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黨,下一個港進聯?

筆者原本以為,民主黨的政治智慧是低無可低,不料還有一個政黨更劣一籌,完全是腦殘的典範——它就是自由黨。

在報紙上知道,自由黨主席劉健儀宣佈不參與補選,原因是五區請辭挑戰一國兩制的底線,而起公社兩黨說起義言論激烈,有推翻政府之嫌,所以為免被人誤會的情況之下,不派人參與補選。

筆者原本以為自由黨是有點政治智慧的,不料阿斗就是阿斗,永遠都是扶不起來。零三年時,田北俊帶領自由黨倒戈,結果令到廿三惡法胎死腹中,這步有政治智慧的險棋,贏得了市民的支持,結果在零四年的立法會,參與直選的田北俊和周梁淑怡都得到市民支持而高票當選。

原本還以為自由黨願意為香港人爭取普選,轉型為一個民主右翼政黨,不料自由黨自視過高,漠視民意,在四年來倒行逆施,事事聽從北京的旨意,無甚作為。結果零八年的立法會選舉,自由黨在直選的所得票數大跌,遭到選民的拋棄,現在只是一個立法會的小政黨。

自由黨已經是窮途末路。論忠心,它不如傳統左派般根正苗紅,又有叛變的記錄;論實力,又不如立法會的其他獨立保皇黨般都是世家大族,有利統治香港。這樣的小政黨,實在是「食之無味,棄之可惜」,早晚只會被港進聯化,被民建聯吞噬。

如果自由黨是有膽識的,它應該派人參與五區請辭,全力為政改護航,以一些厭惡民建聯但是仍然保皇的右翼選民為目標,在是次公投中以擴闊票源,為下屆立法會選舉練兵,這樣有機會搶攻民建聯的票源;雖然歷史會讓他們遺臭萬年,但仍能保持一己權力。自由黨此類由大少小姐執政的政黨,只是想龜縮地保留剩餘權力,稍有政治智慧的行為也不敢做,實在今人失望。零三年的一個殺著,可能是「亂拳打死老師父」而已。

無論自由黨今次是否受到北京的壓力而退選,但是可以預見的是,自由黨已經是一個死寂的政黨,沒有政治膽識。在可見的未來,它將會是以往港進聯的翻版。

Short Link:http://wp.me/pv5M9-ad

胡啟敢

胡啟敢

和史學大師司馬遷一樣,因為心中有鬱結,所以才動筆寫作。以前迷信經濟學,現在已是一個民主社會主義者。我的生活有點不平凡,所以思想亦別樹一格。與其藉此三言兩語了解我,不如慢慢看我的網誌的文章,窺探我的內心世界吧。現在徵求女朋友中。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