆不過是兩招,一是用高深的政治學詞彙來恫嚇無知市民,一是無限縮小功能組別的壞處和無限誇大功能組別的好處,之後再誹謗泛民主派。

筆走至此,柏堅不禁想起了奧姆真理教的教主麻原彰晃,其實,他的行徑和孫澎一樣,可是根據墨子的「竊國者侯」的原則,麻原就是殺人不眨眼的邪教教主,而孫澎就是一個年輕有為,力斥反中亂港的泛民的新星,受維園阿伯等人追棒。為甚麼世事就是如斯不公的!?

或者讀者們大惑不解,為甚麼麻原和孫澎是同路人?容筆者娓娓道來。

第一,兩者都會用高深難解的東西來恫嚇愚夫愚婦,只不過麻原是用末日論和似是而非的宗教論,而孫澎則是用難澀的政治詞語來借刀殺人。

第二,兩者都無限誇大自身的優點。麻原無限誇大其自身教會的優越性,孫澎則是無限誇大功能組別的好處,漠視功能組別的諸多缺點。

第三,兩者都對潛在敵人予以抹黑,漠視現實。例如麻原以末日論來吸引教徒,教唆他們用沙林毒氣來將「異類」來撲殺之,而孫澎則是誣衊香港的泛民主派是「地區直選原教旨主義者」,兩者大有異曲同工之妙。

可惜的是,麻原的下場是被造進監獄,被判死刑;相信孫澎在日後中共君臨香港之後,將會有論功行賞的機會,走出幕前。兩者的下場相異懸殊,為甚麼呢?正如功能組別在有九十九個壞處,孫澎將有能力發現其好處,那個奧姆真理教儘管如何十惡不赦,也一定有造福社會的優點,希望孫澎能夠利用其所長,都其同路人麻原辯護,讓他免受死刑吧!

P.S.:下一篇文章,希望能夠寫功能組別的禍害。

胡啟敢

胡啟敢

和史學大師司馬遷一樣,因為心中有鬱結,所以才動筆寫作。以前迷信經濟學,現在已是一個民主社會主義者。我的生活有點不平凡,所以思想亦別樹一格。與其藉此三言兩語了解我,不如慢慢看我的網誌的文章,窺探我的內心世界吧。現在徵求女朋友中。

2 Comments

  1. 雖然筆者所言從略,但本人亦同意孫澎假知識分子之名,狂言妄語顛倒是非。

    孫氏語「邏輯上,民主不等於普選,而普選也不等於地區直選」,同理,以彼之邏輯,保留功能組別亦不等如「確保未來建設的民主制度的完整性」。

    敬希孫氏坐在他們那張圓圓的Roundtable,好好地看看功能組別議員的平均出席率,趁暖水還未煮熟向前走的雙腳,靜靜地用良心想一想:保護既得利益卻尸位素餐的,是香港未來的民主嗎?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