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毒

也許,你吸白粉是對的,
誰叫難耐如斯的現實?

「老大哥」喃喃自語的忍耐,
「老大哥」唸唸有詞的和諧,
「老大哥」琅琅上口的愛國,
「老大哥」口若懸河的理性。
四種噪音交織的毒音,
你聽來——
也是一種迷人的安眠曲。

忍耐,造就更多的壓迫,
和諧,蕭清四周的生機,
愛國,成全國人的瘋狂,
理性,鋪成地獄的門路。

四種冠冕堂皇的噪音,
中斷了反對派微弱的呻吟,
中斷了反對派一點的濡動,
也中斷了廣大群眾的願望。

「老大哥」的野蠻和獨裁,
難道不是第一天就知道嗎?
「老大哥」的殘民和貪婪,
難道不是第一天就理解嗎?

但你,儘管是受壓迫的一人,
你仍然靜靜吸下白粉,
默默祈求痛楚消去。
可是,你不自覺
詛咒弱小,
詛咒良知。

白粉內,
有點犬儒,
有點法西斯。

二零一零年二月 成詩於五區公投前夕

short link:http://wp.me/pv5M9-au

胡啟敢

胡啟敢

和史學大師司馬遷一樣,因為心中有鬱結,所以才動筆寫作。以前迷信經濟學,現在已是一個民主社會主義者。我的生活有點不平凡,所以思想亦別樹一格。與其藉此三言兩語了解我,不如慢慢看我的網誌的文章,窺探我的內心世界吧。現在徵求女朋友中。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