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叔,一路好走!

今天在午飯後,聽到華叔病逝的消息。真是一個令「親者痛、仇者快」的消息。以後,支聯會還能有號召力,號召人出席六四晚會嗎?

我對司徒華先生的感情十分複雜,可算得上是五味雜陳。一方面,我非常敬重他對民主運動的貢獻,在六四事件以後,司徒華和一眾戰友撐起香港的民主運動,使得香港不被中共化,河水污染井水。我第一個參加的政治團體,就是支聯會的青年組,一直至今;可能是受到華叔的魅力所影響吧!

但是,我不能諒解的是,華叔在五區公投和政改的態度。五區公投是一個重要的民主運動,是公社兩黨發起對中共的不信任投票,向中共展示人民力量,甚至是教育民眾的重要契機。但是華叔多次打擊五區公投,甚至在投票日高調地宣佈自己不去投票,打擊中間選民的投票意欲。使得公社黨隨時少幾萬票。政改明明是一個爛方案,讓功能組別千秋萬世,但是華叔但無故支持,難道會遭長毛質疑是否「癌症上腦」。華叔一直堅持民主,但是晚年的舉動卻是令人費解。難道,晚節不保是這一代中國人領袖的宿命嗎?

另一點,雖然我十分肯定華叔二十多年來對支聯會的貢獻,不容否定,但是華叔卻像他所批評的邪惡中共領導人鄧小平一樣,到死才放下權力,沒有在在生時將自己的個人領袖魅力過渡給年青一代,結果使得支聯會的號召力現在青黃不接,魅力大減,這點無論如何是華叔的最大缺失。

話雖如此,但是華叔一直以來爭取民主的努力,我是十分敬佩的。所以香港人網那些倒閣派和黃毓民的走狗(我沒有侮辱毓民的意思)在華叔逝去時大力抽水,我感到十分憤怒。

總之,華叔,一路走好,請你在天之靈見證中國的民主發展!

胡啟敢

胡啟敢

和史學大師司馬遷一樣,因為心中有鬱結,所以才動筆寫作。以前迷信經濟學,現在已是一個民主社會主義者。我的生活有點不平凡,所以思想亦別樹一格。與其藉此三言兩語了解我,不如慢慢看我的網誌的文章,窺探我的內心世界吧。現在徵求女朋友中。

1 Comment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