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一零憲章》這鬧劇

上帝要人滅亡,必先使他瘋狂

嚴正聲明:本文章禁止轉載到香港人網!

啟敢是社民連成員,對於上星期日社民連的特別會員大會,感到悲喜交集。喜的是幸虧還有170名會員保持清醒,對這個鬧劇憲章說不;悲的是竟然有百多人會聽信發起《一零憲章》的四人幫的瘋語,胡塗地支持倒閣──如果社民連有四成人如此不分是非,不分對錯,不分青紅皂白,那樣,啟敢看不見社民連的未來

究竟,《一零憲章》的胡鬧成份何在?首先我們看一看《一零憲章》對現任內閣的指控:

1.陶君行勸任亮憲退出行委補選

2.行委沒有說實會退出泛民

3.公然表示不會在區選狙擊民主黨和民協

4.不支持「選民力量」

5.彭義洸恐嚇錢偉洛要其退選

6.黃浩銘留言侮辱女性和性工作者

7.港島支部的成立未經會大通過

8.雙十釋法,陶君行不准任亮憲和錢偉洛退選;繼續在未經會大同意的情況下成立支部。

9.主席呼籲會員不要在網上針對其他會員,有禁制言論之嫌。

10.財政欠透明度,會員不清楚支部的開支、資料等。

總結以上《一零憲章》力數行委的十大罪狀,讓啟敢想起一個歷史故事。漢朝漢景帝時候,景帝覺得平定吳楚七國之亂的周亞夫會威脅到他的地位,於是就找審判官羅織罪名,處死周亞夫一家,而罪名就是周亞夫的兒子收集破爛兵器作父親的陪葬品,意欲「謀反」。周亞夫當然大呼冤狂,說他沒有謀反之意。之後,審判官竟然說:「即使你地上不造反,你死後也會在地下造反」,硬是把周亞夫全族屠滅。這真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想不到,現在四人幫竟然仿效那漢代的審判官,硬是要羅織罪名,置一眾行委於死地。所謂十大罪狀(又稱任亮憲章,這群倒閣派真是奴性極深),其實都是一些小枝節的技術問題,但四人幫卻要將此小事化大,搞到開會員大會解決。先旨聲明,我不是否定他們有開會大的權利,我只是行使我的言論自由,嘲笑四人幫開會大其實是愚蠢行徑。十大罪狀,名不正,言不順。現在逐點評論。

1.陶君行勸任亮憲退出行委補選

評:這全部是任亮憲和陶君行的電話中爭執。這些羅生門的事件,死無對證,除非找FBI或美國中情局來查。如果作為一個有風度的反對者,根本就不應拿這作倒閣理由,因為這只能讓黨員互相猜忌和仇恨,並不能以理性來解決問題。除非,四人幫的目的是要挑起黨內猜忌氣氛。(我只是提出疑問,請勿紀我)

5. 彭義洸恐嚇錢偉洛要其退選

我聽回來的版本是彭先生希望錢先生以身作則,身先士卒狙擊民主黨的區議員,不要著緊其在錦屏的議席。不料錢先生反咬一口,指行委威脅他退選。一個口口聲聲說要社民連要狙擊民主黨,自己卻不付諸實行,此人的品性可想而知。現在更將此例為倒閣罪狀,真是莫須有。

6.黃浩銘留言侮辱女性和性工作者

這個問題可以透過紀委會解決,無須開會大浪費資源。但是四人幫卻將此列為十大罪狀之一。這令啟敢想起文革的開端,就是由姚文元批鬥一個小學者的歷史劇《海端罷官》,乘勢攻擊黨中央,癱瘓黨中央,造成十年浩劫

9.主席呼籲會員不要在網上針對其他會員,有禁制言論之嫌。

陶君行有用暴力或者濫用主席權力禁止會員發言嗎?無聊的罪狀。可能是四人幫已經想不出「有意義」的罪名,就隨便胡謅一個出來。而且,黨務保留一定的隱密,也是為了黨好。

7,8,10支部問題

恕啟敢無知,從來沒有聽聞世界上有政黨黨中央會因為成立對政黨自己發展有利的組織,就變成了十惡不赦的罪行,要動用倒閣此等極刑處理。如果四人幫主張任何行政庶務黨中央也不能有一定彈性處理,事事一定要會大通過,那樣他們應該退出社民連,因為他們是無政府主義者。但可悲的事實是,有四成黨員因此(原因之一)而支持倒閣,相信此結果可以列入荒謬版的健力士世界紀錄大全,流芳百世。

2,3,4 區選協調問題

陶君行當日拿出有力證據,指七.二五決議文的時候,社民連立會三子是支持繼續區選協調的,而且決議文並無指明一定要狙擊建制派。只是因為在九月時,選民力量成立,黃毓民跑去支持狙擊民主黨,立場忽然間改變。行委暫時維持不狙擊民主黨的決定,因為要保留政治風度讓民主黨民協回應。但黃毓民此時因為季詩傑罵了他而在自己的節目痛罵行委,如此彷效毛澤東炮打司令部,讓行委的權威蕩然無存。黃毓民是嚴重地政治失德,作為創黨元勳,黃毓民好應該慎獨,了解自己龐大的影響力會損害社民連轉換為理念型政黨。他應該在事前和行委會商討,再公開改變其立場。但現在黃毓民卻濫用其影響力,摧毀了行委會的公信力,並且給有心人士利用來搞倒閣,黃毓民對此要付最大責任

其實,區選協調有很多方案可選(例如:狙擊民主黨和建制派的比重如何),但現在四人幫卻將此變成非黑即白的問題,將自己當做正義的化身,行委就是反動分子,完全反對狙擊民主黨,這樣扼殺了討論空間,還要裝得大義凜然的樣子。主耶穌決不會饒恕這種有破壞,無建設的行為。

總結而言,《一零憲章》的所列舉的罪狀不是莫須有,就是枝節問題,無須驚動會大。可惜,最後即使行委會澄清社民連可以狙擊民主黨(倒閣派最大的倒閣理由),但仍然有四成黨員支持倒閣。誰在發小姐脾氣,寧願同歸於盡;誰在玩朋黨之爭,不容理性討論,相信很明顯了

再聲明一次,我不是否定他們有開會大的權利,我只是行使我的言論自由,嘲笑四人幫開會大其實是愚蠢行徑。

很累,暫時停筆!

胡啟敢

胡啟敢

和史學大師司馬遷一樣,因為心中有鬱結,所以才動筆寫作。以前迷信經濟學,現在已是一個民主社會主義者。我的生活有點不平凡,所以思想亦別樹一格。與其藉此三言兩語了解我,不如慢慢看我的網誌的文章,窺探我的內心世界吧。現在徵求女朋友中。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