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全部都彭秋雁上身了

昨日(1月9日),警察全部都彭秋雁上身,值得筆者在此立此存照,作為歷史的見證。

今天,警察以襲警罪逮捕了陳巧文。大家都知道,香港的示威者從來也是善男信女,頂多只是有些許肢體衝突(挑逗?),警察抬走示威者,絕不會有人作出暴力反抗。不幸的是,香港警察對襲警罪的定義如同中共對顛覆國家政權罪的定義,只要看你不順眼,就會誣告你襲警,哪怕你甚麼也沒有做。而所謂的證供也是來自朝廷鷹犬,可見只要鷹犬的魔爪盯上,你就在劫難逃了。更天殺的是,法官只相信朝廷鷹犬的證供。

孔子講春秋大義正名份,柏堅也是秉承此志(不過先讓司馬遷喝了頭啖湯),由於香港警察已經淪為政治打手,要貶稱為朝廷鷹犬,亦不為過。警察有除暴安良的正職不去做,竟然浪費公帑,用數個便衣警員跟蹤陳巧文(而且還要讓陳巧文知道,製造壓力),然後像收數公司般上門「恐嚇」陳巧文的家人,或者在元旦遊行就動用一千人來欺壓良民。這都不是一個正常的國家警察應有之義,反而像一個極權國家的秘密警察般,製造白色恐怖。

這就像彭秋雁這條法西斯走狗,有正事不做,反而只是檢舉一下學生的髮型服飾(和道德何干?),斥責一下轉堂時偷用儲物櫃的學生,閒時就懲罰在早會時搖扇的筆者。至於學校最嚴重的欺凌問題,他是不管的。香港警察竟然有樣學樣,大力「彭秋雁化」,真是無恥。

我實在不知道鷹犬逮捕陳巧文的用心何在,拉了一個陳巧文,只會讓千千萬萬個潛在陳巧文出現。中共現在已經周身蟻,鷹犬給主子添煩添亂,用心何在?

歷史不會忘記這一天。

short link:http://wp.me/pv5M9-a0

胡啟敢

胡啟敢

和史學大師司馬遷一樣,因為心中有鬱結,所以才動筆寫作。以前迷信經濟學,現在已是一個民主社會主義者。我的生活有點不平凡,所以思想亦別樹一格。與其藉此三言兩語了解我,不如慢慢看我的網誌的文章,窺探我的內心世界吧。現在徵求女朋友中。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