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耀棠的陽謀

一月一日元旦大遊行的晚上,有「激進」的示威者衝擊中聯辦。可惜柏堅因為在除夕幫支聯會做事,腳患未癒,未能參與這次波瀾壯闊的示威。我由衷敬佩這群青少年,他們的勇氣、他們的純真、他們都堅持,實在不是一些考試機器,或者一些被馴化了的「傑青」可以比擬的。

用「暴力」來形容這群80後的人,不是既得利益者,不是既得利益者的走狗,就是一些對世事懵然不知的無知庸人。要知道,這群示威者面對的是更龐大,更加暴力的國家機器——一個殺人不眨眼、對付異己絕不手軟的中共。面對中共的暴力統治(剝奪香港人的普選權),示威者的所謂暴力,不過是一種無奈的反擊,擺擺姿勢罷了。再強調一次,中共政府製造的制度暴力比起示威者的暴力,是前者促成後者,前者比後者大,前者比後者更應受指責

自元旦大遊行之後,就有不少人對是次遊行說三道四,意圖愚弄無知的香港人。其中一個人叫鄭耀棠。
不過鄭狗還真是無膽,一時說示威者衝突引致北京「震驚」,推遲普選云云,之後又開記者會否認說過,然後在「議事論事」中又重彈「震驚論」,短時間內變節數次,倒也令柏堅震驚非常。

鄭耀棠的論點是,北京受軟不受硬,如果香港人膽敢有甚麼激烈行為,會觸動北京的神經,推遲香港的普選。鄭狗看似的潛台詞是,只要香港人像哈巴狗這樣順從北京,這樣普選就會從天而降。可惜,這樣的童話故事,用來騙騙維園阿伯或林毅忠還可以,但是休想騙我。

由於鄭耀棠是中共培養出來自走狗,他根本不可能不知道共產黨的本性是如何惡劣的,軟化立場不僅不可行,反而加速自身滅亡。故此,五區公投反而能夠恫嚇中共,殺中共一個措手不及。

稍微讀過一點中共黨史,根本就不會像林毅忠這樣愚蠢,對中共抱有不切實際的幻想。首先,中共一向沒有推行民主的誠意,無論在建國前還是建國後,自由民主都是哄騙人民的紙紮食物,用以吊吊人民的胃口。胡耀邦和趙紫陽曾經推動過民主改革,但是立即給封殺。所以,妄想中共能夠給香港民主的人,比被祈福黨所騙的人還要笨蛋加三級。

其次,中共只有同志或敵人之分,容不下所謂的中立派。如果你像民主黨般以為不搞五區公投,放軟手腳就能博取中共的好感,完全是大錯特錯。中共信奉的邏輯是「非敵即友」,即使現在中共不打擊所謂不支持五區公投的「溫和」民主派,但當中共將社民連或公民黨等「激進」的消滅後,就輪到「溫和」的被消滅掉。用共黨的話說是:「團結大多數,打擊一小撮」。之前兩份中共喉舌報忽然讚民主黨「理性務實」,是為了打擊公、社兩黨,等兩黨自斃以後,就輪到民主黨等被屠宰了。在中共面前中立,是一件危險的政治動作,無異於自殺。就像建國前中共連結知識分子打擊國民黨,建國後就藉「大鳴大放」消滅抱不同意見的知識分子。

所以,港人以為扮溫和就可以有普選,簡直愚蠢之極。等中共消滅所謂的激進派後,就輪到立場軟化但和中共意見不合的人(支持民主的人)被同化或被消滅,至於普選?還是「得個桔」!鄭耀棠沒說出這點,這是他陰險的地方,意圖離間港人和民主派,再「分而滅之」。

因此,無論是否支持五區公投的人,今次一定要支持辭職的議員,給中共一個下馬威,亦是自保方法!

shortlink:http://wp.me/pv5M9-9W

胡啟敢

胡啟敢

和史學大師司馬遷一樣,因為心中有鬱結,所以才動筆寫作。以前迷信經濟學,現在已是一個民主社會主義者。我的生活有點不平凡,所以思想亦別樹一格。與其藉此三言兩語了解我,不如慢慢看我的網誌的文章,窺探我的內心世界吧。現在徵求女朋友中。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