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空之盒與零之麻理亞(一)

日本人對懸疑小說的喜愛,可算是到了上癮的地步。雖然我接觸的文學不多,但是如果武斷地作歸納論證,那樣我倒認為說日本是懸疑文學之國,實在當之無愧。中學時候已經接觸不少日本的漫畫,是一些比較正統的推理漫畫——沒錯——是金田一少年事件簿;本故事環繞主角金田一一如何破解不同的兇殺案。之後又看了一點《名偵探柯南》——就是那本到現在還未連載完,非常苦悶的漫畫。以上兩本漫畫都是正統的推理小說,是比較傳統的懸疑文學。

可是,日本人並不甘於止步於此,並且嘗試在其他文學都加上懸疑元素。好像為筆者所激賞的《文學少女》,原本是一本探討人性與人性之間衝突的小說,但故事舖排卻帶有懸疑色彩,當中穿插不同的文學鉅著,讓讀者從文學鉅著體現故事的懸疑,又從懸疑的情節體會文學鉅著之美。而筆者最近拜讀的《虛空之盒與零之麻理亞》,是一本兼具奇幻元素和懸疑文學的輕小說。

故事是主角星野一輝原本是一個平凡的少年,但是有一天他的日常生活卻崩潰了。事源是學期的尾段有一個女學生音無彩矢轉校而來,在自我介紹時特別叫著一輝,說「我是為了摧毀你而存在於此的。」一輝感受到彩矢強烈的敵意,究竟為謂何事?

事後,一輝被彩矢纏擾著,他從彩矢口中知道自己並不是身在原來的世界,而是在一個名為「拒絕的教室」的空間。這裡的時間不停在三月二日至三月三日其間重複,而麻理亞(彩矢的原名)是唯一一個知道這樣事實的人,並且渡過了二萬多次重複的日子。麻理亞不惜一切要進入這個「拒絕的教室」,是為了從製造這個空間的擁有者身上拿到可以實現所有願望的盒子。一輝以為自己是擁有者,為了結束這個「拒絕的教室」,做出意想不到的行為……

故事的結局當然沒有這樣簡單,劇情實屬峰迴路轉,未到最後的十多頁,也不能夠知道每人心中的想法。擁有者是誰我先賣個關子,但要說的是擁有者並不是大家所認為十惡不赦,她不過是因為單純的願望而執意要「拒絕的教室」繼續下去。其實擁有者是一個善良的人,只不過是因為被人擺弄而變得變態。

本書的佈局並不是新的創意,之前《涼宮春日》系列試過大玩時間重複,讓S.O.S.團的暑假不停重複下去。但是這本書有另一個突破點,就是打亂了敘事的次序。原本一般小說都是順序發展的,但是由於本書描述的時間重複了二萬多次,順序推進劇情反而太單調,作者便索性打亂敘事的順序,所以小說一開始便是時間重複了一萬多次的時候,之後竟然會回落到時間重複二千多次的時候。看倌不要以為這是無意義的舉動,作者大多是為了編排劇情伏線,解釋故事而作這樣的編排,這樣大致上可以了解各人的心情了。

故事情節就不細說了。反而有一點想提出,就是所謂「盒子的詛咒」。一輝原本拒絕了拿取可以實現所有願望的盒子,因為他喜歡日常的生活,而這個盒子就是破壞日常生活的犯規存在。就像擁有一兆的人,不會重視一億元一樣。但是,當一輝知道有這盒子的存在,他的生活就不再平靜。除了有人會引誘他使用盒子,他亦可能有想使用盒子的欲望,就像和人類墜入愛情的天使,終不能自控,犯了天規。

本書雖然引人入勝,但筆者反而擔心作者不能再創高峰。因為懸疑小說裡,奇招只能用一次,第二本書再用的話反而變成了致命傷,引起讀者的反感。究竟作者開了一個好頭,能否好尾?

總之,這是一本不錯的小說,建議大家買一本回去看。

胡啟敢

胡啟敢

和史學大師司馬遷一樣,因為心中有鬱結,所以才動筆寫作。以前迷信經濟學,現在已是一個民主社會主義者。我的生活有點不平凡,所以思想亦別樹一格。與其藉此三言兩語了解我,不如慢慢看我的網誌的文章,窺探我的內心世界吧。現在徵求女朋友中。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