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問題?還是民主危機?

自從上世紀普及教育在世界盛行以來,教育問題一向困擾社會各界。一般印象而言,西方發達國家的教育制度比東方國家做得比較好,尤是北歐的社會民主國家(例如芬蘭)為模範,東方各國的教育問題遇到嚴重樽頸問題,不論是比較發達的日本、台灣或香港。

例如日本文化作品,有不少都有意識或無意識對教育作出一個探究。在香港,比較聞名的是《女王的教室》和《麻辣教師》。前者主張用更壓迫的手段來管理學生,在受法家思想影響的中國人相當受落;後者雖然說要和學生打成一片,但是其教育模式都是具有壓迫性的。看來,東方人認為學生不尊師重道(這個四字成語具有父權主義的意味),是因為學校的訓導系統不夠嚴厲。

另一個流行的說法是,現今的教育問題是因為西方思想敗壞東方傳統價值所致。此這一論調的人認為,學生藉著自由主義和民主主義而有恃無恐,公然與老師作對,老師一懲罰他們,就用家長和教育局作擋箭牌,這一派認為,社會風氣過分縱容學生,以致教師無法再像以前一樣管制學生,以致學生的操行江河日下。

保守派的提議是,政府應該廢除禁止體罰的法律,讓學校能夠隨心所欲的控制(美其名為教育)學生,而家長亦不應該再插手學校校政,而學風亦應該收緊,以便重振學生的操行。用俗語來說,保守派相信治亂世,用重典」。很多開放的人雖然或許不敢公開認同保守派的主張,但是內心還是對此有一點憧憬

保守派(包括彭秋雁此類渣滓)提出這樣的想法,從人類歷史的發展來看,一點也不奇怪。歷史已經證明,人類對於暴政和獨裁有一種不可思議的偏執和熱衷,例如希特拉當政的時期,對人民實行獨裁和恐怖統治,不少民主國家的人民都對納粹德國有好感,認為希特拉管治效率好,使得國家強大,人民紀律嚴明(留意,全部都是集體主義的言辭),更認為應該廢除民主制度,以獨裁制度行之。獨裁制度,是一種具有壓迫性的制度。所以,保守派反對學生的放縱,認為應該用更壓迫的手段來控制學生,其實和人類對暴政和獨裁的喜好那種深層次心理,是一脈相承的。

即使在第一個實行民主國家—美國,人民對自由主義和人權主義的恐懼,亦不亞於東方國家。根據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克魯曼的新書《下一個榮景》分析,民主黨在1970年後在美國失勢,是因為它支持自由主義和人權主義,引起保守主義的攻擊。保守主義者的主張看似振振有詞—美國在六十年代民權運動達到高潮的時候,犯罪率亦隨之而上升—雖然兩者沒有學理上的關係,但是保守主義者在競選其間,將兩者說成有因果關係,痛斥自由主義敗壞美國社會,保守主義者高舉「秩序」之名,贏得當時不少美國人支持。故此,將自由主義醜化成通往混亂之路,東西方皆然

這和香港教育有甚麼關係?香港不少老師,包括彭秋雁和彭小嫻,就像美國保守主義者一樣,將香港的學生操行問題歸咎於自由主義。香港的教育情況就像美國六十年代的時候一樣,校政變得比較寬容但學生的操行問題增加。於是乎,彭秋雁和彭小嫻等保守派很自然將自由主義擴展多少和學生操行壞好當成反比關係。他們提出的解決方法和美國保守主義者不謀而合,就是要限制自由主義和加強控制。所以香港的教育問題,其實是一個社會問題。

但是美國保守派很明顯失敗。在他們得勢的90年代,美國的犯罪率雖然下降,但是入獄人數卻高於60年代。保守派憑甚麼說只要限制自由主義和用重典,就能解決學生操行問題?而且,如果要打造一個獨裁國家,保守派的主張也是無可厚非的,因為獨裁國家最需要愚民和順民,壓迫性的教育正正能夠培養這種心態,但是,筆者嚮往的是自由民主人權法治公義的國度,所以,筆者堅決反對保守派的主張

現在的香港,的確面對民主自由危機。促成這個危機,學校、家長、社會、政府都責無旁貸。現代的青少年對社會和自身缺乏批判性和反省,導致香港的選舉投票率越來越低,尤其以青少年為甚。如果這個情況持續下去,民主制度和自由主義將會崩潰,我們將會回到蠻荒時代。

(後補:筆者只是嘗試為青年人政治冷感和教育制度拉上關係,但不代表筆者贊同教育是唯一因素。社會因素更是一個大問題。至於筆記正在閱讀Gerry Stoker的《別當政治門外漢》,裡面有另一解釋。)

Short Link:http://wp.me/pv5M9-b9

胡啟敢

胡啟敢

和史學大師司馬遷一樣,因為心中有鬱結,所以才動筆寫作。以前迷信經濟學,現在已是一個民主社會主義者。我的生活有點不平凡,所以思想亦別樹一格。與其藉此三言兩語了解我,不如慢慢看我的網誌的文章,窺探我的內心世界吧。現在徵求女朋友中。

4 Comments

  1. 限制學生的髮型和服飾,不是已經剝奪了其人身自由?不是獨裁,還是甚麼?

    /難道應對學生胡亂破壞公物、毫無公德、目無法紀及浪費納稅人金錢視若無睹/
    稻草人的謬誤,學生有這種問題,不能用來證明學校不是獨裁。

  2. 學校獨裁!?但只針對前線老師,而非學生!實不宜再幻想學校欺壓學生
    校規無疑規範學生操行——畢竟各處鄉村各處例,但與獨裁兩碼子事!!!髮禁制度、校服制度無異有檢討的空間,但難道應對學生胡亂破壞公物、毫無公德、目無法紀及浪費納稅人金錢視若無睹?同企業文化一樣,社運文化實不認被引入學校!!!
    雖然現今的教育制度異常混帳,但不應連那些敢於教導學生獨立思考的老師也予以否定——至少筆者敢誇言在教授敏感的科目時——歷史科及「通識」科——一直無視所謂「政治正確」﹝或許因此付上了沉重的代價?﹞

  3. Re:逸仙
    學校的獨裁性令到大部分(不是全部)的學生提早被社會馴化,他們出到社會就失去改革社會的動力和意志。
    香港有一批順民,多得髮禁制度、校服制度、訓導制度不少。

  4. 現代的青少年對社會和自身缺乏批判性和反省,無可否認那個混帳的教育制度是其中一個因素,但絕不是因為學校管制學生的操行——假如學校那些官僚腐敗的管理層——而非前線盡責的老師——還沒有忘記學生的德育
    作為老師,教導學生民主、自由的真諦本責無旁貸,但不表示應將社運文化引入課堂——社運文化與企業文化同樣是危害教肓制度的罪魁禍首!!!
    按︰筆者作為一歷史科及「通識」科﹝超額﹞教師,在課堂屢次犯險分享年青時參與學運的﹝微不足道的﹞經歷、提醒同學毋忘「六四」、教授法國大革命時不厭其煩地解釋何謂民主、自由、人權;但同時提醒同學在一個民主的社會裏別忘記有權力同時亦有義務、當然還有經常告誡同學別忘記潔身自愛!!!﹝只要閣下告發,筆者或許從此在教育界再無立足之地……庇理羅士女子中學的吳美蘭老師也許將會面對這個代價……﹞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