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會自動到來嗎?英國的經驗

1848年,憲章運動的大示威

中國是一個充滿斯德哥爾摩症候群病人的國度,儘管中共迫害中國人已經鐵證如山,但是還有不少人瘋狂擁護中共。一些既得利益者自然情有可原,中共的店倒了他們就得行乞,為了切身利益固然要擁共。但是一些無關人物竟然也會擁共,真是奇怪之至。斯德哥爾摩症候群的患者其實值得同情,因為他們被施暴已久,為了生存下去只好自我洗腦。本來也不想同這些瘋子辯論的,不過這些被這些瘋子咬得太痛,只好呻吟一下。

在吳偉明的知日部屋,有一個自稱來自台灣的網友Alpha經常發展擁共言論,他聲稱不反對網友批評中共,但是卻自相矛盾地批評國內的異見人士都是收了外國錢才反中亂港。另一點是,他指出中國的經濟環境不適合推行民主,認為只要經濟發展到一定程度,民主才會出現。不過我反問為甚麼中共不同時推動民主和經濟發展,他立即閉嘴不言,還胡亂數落筆者一番。

不過,他的歪理卻得到很多人相信,認為民主需要等到經濟發展才會出現,究竟這是不是真?然而,事實上,歷史上找不到一個先例,證明國家需要經濟發展才可以達成民主,不少國家都是經濟發展同時,民主政制不停發展和完善。

就以老牌民主國家英國為例,當時工業革命不過是剛剛起步,經濟條件和教育水平一定不及現在的中國;如果按照憤青alpha的邏輯,這樣英國一定沒有民選政府,有民主也只會帶來災難。然而,英國卻沒有步入alpha所言的下場,反而處於盛世,而選民數目也在逐步擴大,直至二十世紀初達成成男普選。

當然,我們不能否認,英國在工業革命的時候,並非是一個普選國家。雖然英國的起步點已經優於中國,包括有一個民選議會,司法清明等等,但是低下階層的權益的確受到漠視,情況一如中國現在的民工,但是英國仍然穩步邁向普選。可見經濟與民主同時發展是可行的。現在,讓筆者略述一下英國的政局。

自1832年後,英國議會由托利黨(The Tories,後來的保守黨)及惠格黨(the Whigs,後來的自由黨)把待。保守黨代表地主利益,自由黨代表資本家和自由主義者的利益。然而,兩黨都無意作出擴大選民基礎的法案改革,因為擔心既得利益受損。1832年的議會改革只讓新興的有錢階層得益,基層的權利受到漠視。結果街頭派發動了憲章運動(Chartist Movement),要求普選和改善民生。憲章運動持續到1848後崩潰,其間又遭到當權者的武力鎮壓,但是同時卻震懾了當權派,於是乎,英國的民主改革開始運行。

成果如下:1830到1861的司法改革,令到英國法律甚為寬大。之後政府又在憲章運動其間通過反童工法,限制工時等福利以安撫工人。1867年,人民又再上街示威,執政的保守黨鑑於形勢而推行改革法案(Reform Bill of 1867),擴大城市工人擁有投票權。然後1884年的人民代表法(Representation of the People Art),讓大部分農民有選舉權。然後到了1911年的議會法(Parliament Act),由貴族出任議員的上議院被褫奪大部分權力,到了大戰後,英國正式成為民主國家。

英國的民主政制發展史,能夠讓中國人有甚麼借鏡?

首先最明顯的是,既得利益者是不會主動放棄自己的不義利益。即使是英國一個議會政治悠久的國家,當時的執政者也不願意推行普選。英國人最後有普選,是靠自己的雙手——不停的社會抗爭和運動而成功的。所以,中國人不能妄想共產黨會主動改革。我將甘乃迺的一句話改動作為說明:「不要問共產黨能對政治改革做甚麼,要問自己能對政治改革做甚麼。」馬丁路德.金也曾言:「改革不會自動到來,唯有靠持續的抗爭。」

第二,歷史上不存在先經濟,後民主的發展。當然歷史上所有老牌民主國家,民主並非一蹴而就,而是經過該國人民不停的抗爭才能完成,甚至要幾代人的努力;但是這些國家都沒有所謂「先經濟,後民主」的發展模式,它們都是在發展經濟期間,政治制度逐步改善。由此可見,政制和經濟密不可分,不能一刀切分開獨立來看。而這些民主國家人民爭取民主的時候,他們的GDP比起現在的中國還要低許多,知識水平也不高,所以仆街Alpha說要先發展經濟才有民主,除了是幫獨裁者文過飾非,亦經不起歷史的驗證。

胡啟敢

胡啟敢

和史學大師司馬遷一樣,因為心中有鬱結,所以才動筆寫作。以前迷信經濟學,現在已是一個民主社會主義者。我的生活有點不平凡,所以思想亦別樹一格。與其藉此三言兩語了解我,不如慢慢看我的網誌的文章,窺探我的內心世界吧。現在徵求女朋友中。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