率運動員食人

踏入東亞運的倒數時刻,雖然有媒體落力宣傳運動會,可幸沒有往年奧運那份全民狂熱,討論區也沒有憤青在遊走狙擊自由派的聲音,恐怕大家都是對東亞運冷處理。坐擁52面奧運金牌的中國,不知是不是認為運動會收不到團結國人的效果,所以只是派了幾名香港人人所共知的運動員來港作賽,聊以滿足香港的粉絲或憤青。

而當中,中國和北韓的體育體制都是推行舉國體制,傾全國資源來打造金牌選手,結果是立竿見影,中國終於在上年取代美國成為金牌大國,北韓的足球隊亦罕有地打入決賽周。這是兩個專制國家向人民注射的亢奮劑,用以證明國家崛起等虛無飄渺的民族情緒。

為甚麼中國和北韓要著力強調國際比賽在鼓動民族情緒的功用?無非不是為了掩飾劇烈的社會矛盾。「寧要核子」的北韓需要外國的糧食援助,「大國崛起」的中國面對貧富懸殊、維權上訪、貪污腐化、三農問題……等多於牛毛的問題。然而,兩國政府不是用開明態度來處理之,反而站在人民的對立面。在發達國家,搞國家體育是錦上添花;在專制國家,搞國家體育是關係到該黨的生死存亡。正如社會學學家所言,如果專制政府不用強力的意識形態來「團結」貌合神離的人民,恐怕早已活不下去了。

今屆東亞運動會的最後贏家,恐怕仍然是行舉國體制最極致,坐擁最多金牌的中國——其他國家的運動員,恐怕是望「華」而歎了。雖然中國可能贏得最後的勝利,贏得憤青的擁戴,但蔡楓華的說話,剛巧也適合形容中國——一剎那的光輝唔係永恆。

孟子曾言:「庖有肥肉,廄有肥馬,民有飢色,野有餓莩,此率獸而食人也。」現今中國十三億人民還未能有好的生活,一個國家竟然能夠闊綽地搞國家體育(上年的培訓奧運參賽運動員經費除以每面金牌約6.7億),真是可謂「率運動員食人」,如果將這些用來豢養憤青亢奮情緒的資金用來建希望小學,將有過千萬的失學小孩受惠。但是中國卻決定將數以億計的金錢倒入剎那的虛榮,無視國內數以億計的窮人的苦況,實在開文明倒車的決定,亦陷金牌運動員於不義。

筆者最崇敬的作家,柏楊先生,在自己的自傳有一段名言,就是感慨國家強大有甚麼用,最重要是人民能夠幸福。的確,就算中國能夠攫取所有金牌,但人民沒有實質的幸福生活,這樣又有甚麼意義呢?在政府大力宣揚東亞運的同時,我們能對「率運動員食人」作出反思嗎?

胡啟敢

胡啟敢

和史學大師司馬遷一樣,因為心中有鬱結,所以才動筆寫作。以前迷信經濟學,現在已是一個民主社會主義者。我的生活有點不平凡,所以思想亦別樹一格。與其藉此三言兩語了解我,不如慢慢看我的網誌的文章,窺探我的內心世界吧。現在徵求女朋友中。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