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23rd, 2014
watercup

反思半杯水的哲學

相信「半杯水」這個故事,大家不會感到陌生。這個故事是有一杯水打翻了,悲觀的人只著眼於失去半杯水,而樂觀的人就慶幸還有半杯水。而聰明的人就會換一個較小的杯,讓半杯水變成了一杯水,然後自我感覺良好。百分之九十九點九的人大多只將故事聽到這裡,然後人云亦云地說人要樂觀。但大部分人都不知道故事的後續。

故事的發展是,餘下的半杯水又打翻了,悲觀的人更加悲觀;樂觀的人開始承受不到事實的打擊,變得強顏歡笑,熬出了一種膚淺的快樂;聰明的人只得換一個更小的杯來掩飾水變得更少的事實。結果這半杯水的半杯水經過幾次打翻之後,悲觀的人萬念俱灰;樂觀的人已經沉迷於膚淺的快樂,漠視水越來越少的事實;而聰明的人就最終找不到更小的杯,只能坐以待斃。結果,最後一滴水也沒有了,他們都渴死了。

中間不是沒有人提出疑問。有智慧的人問了:「是誰打翻了水?」、「為甚麼水越來越少?」、「水這樣豐富,為甚麼不能再添水,把杯注滿?」,但是相比起悲觀的人、樂觀的人、聰明的人的聲音,這些人的見解的影響力實在太少,加上他們惹起其他三類人的攻擊,說甚麼「有這樣多水應該感恩」、「你們不要再提醒我們水少的事實」、「不要阻住我換杯子」、「你們在搗亂」。這些人的見解最後被忽視了,然後大家一起渴死。

如果將這故事和現今香港狀況對比,相信能讓大家會心微笑。如果你還不明白,那樣我就明說故事主旨:就是人不能只轉換看現實的角度,還要挑戰現實。否則,我們只會被現實的巨輪所壓碎。如果你仍然是牛皮燈籠,那樣我只好在此詳細解釋。

現在的香港能夠優越大陸,就是因為我們有法治、自由和部分民主,以及廉潔的社會。可是,自從回歸十年來,中共不停在蠶蝕香港的核心價值,意圖將一國兩制變成一國一制,將香港的自由和法治精神毀滅。

具體措施有:1.拖延普選時間表,讓香港人不能監督政府。2.特首任人唯親,專用左派人士,使得利益向既得利益者傾斜,朝政大亂。3.官商勾結,用高地價政策剝削基層和中產的資本,將資本集中在大地產商中,以換取資本家的效忠,最近唐英年和梁振英頻頻向大商人拍馬屁,就是明證。4.授權警察粗暴對付社運人士和示威者,製造白色恐怖,現在警方檢察社運人士是回歸前的幾倍。

面對我們的價值不停被北方蠻荒政權的蠶蝕,就像一杯水被打翻,只餘下了半杯水。有智慧的人,應該知道打翻半杯水的幕後黑手是誰,並且應該走出來行動,阻止這個情況。

但是,有三類人卻不走出來發聲,放任香港人的墜落。第一種人是悲觀的人。他們只懂埋怨現狀,埋怨時不予我,埋怨政客亂港,埋怨政府無能。他們不是不知道現今的狀況如何屬於危急存亡之秋,但是他們只懂怨天恨地,不肯出來抗爭。

第二類人是樂觀的人,這種人有兩種,一種人是親政府的人,他們被政府洗腦洗得厲害,根本不會反思香港的現局,結果當一有人提出批評,他們就誣衊別人不懂感恩。另一種人則是虛偽地玩樂,他們明知香港出了甚麼問題,但是他們不屑去管,只沉迷在流行娛樂,不知不覺被荼毒,變得更加犬儒。

最後的人是聰明的人。這種人懂得換一個較小杯子來掩飾水變少的事實,十分懂得在既定現實中鑽營利益。聰明的人就像那些借著香港的畸型制度和產業結構來獲利的人,這些人通常讀商科或者專科,他們因為香港不正常地向地產和金融業傾斜,才能佔有一席之地,得到優厚收入,但是,他們的收入也因為政治制度的問題而日益減少(或者是資本主義的集中程度),到最後,他們也會一貧如洗,變成統治階層的奴才。但是,他們的聰明只能讓他們鑽營賺錢,而不懂得反思社會的現局,結果,當有智慧的力出來為社會大眾抗爭,他們只懂嘲笑這些人以卵擊石、白費心機。而事實上,最無知和無恥的人,卻是他們。

香港,真的要沉淪嗎?我們,真的要渴死嗎?我雖然悲觀,但是我不能停下腳步,我希望看了這篇文章的大家,廣傳出來抗爭的重要性!最近,荒謬的遞補制度和23條又在捲土重來,我們得團結一致,反抗到底!

在本校多留一會吧!以下文章很好看的!

井上啟敢

和史學大師司馬遷一樣,因為心中有鬱結,所以才動筆寫作。以前迷信經濟學,現在已是一個民主社會主義者。我的生活有點不平凡,所以思想亦別樹一格。與其藉此三言兩語了解我,不如慢慢看我的網誌的文章,窺探我的內心世界吧。現在徵求女朋友中。

簽魔鬼契約的政客

七一齊上街!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