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漫畫省思愛

老實說,柏堅是一個遲熟的人,在中學時期,班中已經有好幾對情侶的時候,柏堅仍然是不了解愛情的滋味,沒有樣學樣地找一個(雖然下場都是東施效顰)。到了現在舊同學們對成雙成對的時候,柏堅仍然是一個王老五。能夠讓我間接體會甚麼是愛的,恐怕就只有文學、漫畫、動畫了。(希望不會有人笑我是宅男吧!因為我亦有看其他類型的書本。)

最近又深思了何謂男女間的真愛。胡思亂想,又想起了一套之前被我嚴厲批評的漫畫——《魔法小米路》的情節。雖然該漫畫的情節實在令人不敢恭維,但有謂「他山之石,可以攻錯」,當中,這套戀愛漫畫,又有甚麼值得學習呢?

《魔法小米路》其中有兩個人物,南楓和日高安純,同時喜歡了班中的結木攝。兩人同得得到了精靈的幫助,但是兩人卻作出不同的選擇,南楓一開始用魔法讓結木攝喜歡自己,但之後就後悔,解除了結木攝的魔法,最後堅持用自己的力量來追求結木;然而安純卻屢屢用「使橫手」,三番四次用魔法來讓結木攝喜歡她。兩個女人的愛,很難說有高低,但是哪一個人的愛是可貴的,就值得討論了。

概括來說,南楓對結木攝的愛是無償的,但是安純對結木的愛是佔有的。南楓明白結木是一個獨立的個體,有獨立的性格、獨立的喜好,不能用外力來強行歪曲,所也她就放下,不會用魔法來強行改變結木的喜好。安純可能也喜歡結木,但是她佔有慾極強,認為愛就是佔有一個人,所以才會使橫手地用魔法來迷惑結木。南楓懂得尊重一個人,但安純卻不懂,只懂要別人遷就她,不然就使橫手迫人就範。如果你是結木,你會選擇哪一個女孩子?

再伸延一點說,現代的父母親,很多和安純一樣,都是同廠的生產線所生產的貨色。儘管他們說疼愛子女,將最好的東西給子女,但是他們和安純一樣佔有慾強,不尊重子女的志趣,強迫他們玩A、B、C、D的「課外活動」,強迫他們入的「名校」,強迫他們走「康莊大道」,結果子女的無限可能性就被扼殺。這些父母口口聲聲說愛子女,但是卻毫不尊重子女的自主性,只將子女當成一件死物來搓圓按扁,可見佔有慾之強,以及其不尊重。

正如教育學家弗雷勒所言,這不過是一種死亡之愛罷了。

胡啟敢

胡啟敢

和史學大師司馬遷一樣,因為心中有鬱結,所以才動筆寫作。以前迷信經濟學,現在已是一個民主社會主義者。我的生活有點不平凡,所以思想亦別樹一格。與其藉此三言兩語了解我,不如慢慢看我的網誌的文章,窺探我的內心世界吧。現在徵求女朋友中。

1 Comment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