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政協為趙連海申冤的啟示

趙連海被莫須有罪名重判,舉國嘩然。香港除了保皇黨第一大黨和疑似下屆特首候選人對此冤案閃爍其詞之外,大部分親共的人士都對此表示關注。其中,有一名政協甚為積極表態,除了登報鞭撻法院判決無理之外,更高呼「誰不政改誰下台」。霎時間,這名政協成為了民意代表,在網上及各界獲得一致好評。

連啟敢的家人也對那政協的行為十分激賞,並詢問啟敢的立場,我答道,這不過是中共陣營中「扯貓尾」的行徑,一個唱黑臉,一個唱白臉,讓民眾的憤怒得以宣洩,轉移了視線,不再思考中共統治的合法性。固此,這種「以民為本」的說話,久不久就會出籠,就此我不會認同那政協,那政協是經過利害分析才會這般做。結果,家人痛罵啟敢「黨毒上腦」——被支聯會洗了腦。

啟敢倒覺得甚為無辜,我不過是說了一個毫不深奧的事實。事實上,那政協的說話了無新意,完全在中共定下的圈圈說話。看了他在《議事論事》的說法,更加肯定了我的想法。那政協無論在文章還是訪談中,都只是指責北京大興區法院一意孤行重判趙連海,禁止妻子和律師見趙先生,是有辱司法的行為,問題完全不在「體恤民情」的黨中央,那政協強調這是「某些地方的司法黑暗」。然而,孰知內地國情的人都知道,如果沒有中共高層的授意,一個地區法院又怎會有膽子在趙連案一案小題大做?對於中共黨中央的責任,他沒有,亦不敢指責,因為他清楚知道,一旦踏入禁區,中共給他的名利就會一朝盡喪。

事實上,中國之患,弊在獨裁。中國的各種貪污腐敗,包括這次毒奶粉事件,都是因為獨裁制度下,官員得以忤逆民意,害民利己。而所有敢而檢舉害群之馬的開明聲音,都被黨中央的「維穩」方針迫害。劉曉波的零八憲章曾經給中共一個解決官員腐敗的好建議:民主自由;結果中共就剝奪劉先生十一年自由。這次趙先生也不過是「維穩」底下其中一個犧牲品而已,為甚麼那政協不為劉曉波申冤?劉曉波先生不是更加高瞻遠矚,更憂國愛民嗎?他提出《零八憲章》,比趙先生更切中問題要害,也是合符憲法賦予的言論自由的。既然劉曉波先生也是見義勇為的,為甚麼那政協沉默了?難道,民眾只可以反貪官,但貪官的根源黨中央就不能批評?

總結來說,那政協雖然在趙先生被誣告一事上大加責難,但他的思維仍然是以黨中央的獨裁統治為馬首是瞻,這種只罵貪官,不罵皇帝的小罵大幫忙,完全不是站在民眾的立場去想。希望那些對那政協好評的人清醒些,不要再很天真很傻了。

胡啟敢

胡啟敢

和史學大師司馬遷一樣,因為心中有鬱結,所以才動筆寫作。以前迷信經濟學,現在已是一個民主社會主義者。我的生活有點不平凡,所以思想亦別樹一格。與其藉此三言兩語了解我,不如慢慢看我的網誌的文章,窺探我的內心世界吧。現在徵求女朋友中。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