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強哥訪港與醬缸文化

柏楊先生在《醜陋的中國人》一書中,曾經說過以下一段:

外來的東西一到中國就變質了,別人有民主,我們也有民主,我們的民主是:「你是民,我是主。」別人有法制,我們也有法制,別人有自由,我們也有自由,你有什麼,我就有什麼。你有斑馬線,我也有斑馬線——當然,我們的斑馬線是用來引誘你給車子壓死的。

這番話用來形容共匪李克強到港,可謂畫龍點睛。有些憤青,例如在hksan.net中進行精神自瀆的那埋傻仔,整天都活在妄想中,這群精神病人成日以為中共崛起了,連美帝也是中共的債仔,「中國」可以吐氣揚眉了。殊不知中共的學習能力比小日本還要差了一大截,中國的硬件表現看起來是健全了,但是軟件就好像仍然使用Dos,殊不知現在世界已經是Window8了,故此,我們的管治質素是十分低劣的。例如外國的高鐵是用來坐的,中國的「動車」(?)是用來殺人的;外國的司法是用來尋求公義的,中國的司法是用來殘害老百姓的;外國的軍隊是保護人民的,中國的軍隊是殘殺人民的。憑這樣的軟件,要追得上西方文明社會?請update一下自己的系統程式先。

港燦自以為自己優於祖國,就是因為被養母養了一百五十多年,稍稍學曉一些西方禮儀,自以為可以登大雅之堂。殊不知港燦仍然是中國人,只學得西方的皮毛,在回歸生母之後更加被生母的醬缸文化所帶壞,系統程式迅速倒退至Window98。李克強訪港,就是一面照妖鏡,暴露我們香港人不過是沐猴而冠罷了。

柏楊先生說過,醬缸文化的腐蝕力很強,使得西方的產物越淮而枳。這次李克強訪港和先前王光亞訪港,對比起西方的領導人,就高下立見了。

西方的領導人的親民秀是殺人不見血的,即使政客已經將靈魂賣給資本家,與他們狼狽為奸,但是在親民表演時,他們是交足功課的。他們會和一般民眾握手,在一般餐廳吃飯,記者和被訪者甚至可以辱罵這些政客,政客也只得硬食,聆聽他們的訴求。政客回去後置之不理是一回事,但是他們是願意表現親民的一面。當然,在場的保安也不會像戒嚴一樣,好像有大規模恐怖襲擊威脅般。

但是李克強訪港,儼如古代皇帝出巡,方圓半里都不見人煙,只見警察和保安。記者不得入內質問李克強,學生不得到會場抗議,甚至要禁錮;連市民只是穿一件有六四圖示的衣服也要遭到逮捕。彷彿周遭都是武林高手,要取李克強的首級般。這樣的架式並不是了解民情,而是赤裸裸的權力宣示:老子就是不聽你們這群賤民的意見,你吹得我脹?

如果李克強真的想了解民情,就應該像肥彭般微服出巡,而不是樂意地墜入香港的奴才特首、奴才一哥為他佈下迷暈陣,只看到香港好的一面,然後自我感覺良好地回到北京。說得白點:李克強根本沒有勇氣去體察民意,他只是想作秀,延續溫影帝的神話。香港大學出賣百年名聲,迎接一個共匪獨裁者來港,坐在大學總監之位,所謂的大學風骨,早已被敗得七七八八了。奴才徐立之狂言香港大學是祖國的大學,莫視香港大學為中國保留的西方火種和風骨,縱然連在國際有高排名,但卻將靈魂賣出統治者,那有甚麼意義?

說回來,外國的政客不得不作親民秀,而不是像共匪領導般迷戀皇帝出巡般氣派,是因為人民質素高,嚴厲監督和批評政府,使得政客不得不謹慎為政。可是愚蠢的香港市民,在經歷警方在李克強出巡的暴政後,竟然為警察、為政府辯護,罵抗議的學生和記者反中亂港,活像一群狗奴才——有時不得不慨歎,香港如斯田地,正正因為有一群奴才向共匪領導諂媚,使得共匪感覺良好,遲遲不推行政治改革。

總之,港燦歸究港燦,中國人始終是中國人,醬缸國還是醬缸國。大國崛起?我呸!

短網址:http://wp.me/pv5M9-kl

胡啟敢

胡啟敢

和史學大師司馬遷一樣,因為心中有鬱結,所以才動筆寫作。以前迷信經濟學,現在已是一個民主社會主義者。我的生活有點不平凡,所以思想亦別樹一格。與其藉此三言兩語了解我,不如慢慢看我的網誌的文章,窺探我的內心世界吧。現在徵求女朋友中。

發表迴響