坂本龍馬之後的亞洲史

1867年11月15日晚上8時,日本,甚至是全亞洲,發生了一件大事——在幕末時代中,成功推行大政奉還的坂本龍馬還有中岡慎太郎,在京都被一群憤怒的武士所暗殺。結果,時局迅速倒向主張武力倒幕的薩長兩派,統治日本二百多年幕府倒台,日本自此邁向了明治維新。

歷史究竟是必然還是偶然?這是一個很受爭議的問題。啟敢只能說,歷史是偶然和必然是糾纏在一起,有時是偶然導致必然,有時是必然導致偶然。就像那一個晚上,這群冚家剷武士高舉武士刀殺死龍馬時,根本沒有想到,之後的亞洲史就這樣形成。甚至可以說,亞洲人的苦難,就是由這群武士所導致。

啟敢不知道這樣的猜想是否犯了推論過當的毛病,但我不是歷史學家,也不是在學術期刊撰寫論文,故無身敗名裂之虞。對於這個猜想若是有任何問題,歡迎指正,大家也不必掛在心上。

我認為,坂本龍馬被暗殺,再加上很多的偶然,導致日後亞洲走向已決定了——說得明白一點,就是說十九世紀中至二十世紀中的亞洲史的主角就是日本。當時,亞洲沒有一個國家有本錢像日本這般迅速崛起——印度是英國的殖民地,東南亞是列強的玩物,中國等待被列強瓜分。故此,說日本最有可能成為亞洲的領導者,一點也不為過。所以,一些左右日本歷史發展的人若果突然退出歷史舞台,除了改變日本歷史,甚至會變動整個亞洲的發展。

究竟,坂本龍馬的影響何在?為甚麼他的死就是亞洲史的定型?讓我們回顧坂本龍馬的一生。

坂本龍馬,1867年

坂本龍馬出身在幕末時代的土佐(在現今日本的四國其中一個縣),是窮困的下級武士之家的兒子之一。當時幕府的管治危機已經出現,而之後1853年培里叩關,日本被迫開放及簽訂一系列不平等條約。當時掌握日本的政治實權的德川幕府面對列強的侵略,根本無還手之力。故一些地方勢力(雄藩)就開始打倒幕府的計劃,第一個發難的是長州藩,他們和一些勤皇攘夷(擁護天皇,反幕府,反西方)的人在1863年意圖發動政變,但是卻大敗。這次的大敗讓大部份老頑固死去,使得長州變得開明,主張西化倒幕,而非像義和團般仇恨外國。

 

木戶孝允

當時坂本龍馬原本是勤皇攘夷的主張者,但是在其老師勝海舟的影響下,換而主張西化日本來救國。坂本龍馬並不反對倒幕,如果幕府沒有能力帶領西化的話。結果,坂本龍馬成功爭取在倒幕還是保幕之間舉棋不定的薩摩藩與長州藩結盟,更傳奇的是,當時長州藩因為薩摩藩曾和幕府聯合而使自己發動政變失敗,因而恨透薩摩,坂本龍馬竟能說服長州的高層桂小五郎(木戶孝允)和薩摩同盟,足以見到龍馬的魅力。結果,幕府第二次剿滅長州的軍事行動失敗,威信大損。

當時薩長兩州意欲一舉消滅幕府,但是龍馬卻主張和平轉移政權,即是讓當時的幕府將軍德川慶喜將政權歸還給天皇,即所謂的「大政奉還」。結果,坂本龍馬成功透過土佐藩的領主說服德川慶喜歸還政權。然而,坂本龍馬的確獨具時代眼光,他並不想建立一個由天皇獨裁統治的政權,而是要求仿效英國的議會制,建立一個包含各藩主及下級武士組成的共和政府,帶領日本現代化。可惜坂本龍馬壯志未酬,在他提出這個構想不久,他就被不明的武士所暗殺,享年僅33歲。

結果時局立即倒向薩長的倒幕激進派一邊,他們成功佔據朝廷,排擠了幕府的勢力,將幕府推翻,開啟了日後明治維新年代(1868-1911)中,薩長兩州的武士控制政府的局面。

這或許是日本的不幸、亞洲的不幸。如果,坂本龍馬能逃過暗殺,啟敢大膽認為,日本的歷史發展將有重大改變。第一是英式的議會制及早出現,薩長壟斷政府的局面被打破;第二是日本的侵略心減弱,小日本主義可能成功;第三是天皇不致被神化。這三點的改變,將會使亞洲史的路向峰迴路轉。

有關第一點,可能有人提出異議,指慶喜提出大政奉還是一個陰謀,因為當時朝廷不具備政府的功能,所以不能執行政府功能的朝廷只能暫時委托幕府代理政府職務,而慶喜亦可以藉此安插親信入新政府,結果幕府仍然大權掌握。而的確,當時慶喜已佔盡優勢,掌握不同的執政大權,但是由於他要回應被薩長挑釁得勃然大怒的部下的要求,所以不得不向薩長為首的「新政府軍」開戰,結果由於大敗,使得幕府最後被推翻。

 

大久保利通

這是事實,但這個事實發生的前提是龍馬死後的日本,如果龍馬不死,日本的時局會如何發展?當時龍馬正積極遊說各藩主,推銷他的英式議會方案。這樣,就算幕府或薩長想獨攬大權,都不可能滿足其他藩主和當時欲崛起的下級武士,在龍馬的鼓動和協調下,理想的話應該能夠達致一個結果,就是建立一個由各藩主和下級武士所組成的共和政府,而不是之後由幕府或薩長獨大的政府。這樣,日本的有限民主制會提高實現,而非等到1889年;連同大正民主也可能提早出現。

如果當時日本國內有一個合理的參政制度能夠讓不同的武士參加,那麼日本對外侵略性可能會減弱。在明治維新後不久,日本國內就出現了「征韓論」的觀點,然後在之後的日子大舉侵略亞洲各國,就像滾雪球一樣,這是歷史之必然。當政者為了轉移國內視線而讓自己獨攬大權,就讓極端民族主義發酵。

 

主張「征韓」的西鄉隆盛

但日本並不是一面倒的倒向所謂的大日本主義和大東亞共榮圈,當中亦有人提倡反殖主義——即所謂的小日本主義。倒如當時的石橋湛三就提出,日本(1920年)只海外殖民獲利九億日幣,根本不能和貿易額的獲利相比之餘,亦不能解決人口問題。所以,石橋就提出小日本主義,即主動放棄殖民主義,專心貿易,帶領亞洲走向獨立自由。而當時大政民主時代,日本的幣原外交亦開始走向裁軍、解殖的道路,只不過稍後的經濟大蕭條讓軍方崛起,讓解殖這方面的努力付諸流水。

當然,軍方的崛起是很多因素,經濟大蕭條只是一個誘因。其實全球都面臨經濟大蕭條,為甚麼西方的民主國家沒有出現獨裁者,一些新興的民主國家(德國、意大利、日本)卻容易垮台?主要的原因是人民在這些專制國家統治時間長期受到極端民族主義的毒害,當國家遇到重大困難,就容易支持一個強人政治,讓民主政府倒台。

日本亦是如此,自明治維新的教育改革後不久,明治政府為了讓人民對自己愚忠,就努力在教育中加入忠君愛國等愚民元素,簡單來說,即是餵人民飲狼奶。於是乎就將天皇大力神化,以愚弄人民。有一件事可以反映日本人對天皇的瘋狂崇拜,就是在一次地震中,教師並不救學生而是救天皇的畫像,結果他死了,但是卻得到明治政府的表揚。這種極端民族主義下毒害的日本人,是很容易反對民主政府的。加上明治憲法中民選政府不能控制軍方,就是1930年代日本軍國主義崛起的成因之一。如果沒有政府餵人民飲狼奶,軍國主義就不會崛起。

 

被神化的明治天皇

如果龍馬在近江屋不死,那樣就有可能建立一個可供多方參與的政治,這樣,政府也不需要為了安撫不滿的武士而急於海外擴張,亦無需餵人民飲狼奶。這樣日本可能提早成為一個真正民主的國家,亦不會發動對外侵略。即使發動,可能在稍後也會放棄殖民地,而不是發動第二次世界大戰。

中國的近代歷史,受到日本政府的欺壓,以致現代化直到現在也未竟全功。中國第一次現代化(洋務運動)被中日甲午戰爭中斷;中國第二次現代化(南京政府)受到日本八年侵華所中斷,結果日本侵華還導致共產黨在中國奪權,毛澤東在1964年會見日本社會黨的議員時候,就明確表明他感謝日本侵華,讓共產黨成功奪權。結果,中國在中共執政的時候,有八千萬人非正常死亡,死亡人數多於任何一次世界大戰——可見日本軍國主義對中日兩國所帶來的苦難。

如果,龍馬逃得過暗殺,亞洲史是否會有重大的改變?這是我在這篇文章想探討的。雖然,歷史沒有如果,但是,偶然作這樣的假設,也不錯的。

胡啟敢

胡啟敢

和史學大師司馬遷一樣,因為心中有鬱結,所以才動筆寫作。以前迷信經濟學,現在已是一個民主社會主義者。我的生活有點不平凡,所以思想亦別樹一格。與其藉此三言兩語了解我,不如慢慢看我的網誌的文章,窺探我的內心世界吧。現在徵求女朋友中。

2 Comments

  1. Re:天和

    我不敢說龍馬未遭暗殺,日本就一定可以仿效英國之議會制。一個時局的發展是多變的,有時一粒石頭就能使得整個潮流轉向。

    本文主要梳理為何日本會走向軍國主義,並嘗試提出新論點,龍馬不死的新影響。我沒有保證這一定發生。我根據史料去推敲,如果龍馬不死,那樣薩長就失卻一時機乘機推翻幕府,在兩股力量的制衡下,說不定大家都妥協,以議會制來解決衝突,這樣歷史走向和以天皇為尊的明治維新就大有不同了。

    西方列強只擔任政府是否對它有利,政府構成他們少過問。(例如美帝也不是真心行民主的。)

  2. 阅完此文,有几点欲言:

    即使龙马未遭暗杀,他亦未必能够让日本国仿效英国之议会制吧?
    新政府军之尊王,乃是为了让幕府将政权奉还予朝廷,从历史舞台退出。他们的使命就是为了将权力集中归于天皇,故他们会赞同限制其权力么?

    一个共和政府的存在,会否应萨长双方的功绩与强势而被削弱?

    此外,亦得考虑到西方列强的存在亦会影响到了新政府的决策,甚至于亚洲史的最终命运。与列强相较,日本的命运终究还是与西方列强相连。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