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甘乃威說辯

有時,柏堅真的很懷疑,香港是不是仍然停留在巴金的《家》、《春》、《秋》時期,仍然被宋儒的陳腐禮教所籠罩,所以現在稍為一點點失德的事,都會被視為離經叛道,動輒大刑伺候,將所謂的失德者通通「浸豬籠」。最近的甘乃威「醜聞」,正是一個好好的例子。

最近,香港傳媒不論是親共還是親民主,都罕有地同氣連枝,對甘乃威窮追猛打,而土共亦乘機「抽水」,意圖為五區總辭降溫。土共的行徑還真是好笑,02年時你們的同伙李國寶在巴黎鬧出婚外情,比甘乃威所謂的桃色醜聞還嚴重十倍,為甚麼當時你們不大義滅親,公開要求李國寶辭職?你們招牌上面的「是其是、非其非」六隻大字,是不是已經徹底破產了?對比起當天的沉默,今天的大義凜然,只不過是一種廉價的公義而已。

土共雙重標準,柏堅領教得多,只有林毅忠之流的走狗,才會替他們盲目賣命。

即使退一萬步,甘乃威真的是「求愛不逐」炒了那女議員助理,那樣,傳媒將他小心翼翼地護送到各種媒體面前作文革式批鬥,要將他的政治前途完全毀滅,又合理嗎?現在,大家只會聽信譚香文的一面之詞,就將甘乃威判死刑,又合理嗎!?現在連事主也沒有出現說辭,一群道德塔利班就出來斷定甘乃威性騷擾女助理,又合理嗎?

議員助理是一個高度敏感的職業,要輔助議員處理許多政治機密文件。所以,如果一個議員和助理失去互信,他們的僱傭關係就會結束,所以,一個助理並不是「老奉」拿著鐵飯碗的。如果甘乃威因為和女助理表示好感而導致關係緊張,就代表兩者不再互信,甘乃威在一段時間後炒掉女助理,亦無可厚非。

即使是退一億步來說,甘乃威真的因為不忿而解僱女助理,難道這就代表他不適合當議員?麻煩大家清醒一點,不要這樣天真受到傳統思想塗毒,以為一個道德完美的人才有資格當領導者。

正如耶穌所說:「如果你們沒有犯過錯的話,就拿石頭打她。」人誰無過?如果大家要用道德塔利班那種尺度來論斷他人,我想全世界的人都得被判死刑。甘乃威可能只是私德有虧,但是沒有做過政治失德的事,為甚麼大家要用風馬牛不相及的範疇來論斷甘乃威,甚至要求他辭職?他犯過甚麼政治錯誤?歷史上很多能幹的君王,倒如唐太宗,有後宮三千佳麗,比甘乃威更淫亂萬倍,為甚麼明光社之流不質疑唐太宗,反而追殺一個小小的甘乃威?雙重標準?

這反映了現代民主國家的選民問題:選民不是以政治人物的能力及政見來選他,反而以私德、宗教信仰之無關宏旨的東西作為投票準則,結果,這些蠢才就做了政治人物的利益交換的犧牲品。例如布殊不甚了了,但美國不少蠢才竟然因為他是福音派教徒而送他進白宮,結果導致了美國四面受敵、國庫空虛、承受金融海嘯的衝擊。布殊之禍,就是因為美國蠢才以政治人物的私德來投票。

香港市民,你們要犯美國蠢才的錯誤,就儘管將私德和公德混為一混,繼續向甘乃威鞭屍吧。

胡啟敢

胡啟敢

和史學大師司馬遷一樣,因為心中有鬱結,所以才動筆寫作。以前迷信經濟學,現在已是一個民主社會主義者。我的生活有點不平凡,所以思想亦別樹一格。與其藉此三言兩語了解我,不如慢慢看我的網誌的文章,窺探我的內心世界吧。現在徵求女朋友中。

7 Comments

  1. Re:嚴櫻
    如果甘議員是女人,那樣王「先生」就會變成眾矢之的了。香港是一個道德保守的地守,如果甘先生真的性取向有問題,一定會給明光社等人亂棍打死。

  2. 假如
    甘威事件當中既受害者
    唔係王小姐
    而係
    王先生
    王先生指出
    甘議員雖然已婚
    但曾經對佢表示好感
    王先生堅決拒絕
    最後為甘議員辭退
    他日見報
    甘議員聲淚俱下
    指自己確實曾經對王先生表過好感
    承認喺性取向上有過疑惑
    情不自禁
    以至鑄成錯誤
    令王先生及自己的家人受事件困擾
    辭退時俾既錢
    係補償

    又或者

    甘議員誠如現在一樣
    不作任何回應

    你估社會同輿論的反應
    會唔會因為當事人係王先生
    而折然不同
    甘議員會成為敢於敢愛既英雄
    還是一個被人痛罵賤格更加萬劫不復的怪物?

  3. Re:Carter
    傳媒約束政府施政?我見到更多的情況是,傳媒被政府牽著鼻子走!例如98年的減綜援事件和現代的菜園村事件,傳媒都是只一味聽信政府的一面之詞,攻擊綜援人士和菜園村居民!

    「這件事再度證明了香港人對緋聞和家庭倫理劇的熱愛要遠遠大於對公共利益的關注。你看霍震霆,連續8年沒在議會裏提出任何動議及修正案,在立法會內各事務會議委員會上的出席率也是一直偏低,就算現身也是坐幾分鐘就走。但我們何曾聽過有人說這是「醜聞」,何曾見過有人要調查他的表現是否符合公眾期望,乃至於要求他自動引退?」by梁文道—村民公審甘乃威

    係呀,為甚麼沒有人用同一尺度來要求功能組別?難通那班廢柴有特權?李國寶也有婚外情,為甚麼傳媒沒有攻擊他?

  4. 傳媒確是雙刃劍,尤以香港為甚。
    一方面傳媒的確約束了部分政府的施政,
    另一方便卻鼓吹了「嚴以待人」的風氣。

    甘生那件事,最大的問題是他前言不對後語,不夠光明磊絡。
    別忘了,他是我們一人一票選出來,我對他,比功能組別那班河蟹更有要求!

  5. Re:Carter
    我的確也不滿泛民的道德潔癖主義(社民連除外),他們在某些議題和明光社沒有分別,但是政治家就是專攻擊政敵的痛腳,世界均是如此。即使奧巴馬上位後也在不停攻擊布殊的劣政。你用道德潔癖的角度來批評泛民(當其他人達不到自己的「尺度」時,就予以窮追猛打),不是正靈驗你的批評?泛民以民主來攻擊保皇黨也沒有甚麼問題,因為這是事實。

    甘生那筆錢是不是掩口費仍未有確切消息,不要信傳媒亂報。

  6. 不論泛民和建制派,兩者也有一個錯誤觀點,就是以聖人自居,尤以部分泛民議員為嚴重。
    他們把自己安放在道德的高位,當其他人達不到自己的「尺度」時,就予以窮追猛打。
    這就是香港政治特色,也是我對香港政治心死的原因。

    回正題,甘生攪婚外情,沒什麼大不了,
    他最錯的,是以十萬蚊做掩口費!
    這和中共貪官用錢賄賂上司有分別嗎?

    多謝曾生吧,若不是那個電燈膽,甘生會死得很壯觀的!

  7. Absolutely agree to all the argument points stated by the author. Bit I have given up expectations on the deteriorating quality of Hong Kong people long time ago.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