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林毅忠的一番話

我在這裡有必要和林毅忠說明一下,我也很喜歡國內部分同胞,他們即使身在虎穴,仍然不會對民主自由的追求有所顧忌,網上有部分論壇更加熱烈地歌頌民主自由。他們不會像林毅忠般為了中港發展就拋棄良知迴避六四問題,不會因為是中共的決定而為中共開脫,不會將中共奉為全知全能的上帝,而且是其是,非其非。所以我甚少罵國內的同胞是狗、是奴才、是禽獸、是豬狗不如。因為他們有人性。林毅忠則將民建聯奉為全能的上帝,有任何過錯都絕不批評(大家在林毅忠的Blog見過他批評民建聯嗎?我的舊Blog有批評過民主派),這種黨性極深的人,和走狗有甚麼分別?

林毅忠只夠膽在自己的小天地中自慰,禁止我發言,雖然情有可原,但是如果林毅忠真的相信真理越辯越明,現在我仿效曾蔭權,邀請林毅忠和我進行公開辯論,看看誰更有道理,好嗎?不過我相信他是不敢現身的了,哈哈。

胡啟敢

胡啟敢

和史學大師司馬遷一樣,因為心中有鬱結,所以才動筆寫作。以前迷信經濟學,現在已是一個民主社會主義者。我的生活有點不平凡,所以思想亦別樹一格。與其藉此三言兩語了解我,不如慢慢看我的網誌的文章,窺探我的內心世界吧。現在徵求女朋友中。

6 Comments

  1. 我不知林毅忠在說這番話的時候有沒有經過大腦。如果一個人或者一個政黨作惡多端,我們不能基於義憤來指責他們是狗、禽獸不如的話,我想那些行惡的人就有福了,因為他們即使做多少惡行也不受到指責。林毅忠這番說話正正是孔子所言的「鄉愿」,他們不分是非,對不公義的事沒有感覺,孔子直斥他們是「德之賊也!」。林毅忠,你看,至聖先師也會罵人,我只是追隨至聖先師,指責你這個「鄉愿」是狗罷了。

    不要六四平反,只想中國進步?我看林毅忠你連國情也不懂。一九八九年前,尚未聽過共產黨會迫害人民。但是現在,譚作人為四川死難者申冤、要求調查豆腐渣工程;趙連海為毒奶粉的受害者申冤,全部都沒想推翻共產黨,夠溫和了吧?但是中共卻以莫須有罪名迫害他們。中國的確沒平反六四之下向前看了,不過那個”前”字要讀作”錢”。任何人阻礙共產黨剝削人民的財產,都無好下場!我想林毅忠的向前看,就是這樣解釋吧?

    的確,不去六四晚會不等於不愛國。程翔和練乙錚也沒有經常去,但是他們對中國的問題亦有深刻的認識、批評和關心。但是林毅忠,你有批評過中共嗎?沒有,你反而一字不提,沒有促使中國的改進。你可能為了在民建聯謀取一官半職,所以對中國的問題視若無睹,這樣喪心病狂,我罵你是共狗也很正常。

    我在前段道歉過,你是否願意和我公開辯論?還是要玩你的鴕鳥政策?請便。

  2. 對我而言,就算多憎恨一個人,決不能稱一個人為狗﹗更何況是禽獸不如﹗你可以接受這種字眼,對我而言,這卻是不能接受的侮辱。我從來對事不對人,就算我認為別人的言論謬之千里,也決不會批評別人的人品、才能,甚至人身攻擊、粗言穢語。你可以查查看,我何時批評過任何異見者的人品?說我的言論荒謬,我可以接受;說我的人品有問題,我卻是不可接受。我記得鄒凱光在電台中曾說過一句話︰「我一向主張繼續向前,因此不參加六四集會,但是大家不能批評我不愛國、沒良知。」我也是如此,我沒有隱瞞六四,沒有反對平反六四,只是認為中國應該繼續往前。我始終相信著我的信念,六四集會不能逼使中共承認過錯,只有透過政治改革解決問題,而香港就是中國民主的試點,所以一定要盡快起錨。我不是沒良知,我一直都說「中共有罪」,你又何以忽略我的說法?聆聽需要耐心,只聽片面,不免有失偏頗。

  3. 我可以收回粗口性的言論(例如膠人、笨柒),並向你道歉,但是一些符合實實情的言論,我不會收回。你自詡忠於共產黨,叫人支持民建聯,我說你的中共的走狗,名實相符。你又因為中港經濟發展而拒絕平反六四,是缺乏良知的表現,我也不願意收回。其他粗口性言論可以收回。你亦可以罵我是「民主的走狗」、「為民主就可以禽獸不如」,我不會生氣。
    我道歉完了。你如果要玩鴕鳥政策,請便。

  4. 如果你肯收回侮辱我的言論,作出道歉,要我和你公開辯論也未嘗不可。你曾經說我是「共狗」、「白痴」、「膠人」、「笨柒」、「禽獸不如」,這些侮辱的言論你可以收回嗎?要知尊重是辯論的基礎,我亦未嘗聽過有人會在公開辯論當中說粗言穢語,作出人身攻擊。民主自由建基於不同政見的人士互相尊重,一個自稱支持民主自由的人,以人身攻擊的方式攻擊異見者,這決不是理性的表現。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