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人的廉恥

記得啟敢的精神老師柏楊曾寫道:「沒有一個人敢說中國人不聰明,中國人聰明到甚麼程度呢,聰明到被賣到屠宰場的時候,還拼命講價錢,多賺了五塊錢,就心花怒放。」,點出了中國人只為了一己的小利益,即使背棄能捍衛眾人的大原則亦心安理得。香港,雖然號稱國際大都會,但是港人的質素實在只是比國內的同胞好那一點點——一點點而已。其中,正如柏楊所言,香港人自私自利,沒有最重要的公義心。

啟敢認為,恥分兩種,一種是對自己的犯錯感到羞恥,是私;一種是為社會的不公感到羞恥,是公。前者使我們改進自己,後者使我們出來進行社會抗爭。然而,香港人卻是一群沒有公恥的人。

之後有人嘲諷民建聯是「禮義廉」政黨,之後民主黨變節又嘲諷民主黨是「更無恥」政黨。然而,這些人忽略的是,沒有一群無恥的國民,這群無恥的政客是不會有生存空間的。民建聯出賣香港二十載,但未聽說過有選民因而離棄他們,反而他們的支持率一直維持在四成,使得民建聯成員升官的升官,發財的發財,出名的出名。難怪民主黨一眾小人會心郁郁想支持政改,一群愚民對你追求公義的努力無動於衷;但是你出賣他們,他們就奮身支持。如果我是何俊仁,都會覺得出賣靈魂是划算的。

西諺有云「人類一思考,上帝就發笑」,我改動這句變成:「港人講廉恥,孔孟會笑死」,亦未嘗不可。香港人無論在公在私,都不能算得上是一個有廉恥的人。說港人是偽君子實屬過譽,港人在鮮廉寡恥的時候,顯得和真小人無疑。例如港人常常明光社上身,對社民連的暴力抗爭大驚小怪,但是他們卻對地產商「合法」迫害小市民,警察「合法」迫害社運人士,政府「合理」地背信棄義無動於衷,不但如此,最恐怖的地方是,港人對於當權者林林種種的無恥行徑不憤怒,反而盡力為當權者圓謊,這種奴才心態,真不知如何用筆墨形容才好!這種集冷血、無恥、無知的心態,孟子有知的話,會作出甚麼評價呢?

港人沒有公恥的另一面,可以見諸於區議會選舉。區議會選舉是一個關心社區的人都應該關注的選舉,選民好應該關注其中,但是冷血、無知無恥的香港人自然不管,即使投票,都是應保皇黨的蛇宴要求來投票。香港前途算老幾?中國未來值多金?誰給我蛇宴我就給票誰。至於民主規劃社區,社區民主參與,也不是這群蛇宴大軍的考慮。這群愚民又為柏楊的「中國人聰明到甚麼程度呢,聰明到被賣到屠宰場的時候,還拼命講價錢,多賺了五塊錢,就心花怒放」下了一個好的注腳。《曹劌論戰》曾言:「小恩小惠,民弗從也」;但是今不如古,一大群愚民為了蛇宴而出賣自己的未來,不知左丘明和曹劌有何感想?

有些樂天派說,這不過是教育程度低的人才會投給保皇黨,教育程度高的,終究會關心社會。這些人的說法實在昧於現實,現在已經不是「認祖關社」的火紅年代了。在大學淪為學店的情況,大學的精神已經淪亡,相信一眾所謂大學生連甚麼是「認祖關社」,也不明白了。某種意義上,他們是另類的社會蛀米大蟲,政府向他們投資這樣多錢,結果他們只懂得風花雪月,沒有出來為社會貢獻知識、青春。我的中學同學就是例子,每一年六四、七一,恐怕全校只有我一個出席,幾乎是學校代表了。這群沉默的大多數,將香港的未來葬送了。看到菜園村那群熱血同輩,我就會很憤恨——同學們,為甚麼你們不生氣。

相反,香港人對於一些花邊新聞,倒是十分留意。例如最近某賭王的家產歸誰所屬的鬧劇,竟然能長期占據港聞版,真的令我為香港人感到羞恥。自己老了的生活保障不關心、將來醫療私家化沒人關心,反而關心些雞毛小蒜,香港人,你是不是瘋了?

唐膠年說八十後魯莽行事只會車毀人亡,我看到的是八十後這個「亂世」裹足不前引致被車撞死。在這個灰暗的現在,我看不到香港的未來。

如果,雖然歷史沒有如果,香港人爭取民主的決心能像泰國的紅衫軍或黃衫軍這樣忠貞不二,民主之路斷不會這樣遙遠的。但是,香港人的犬儒和婆媽,斷送了香港的普選之路,亦葬送了中國的民主未來。原因,在於港人的無恥。

胡啟敢

胡啟敢

和史學大師司馬遷一樣,因為心中有鬱結,所以才動筆寫作。以前迷信經濟學,現在已是一個民主社會主義者。我的生活有點不平凡,所以思想亦別樹一格。與其藉此三言兩語了解我,不如慢慢看我的網誌的文章,窺探我的內心世界吧。現在徵求女朋友中。

2 Comments

  1. 香港人有今日之境地,全因自己作孽。現在,有此惡果,可謂自作自受。不過,俗語有云「唔見棺材,唔流眼淚」,人人依然粉飾繁華,
    講飲講食、講享受,繼續滿足口腔之慾。又引來不少大陸蝗蟲,搞亂香港。
    香港人自我作賤,根本無任何資格跟人講什麼民主、公義。「香港已死」,看來已成定局。

  2. 絕對同意! 正如胡適所說 “一個民主國家是無法由一群奴才建立” 一樣。 多數香港人只在門面上比大陸同胞優勝, 例如會排隊上車, 較少隨地吐痰, 不會讓小孩隨地大小便, 不會認同低技術掠奪的行為等。在一些深層的問題上, 依然是自私、愚昧。多數香港人從來都不知何謂一個可以持續發展的合理社會, 他們眼中只有錢, 而且還是短暫的錢, 他們只會敬畏賺到錢的人, 不會考慮用甚麼手段賺回來, 也不會考慮所用的手段對其它人和對未來的社會有甚麼不好的影響。所以他們只看到遊行示威的 “暴力”, 看不到制度不公的 “暴力”, 看到匪徒低技術的掠奪行為, 卻看不到政府伙同富豪高技術的掠奪行為, 即使看到富豪以發水樓等低技術行為來欺騙市民, 也默不出聲, 更不會為此而上街遊行, 因為(在那一刻), 這不關他們自己的事。他們認同富豪是可以自由運用手上的資金, 去控制整個社會, 讓其它人做富豪的奴隸, 因為他們認為富豪是對社會貢獻最大的人, 所以即使富豪永遠發達, 都是應該。
    唉…在多數香港人都是這樣的情況下, 我們的社會怎能有一個公義的新面貌?相比起外國有真正激烈的遊行示威, 有大規模的罷工, 我們這種少數有正常心態的香港人只能慨嘆:我們中國人在外國人的面前,只能自慚形穢,因為中國人民從來沒有站起來,不是別人壓着他們站不起來,而是讓他們站起來他們也拒絕!所以中國想擠身為經濟強國,香港想和諧?難!五百年也不一定做得到!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