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一齊上街!

老實說,如果沒有大家的支持,我斷定香港從此沉淪,被越來越自由的新加坡取代。說新加坡獨裁其實只說對了一半,因為新加坡是有議會民主的,所以執政黨人民行動黨冒了一個董建華或曾蔭權,是會有滅頂之災——遭選民唾棄的。故此人民行動黨執政是要聽民意的,不是像香港政府般唯我獨專。

香港雖然自詡自己是自由港,有些愚蠢的香港人還很自豪,以為香港沒有民主也沒有所謂,這些蠢材,唔該你哋清醒一點,民主是自由的基石,沒有民主,就沒有自由,沒有一個制度去監督政府,人民的生活就被「河蟹」了。民主就像空氣,有它的時候,大家不會在意;但是等到沒有的時候,大家連後悔的機會也沒有了。

新加坡由保守邁向自由,是因為還有個民主(我不是說新加坡不是獨裁國家)制度,最後政黨還是要屈服於人民的意願;香港由自由步向腐敗,優勢全失,是因為沒有民主制度,官員和保皇黨可以肆無忌諱地任意罔為。

這個責任,除了是官員和保皇黨事事以北大人馬首是瞻,將香港自貶為奴才港,亦因為港人根本是奴才,不敢正面向中共厲聲說不。說港人是奴才不是用詞激烈,而是歷史事實。香港在一百五十多年殖民地歷史,在中國和西方之間周旋、維生,少不免做了華人上司或者洋人上司的奴才,為其服務。香港人不喜過問管理之事,是歷史的發展所致,但是香港總有自覺之人,去為港人爭取身份認同。從七十年代的爭取中文成為法定語言運動、六四事件,到零三年七一,都是民眾向當權者爭取身份權力,或重新審視自身的最好例子。

學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就如獨裁政府與人民之爭,不是政府進,人民敗;就是人民勝,政府退。政府近來的荒謬政策,包括要規管互聯網網台、規限惡搞文化、廢除立法會的補選制度、設立國民教育科愚弄下一代、私下益建制派組織、拒絕介入房屋政策、通過廿三條……都是因為政府眼見民意沒有反彈,是故明目張膽地做。現在政府雖然有所退讓,但都是怯於民怒,如果我們不在七一表明我們的立場,七一後政府恢復惡法時,我們就戇鳩了。

啟敢想問各位ACG同好:你們坐在冷氣房玩電玩、畫同人誌、砌模型、看動漫的時候,有沒有想過,有朝一日,你們不能再畫同人誌?有朝一日,你們微薄的薪水只能進貢給李嘉誠,不能買ACG產品?有朝一日,你們連享受ACG的安樂蝸都沒有?有朝一日,電視機只播垃圾,不能看日本動漫?你們知道,官商勾結從你的荷包搶錢,令到你們不能用錢買動漫遊戲?而官商勾結的總根源,就在於這個不民主的制度?為了你們的幸福著想,七一齊上街,要求普選!

啟敢又想問一問各位同輩、當你們hea的時候、玩唉瘋科的時候,有想過日後只能做李嘉誠的奴隸,工時長人工少,不能再娛樂?有想過日後連上網都要受到規管嗎?有想過你們年老是只能拾荒維生,玩唉瘋科的日子一去不返?如果任憑政府再和地產商勾結,這只會成真,而不是幻想!為了你們的幸福著想,七一齊上街,要求普選!

七一上街,也是為了反廿三條再臨。現在三名候任特首犯婦人、唐早逝、梁小人,都說處理廿三是一個首要任務。我們七一就是要給這些奸夫劣婦一個警號——不要妄想給我們加項圈,那怕它是用金打造的!我們可以容忍日後政府可以監視我們的一舉一動嗎?我們可以容忍我們和國內的網民一樣,受到防火長城「保護」?我們可以容忍我們會被政府隨意逮捕?如果,我們的答案是不,七一,是決定性一戰,上街!上街!上街!不要等日後後悔!

P.S.如果可以的話,七一後除了老弱婦孺撒退,其他人就包圍郭金易棋一個月,癱瘓中還一個月,等貪官一毫子也賺不了,到時在這裡的人民力量下,特俱正苦,中共都會屈服,給我們普選。但是,會有人這樣做嗎?

胡啟敢

胡啟敢

和史學大師司馬遷一樣,因為心中有鬱結,所以才動筆寫作。以前迷信經濟學,現在已是一個民主社會主義者。我的生活有點不平凡,所以思想亦別樹一格。與其藉此三言兩語了解我,不如慢慢看我的網誌的文章,窺探我的內心世界吧。現在徵求女朋友中。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