簽魔鬼契約的政客

從獨立媒體那裡的文章看到,有人在出席教協的周年會員大會的時候,問了一個尷尬的問題,就是,為甚麼教協的代表立法會議員張文光,在未諮詢廣大的教協會員的情況下,就急急支持政府的政改方案?馮偉華發揮林公公的人肉錄音機本色,東拉西扯地帶人遊花園,托詞不夠時間諮詢,理事會不可能事事諮詢會員意見……然後張文光說了一個幾「爆」的答案,稱若不滿意他在立法會的投票,下次教協選舉可不選他。文章的作者批評張文光淪落到和建制派一樣。

我覺得這文章的作者捉錯用神,張文光的論調不是學建制派,而是師承他的老師司徒華。記得在上年七.一,民主黨被「天下圍攻」的時候,司徒華以帶病之身的老獅,向市民咆哮——一時斥選民沒有政治道德、一時罵選民是豬是狗、一時叫選民不滿意就不要選民主黨——這個論調正正和今日張文光的回答不謀而合。

對於司徒華和張文光對選民的傲慢,眾人皆曰「可怒也」,但我,並不憤怒。有的,只是無盡的羞澀,為港人的愚昧感到羞恥。有云:有甚麼民眾,就有甚麼政客。如果民眾是聰穎的,政客斷不會出賣港人。

是甚麼力量,讓司徒華和張文光等人,由對民主畢恭畢敬的領袖,淪落到現在只懂向民眾撒野的無賴?他們一開始信仰民主,視自己為公僕,現在卻對選民的痛斥無動於衷?是甚麼力量令到他們腐敗得這樣快?

我覺得只有兩個解答:權力誘惑和人民不濟。「權力使人腐敗,絕對權力使人絕對腐敗」,雖然是一個歸納論證,但卻屢試皆靈。人享有權力,如果時間過長,就會像癮君子般,對權力產生依賴性,害怕失去權力。為了保住權力,他們可以不擇手段,甚至將當初的理想拋諸腦後,棄如敝屣。

民主黨由反對黨變成通過政改的半建制派,見證了這個道理。民主黨由一個有朝氣的政黨,變成只重視區議會議席和立法會議席,每日的工作行禮如儀,沒有迎合大眾、帶領大眾、鼓動風潮,只將市民是投票機器的利益團體,就是因為他們被權力迷惑。固此,民主黨變得沒有骨頭,變得更民粹,他們只能計算選票的增減,而非為建設更好的香港而落力。

民主黨的墜落,如果是他們自願簽下出賣良知的魔鬼契約,那樣香港人就是提供這張魔鬼合同的撒旦。就是因為香港人的弱智,香港人的冷漠,香港人的無知,使得民主黨急速腐敗。民主,不僅是一個制度,也是一個監察當權者的學問。但是,香港人對民選議員的監察,顯然是交了白卷。維園賤伯式的選民不消說,他們只懂投給民建聯等保皇狗,加速香港的自由價值被消滅,讓我們做中共的奴隸。即使是民主派的選民,他們也是投票而已,平日沒有用心關心社會政策,鞭策政黨。這樣,民主派的議員腐敗也指日可待了。啟敢在政改其間,曾經叫當區的民主黨黨籍區議員不要支持政改,在民主黨的會員大會上反決政改。啟敢猜想,恐怕有99%的民主派支持者也沒有這樣做。如果他們肯這樣做,那樣民主黨就會知道眾怒難犯,不會愚蠢地通過政改了。

所以,司徒華和張文光的墜落,一方面是定力不夠,一方面是人民默許的。所以,現在對民主黨大吵大罵的人,請反省你之前是否有用心關心社會,鞭策政黨!也請人X力量切勿搞造神運動,否則,你們的黃教主,下場比司徒華更慘烈!


傲慢的司徒華

胡啟敢

胡啟敢

和史學大師司馬遷一樣,因為心中有鬱結,所以才動筆寫作。以前迷信經濟學,現在已是一個民主社會主義者。我的生活有點不平凡,所以思想亦別樹一格。與其藉此三言兩語了解我,不如慢慢看我的網誌的文章,窺探我的內心世界吧。現在徵求女朋友中。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