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水也喝不上的時候

新自由主義自七十年代末盛行,篡奪了全球化的正當性後,將西方國家自二次大戰累積下來的名聲敗得七七八八。現在中東國家和落後國家不少人民不信任西方國家控制的國際機構。有些國家固然是因為其獨裁而拒絕西方組織,但亦有不少國家因為恐懼IMF等瘋狂的新自由主義信徒而拒絕開放。

IMF和WBG都充斥新自由主義的信徒,他們控制著貧窮國家的債務,並要脅它們償還本來不是這些國家人民所浪費的債務。在IMF和WBG這些黑社會大耳窿向窮國磨刀霍霍的同時,又向窮國伸出佛口蛇心的援助之手。IMF和WBG借出九牛一毛的援助金時,要窮國簽下賣身契,將國家的所有資源都賣給西方的跨國公司。這就是當代的帝國主義了——窮國雖有主權之名卻無主權之實,人民生活在跨國公司帝國的魔爪之下。反全球化人士野草燒不盡,春風吹又生,和此不無關係。

一杯水,在香港可能是一文不值,甚至是唾手可得,這是因為香港水源尚算充足,而且水的買賣是由政府公營的。然而,在部分貧窮國家,他們的水銷售如同市場原教旨主義者(例如獅子山學會)般所言,已經是完全是私有化了。諷刺的是,他們背負的水費如同泰山壓頂。自從WBG要求部分窮國將水資源私有化之後,窮人就不能免費用水了,這種反人類罪行的出現,恐怕只有何民傑或王弼之流會拍手稱慶。

以下是一些跨國公司反人類罪行的例子:

1.玻利維亞政府被世界銀行施壓,讓一間跨國企業Bechtel在其國內開設供水公司,而窮人面對的殘酷現實是每月的水費暴增至20美元(每月的人工只有100美元),局面瘋狂到連窮人在屋頂設儲水槽儲雨水也會被控犯法。窮人忍無可忍,終於將這間公司趕出境,由激進分子重新分配水資源。但不知悔改世銀和Bechtel持續向玻國施壓。

2.在印度,一個部落自建了一個儲水箱自給自足,但印度政府將其賣(非法?)給百事公司,百事公司甚至公開阻撓當地居民儲用雨水。

3.在加納,英國和世銀以斷絕援助其國為脅,要求其開放該國的水資源予跨國公司。

4.法國公司Generale des Eaux獲得阿根廷一個省的30年的供水合同,但服務欠奉,將不乾淨的水直接給人使用且水費是原有的兩倍。結束觸怒了當地居民,他們拒絕交水費,最後使這公司撤出當地。

5.波多黎各的供水私有化使窮人無水可用,但諷刺的是,美軍基地和旅遊勝地則有充足的水源。

以上內容均取材自《小小地球》,James Bruges著。正如作者所言,當金錢的地位高於文明的價值時,就會有以上的反人類罪行。世界銀行的首席經濟學家勞倫斯.薩莫斯(Lawrence Summers)曾指出傾倒有毒廢料在發展中國家是合理的!

胡啟敢

胡啟敢

和史學大師司馬遷一樣,因為心中有鬱結,所以才動筆寫作。以前迷信經濟學,現在已是一個民主社會主義者。我的生活有點不平凡,所以思想亦別樹一格。與其藉此三言兩語了解我,不如慢慢看我的網誌的文章,窺探我的內心世界吧。現在徵求女朋友中。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