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滅絕師太看香港基督教右翼

家暴條例其實是沒有甚麼問題的,條文加入保障同志同居的條文,本來就沒有甚麼問題,反正這條條例在之後亦會加入保障異性同居者、祖孫關係者,又不見得反對團體指責這些保障會敗壞傳統婚姻,鼓吹亂倫!

不是我亂說,蘇穎智此類撒旦走狗,不停重複一個「邏輯」,就是家暴條例保障同志同居會導致同性婚姻合法化會導致傳統家庭倫理被破壞會導致人獸交鴨增多AIDSHIV……最後使得世界末日。這種危言聳聽的招數,是保守派屢屢運用的方法,用以打擊開明人士,拖慢時代進步。我們可以發覺,無論是大至共產黨,小至恩福堂,都用同一個手段來阻止時代進步。

香港這堆畜牲不如的反對者,令我想起金庸小說的一個人物,她就是滅絕師太。

滅絕師太是峨嵋派的掌門,當時元末亂世,漢人深受元人的壓迫,紛紛造反。滅絕師太不但不顧念民族大義,不顧念漢人受罪,繼而援助起義;反而一味號召正派名門消滅所謂的邪教——明教(但又不見得明教作惡多端),還發動光明頂大圍攻,幸得張無忌力挽狂攔,否則就要來一場納粹式的門派屠殺。

滅絕師太對明教深痛恨絕,起因是因為其師兄被明教所殺。奇怪的是,滅絕師太的師祖郭襄一家同樣被元朝兵所屠殺,此仇更重;而且元朝政府作惡多端,為甚麼不分清輕重緩急,先起來抗元?是不是像香港的基督教教會,師太收了建制派的錢來擴充峨嵋派,所以就不顧公義?

之後,滅絕老尼因為面子掛不往,在萬安寺墜樓而亡。死前叮囑弟子周芷若要讓峨嵋派成為繼少林和武當的另一大門派。實際上,滅絕老尼也不管甚麼社會公義,她著緊的只是自己的門派壯大與否。

滅絕老尼的行徑可能被後來的香港基督教會所抄襲,現在明光社、恩福堂此類物體,實際上是滅絕師太的翻版。

滅絕師太要剿滅明教,教會要捍衛所謂的「家庭價值」。兩者殊途同歸,都是迫害弱勢社群和非主流群體而不顧公義。如果教會要同撒旦宣戰,深圳河以北就有一個龐大的撒旦政黨正在迫害他們的弟兄姊妹,要他們膜拜馬恩列毛鄧,又不見教會力斥其非,對其宣戰!他們反而搞一些迫害同性戀者的活動,輕重緩急完全搞不清。可能,教會為了擴充勢力,就可以放棄公義,將靈魂賣給當權者。這樣,比滅絕師太還要下流—畢竟,師太也沒有為了自己的門派而向元政府獻媚

耶穌曾教訓使徒:「為甚麼你只看到別人的木屑,卻不管自己眼中的木樑呢?」這句應改成這樣來形容現今的教會:「為甚麼你只看到弱者的木屑,卻不管當權者的木樑呢?」見到最近的家暴條例中,教會熱心於迫害性小眾,但不敢像耶穌般勇於指責當權者(甚至向當權者拍馬屁),我不得不感嘆——香港的教會和基督教團體墮落了!

 

胡啟敢

胡啟敢

和史學大師司馬遷一樣,因為心中有鬱結,所以才動筆寫作。以前迷信經濟學,現在已是一個民主社會主義者。我的生活有點不平凡,所以思想亦別樹一格。與其藉此三言兩語了解我,不如慢慢看我的網誌的文章,窺探我的內心世界吧。現在徵求女朋友中。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