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菲律賓血案

窩囊的菲律賓警察

菲律賓綁案血案七人死亡,固然是一個悲劇,但我相信,現在市面上愁雲慘霧,不過是一種偽善的表現。我熟悉的所謂香港人,從來都是冷血而不付出感情的人。

如果香港人真的是多愁善感,為甚麼不對神州大地的祖國同胞付出感情?要知道,四川豆腐渣工程的受難者,毒奶粉的受害者,其死亡的原因和是次的死難者都是一樣:體制性的貪污腐敗(如果不是如此,兇手也不會發瘋挾持人質)。但是祖國同胞每一天遭受的苦難就引不起港人傷感(這些冷血分子還會義無反顧投票給民賤聯呢),而一件小小的綁架案就引起這段大的反應,反應如此極端,實在令人質疑現在所謂香港人的同情,不過是一種來得快、去得快、趕時髦的廉價式關心,並非是細水長流的關顧。

記得柏楊先生曾言,中國知識分子只敢在皇帝劃下的圈圈內跳來跳去。香港人漠視祖國同胞的苦難,但卻對是次死難者大表同情之心,又為柏楊的說法下多了一個注腳。香港人關心受害者也要如此小心翼翼(?),做人也未免太過窩囊了。

抨擊了偽善的香港人後,就說一下現在傳媒反應以及網絡生態。先說一下,我最鄙視那些躲在暗角裡放冷箭,還要自命大義凜然的網民。這些網民在是次悲劇一如以往,顯得十分義憤填膺,說要驅逐菲傭、抵制菲律賓、不去菲國旅行、菲人劣等論……等等。雖然這些網民大跳忠字舞,然而,他們的正義感是經不起考驗的。

除了因為這些網民的言論隱含納粹主義的惡臭之外,還值得說明的是,他們急急地向無辜的菲律賓人擲石頭,只不過是他們將日常遇到的壞事的負面情緒包裝成義憤,然而向他們定義的邪惡人士狠狠鞭撻。這完全和道德的自覺心無關。所以今天網絡可以反A,明天就可以反B。這些網絡老鼠根本並不關心被圍攻的對象是否邪惡,他們圍攻誰僅是為了發洩,和街邊的古惑仔隨便捉一個人痛打一頓沒有分別。

這堆垃圾的「義憤」,只是侮辱了死難者。

看到菲律賓的警察如此窩囊,你還會期望神槍手能夠一槍射死兇手嗎?

另外,有求就有供。既然有一群想藉此慘案而消費同情的愚昧大眾,自然有一些偽君子本色的機構提供此類服務。傳媒是次鉅細無遺地追蹤這次悲劇的經過,連家屬上機、回港下機都要廿四小時直播,有些傳媒甚至不顧倖存者的家屬及其悲痛,無情地讓他們曝光在冰冷的閃光燈下,無情地追蹤他們,無情地訪問他們的經歷。如斯行徑令筆者想爆粗大罵一頓。拜托各位傳媒大人,現在倖存者及死難者家屬最需要就是安靜,而不是你們以關心為名,實質是滿足愚蠢港人的獵奇心態的情況下,頻頻訪問他們,在他們的傷口中撒鹽。你們可以敦促政府追究菲國政府的責任,但不要再頻頻追訪倖存者及死難者的家屬了。如果你們擔心收視的,請多做幾單娛樂新聞補數。反正以香港人的偽善來計算,幾日後此新聞已經是明白黃花了。

聖經曾說,沒有一個人是義人,一個都沒有。我將這句話修改少少來形容香港人——沒有一個人不是瘋子,一個都沒有。

胡啟敢

胡啟敢

和史學大師司馬遷一樣,因為心中有鬱結,所以才動筆寫作。以前迷信經濟學,現在已是一個民主社會主義者。我的生活有點不平凡,所以思想亦別樹一格。與其藉此三言兩語了解我,不如慢慢看我的網誌的文章,窺探我的內心世界吧。現在徵求女朋友中。

1 Comment

  1. 哈哈!寫得好,寫得妙!!!!

    中國人以及香港人平日最喜歡見人”仆街”及搞內鬥,又愛鋤弱扶強!!!!
    每有死人塌樓之事時,例必到場湊湊熱鬧。個個興高采烈,如高登之”花生友”一模一樣”。
    見人跳樓不成,就立刻”屌”聲四起!

    現在,人人忽然有起同情心來,有人如”哭喪”一般,有人就忽然正義。可謂認真吊詭!!!!
    此事亦因此而變得可笑!!!

    中國人命賤,當然,連同情心亦變得便宜!!!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