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偉明與網民稱兄道弟?

現在才發現,阮偉明和香港某些網民,真是難兄難弟,當中的共通之處,讓人懷疑他們一眾人是不是前世是否撈亂骨頭,所以才會如此巧合。

可能有一些讀者會認為我瘋子自述,反問阮偉明和一眾網民有何相似的地方。的確,最近網民出來反對司法不公義,就是衝著阮偉明輕判Amina Bokhary而來。雖然網民對阮偉明單方面有大恨,但不代表他們的思維是相異的。正如希特拉和史太林雖然是敵人,但兩人都是專制主義者。

究竟,阮偉明和一眾網民的相似點是甚麼?就是他們對上流社會的態度,是如斯鵪鶉。

看過報紙的也知道,阮偉明今次輕判Amina Bokhary這八婆感化令以及到美國留醫。這也怪不得阮偉明,要罵的就請罵黃仁龍,因為他用一條罪名較輕的襲警罪來檢控Anima,以這條罪入罪的人有九成以上都不用坐監的,所以就讓Amina Bokhary得以逃過牢獄之災。網民今次針對阮偉明而非黃仁龍,完全是捉錯用神。我不敢說網民不好,但是下次一展熱血之心時候,請用下腦袋。

然而,阮偉明這次輕判的原因——雖然是觀點問題,但不得不叫人翻桌!阮偉明輕判的原因是因為Anima家境良好,重犯機會低,所以予以輕判。如果左狗法律專家教的是狗屎法律,那樣這樣的判詞也可算是狗屎法律的典範。原來,只要是家世好的,即使他們教了一個垃圾出來,也可以被輕判。我認為,上流社會的人犯罪,更應該罪加一等,因為給公眾一個壞榜樣。但諷刺的是,窮人資源少,更可能教出垃圾,卻不是求情理由。

原來「法律面前,窮人倒霉」,只要你沒有家世,你的八月十五硬是要坐牢,政府提倡甚麼勞什子的「獅子山精神」,可以休矣,甚麼只要努力社會就不論家世,完全是廢話。社會就像是台劇《流星花園》裡,財團少爺道明寺的母親一樣,都是狗眼看人低。阮偉明是次的判決,的確存在著階級偏見。我真是為社運人士不值,他們為民請命而被政府誣以襲警,結果要坐牢;而二世祖Amina Bokhary三次襲警都可以無罪!

筆鋒一轉,我們那些大義凜然的網友,又是如何和阮官相似?讀者應該記得,筆者在上一篇文章《我看菲律賓血案》,我已經指出網民那種畸型的義憤,並非由於道德的自覺,而是一種發洩,將平日積累的壓力借網絡審判發洩出來。很多時候,網民對於大人物犯錯總是宏寬大量,但是對於一些小人物的小缺失,卻是睚眥必報。就這點而言,一眾網民實際上和阮偉明分明不大。

舉例而言,曾蔭權失言甚多,從久遠的「民主導致文革」、「民意於我如浮雲」,到近期的「傳媒引致民眾暴躁論」,都突顯其漠視民意的奴才心態。然而,網民的反應卻不怎樣熱烈,甚至有些保皇奴民為其護航!實在令人怒笑皆非。另一個例子就是溫家寶。胡溫治下的中國,是人類道德水平是最斲喪的時代——更多的礦難、更多的異見分子被捕、更多的貪官……然而香港網民對此冷眼旁視。

但是,網民見到「賜座男」、「美心女」的敗行,就張牙舞爪、磨刀霍霍,攻擊的力度之大,相信連廣島原子彈爆發的威力也比不上。而他們的臭名傳播速度比胡溫曾還要快,在youtube點擊率長踞榜首,然而,他們的錯相比胡溫曾是微不足道的,但是網民卻對他們施以不成正比的暴力。我想,你們有種的話,就去公審胡錦濤和溫家寶吧。

站在這點來說,網民痛罵阮偉明,其實是在痛罵自己。

最後,我改動網友陳奉京的尾段少許來作結吧。「對於胡溫曾被圍攻,有些人表示同情,我可不可以建議大家把你們的同情給予那些真正弱勢的群體,就算他們可能犯了一點點的錯誤?別讓你我生活的地方變成同情權貴卻欺負弱小的畸形社會,好嗎?」

胡啟敢

胡啟敢

和史學大師司馬遷一樣,因為心中有鬱結,所以才動筆寫作。以前迷信經濟學,現在已是一個民主社會主義者。我的生活有點不平凡,所以思想亦別樹一格。與其藉此三言兩語了解我,不如慢慢看我的網誌的文章,窺探我的內心世界吧。現在徵求女朋友中。

1 Comment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