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兩件教育小事看法治精神

古人有謂一葉知秋,今人有言從一粒沙看世界。有時候,中西的文化差異是涇壘分明的。就拿法治精神來說,大家都以為香港和西方一樣都是有法治,而且旗鼓相當,但是就港珠澳大橋環評一案,法庭判政府敗訴,原本是法治精神的體現,但是網上竟然有人大罵該訴訟人,難聽程度非筆墨所能形容,我們真的重視法治這個香港「核心價值」嗎?

這讓啟敢想起兩件小事。

第一件事發生在最近的英國。由於步入夏季,英國的Impington 鎮的小學更改了校規,不准男學生在夏天穿短褲而改穿長褲,當地的學生Chris Whitehead不滿學校的新政策歧視男生,所以發起小小的公民抗命,穿短裙回校。大家也許以為克里斯大禍臨頭。但是學校因為校規沒有寫不淮男生穿短裙,所以沒有追究克里斯之餘,該校校長還稱讚克里斯有智慧!

這代表了英國人對法治精神的尊重,只要是法律沒寫不准做的,英國人就不會輸打贏要,因方便而不准人做,就算是對待小孩子,也體現法治精神。不會因為一己之便而隨意濫用權力懲罰學生。

但是在香港,情況就不同了。啟敢就讀中學時,即使天文台發出酷熱天氣警告,校方誓死也要在操場上舉行早會,啟敢通常會發備一把扇來解熱,雖然校規沒有明文禁止不准用扇,但是學校總是有些好事之徒為侮辱學生而懲罰學生,結果,啟敢被一個叫彭秋雁的劣師濫用權力懲罰了,並被狠狠羞辱了一頓。

原來,香港人對法治的尊重只不過是葉公好龍,平日口講尊重法律,但是當法律和自己的一己之私有衝突時,他們就嫌法治礙事了。就像校規明明沒有寫不准早會用扇,但是彭秋雁硬是運用自己的權力懲罰筆者,這和國內的人治文化有甚麼分別?要知道,學校聲稱校規存在就是訓練學生守法,現在學校的訓導老師帶頭破壞法治精神,那麼你要學生學甚麼?向老師拍馬屁,以減少被罰的機會?

所以,啟敢不驚訝為何特首曾狗在政府敗訴後,暗批該東涌居民背後有幕後黑手指指點點,因為曾蔭權根本就不尊重法治精神。

不過,想深一層,我們的教育文化和訓導體制根本就不尊重法治,如何讓我們老一輩、讓我們學生、讓我們下一代重視法治這個「核心價值」?即使是曾狗,他也是這個教育系統培養出來的人,我們這個教育制度培養一大群不尊重法治的愚民,回歸前後亦是如此,是政府刻意如此嗎?不過,我對泛民更加失望,因為泛民口講民主法治,但是卻連學生在法治下應有的權利也守護不到,任由學生被訓導老師蹂躪,這樣,泛民如何取信下一代?

胡啟敢

胡啟敢

和史學大師司馬遷一樣,因為心中有鬱結,所以才動筆寫作。以前迷信經濟學,現在已是一個民主社會主義者。我的生活有點不平凡,所以思想亦別樹一格。與其藉此三言兩語了解我,不如慢慢看我的網誌的文章,窺探我的內心世界吧。現在徵求女朋友中。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